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汉字古今论谈

    [全校性选修课《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课程论文]

    [摘要] 论文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为本体论,论述汉字的一般概括知识,包括汉字的起源、发展和特点。第二部分为关系论,论述汉字在古代的运用及汉字与传统文化其他内容的关系。第三部分为发展论,论述汉字在现代当代所遇到的挑战。

    [关键字] 汉字、六书、字体、表意文字。

    汉字是当今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最迟在殷商时期,就已经有了体系完整的甲骨文,说明甲骨文只是汉字的流而不是源,汉字的起源还应上推一个历史时期。汉字起源的准确时间无从得知,起具体过程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结绳契画说,有八卦易符,有仓颉造字说,但不管怎么说,汉字都是中华民族自己创造的,是我们先民智慧的结晶。有趣的是仓颉造字说把博大精深玄理无穷的汉字归于一个史官,显然是最不可信的,但它的流传和影响是最广泛的。〈淮南子〉上说:“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伯益作井。而龙登玄云,神栖昆仑。”这把汉字的起源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说明汉字的发明的确是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也反映了汉字最初是统治阶级的特权及后来的文字崇拜。

    汉字也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表意文字,这与汉字的构字规则或俗称造字法有关。关于造字法,也有很多学说。如“六书”、“三书”、“四体二用”等,现有的学者还把“六书”细分为十种造字法,可谓见仁见智。不过这些观点都始终没有摆脱“六书”的影子,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是这样给“六书”下定义的:“……一曰指事。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拙,日月是也。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伪,武信是也。五曰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一声托事,令长是也……”

    许慎的解释似乎不是按六书出现次序排列。最早出现的应是象形字,不但汉字如此,其他民族的古文字如苏美尔的稧形文字,埃及的纸草文字,最初也都是象形字。这是人类先民对自然界的共同反应。但能够画成象的文字毕竟有限,后来就出现了指事和会意。这大大扩大了汉字的范围,也使汉字从图形化向符号化迈进了一步。从理论上讲,这三种造字法能造出一切汉字,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产的扩大,造字速度远、跟不上思维和语言的发展。于是依声托事出现了假借字。假借字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极具挑战的关键。其他古文字在假借字大量涌现后,纷纷转向了拼音文字,惟独汉字英雄不改本色,从此汉字走向了独特的发展道路。解决假借字带来的捆扰就是后来的转注字和形声字。因为假借字是借用已有的汉字表达新事物,所以一个汉字就会有数个几乎毫不相关的意项,这很容易造成混乱,转注字就往这些身兼数职的假借字上填加不同的义符把它们区别开来。到后来造字干脆就择取义符和声符拼起来便成为形声字。形声字的出现,使汉字最终定形,使汉字几乎不可能向表音文字发展了。从象形字到形声字,这是汉字构字的特殊思维方式,所谓文字,就是“盍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形声相益,即谓之字。”  汉字的字体也历经数次变化,一般认为是经过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草书、楷书、行书。隶书以前是古文字阶段,其字体非常繁杂,也颇有争议,从隶书起是今文字阶段,意见较为统一。汉字隶变是汉字发展史中举足轻重的一步,它对后世的影响和作用几乎可与仓颉造字相媲美。隶书从秦代开始逐渐形成。秦始皇“六王毕,四海一”,但他最大的贡献应是“书同文”。因为文字的统一,使后世中国基本上处于团结统一的大局面。秦王朝的统一是短暂的,但中华民族的统一却因此是永恒的。当然秦国最初统一的是小篆,但小篆的统一直接推动了隶变。隶变主要是把古文字不规则的曲线和圆转的线条变为平直方整的笔画,即为方块字和现在使用的汉字(繁体)几乎没多大的差别。隶书使汉字的象形意味大为减弱,却大大增强了汉字的符号性,也使汉字更加整齐统一,更加简化,便于辨认和书写,为汉字的推广和运用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又对汉字进行了简化,这是继秦始皇来第二次运用行政手段对汉字的整理。简化的方法归纳起来有以下八种:保留轮廓;部分代整体;更换形声字部件;形声字与非形声字互变;同音代替;借用古体;草书揩化;记号代替。这些方法都是“古已有之”,并不是随意简化的。简化字的作用是明显的,至少在扫除文盲方面有积极意义。不过繁体字在现代仍有很大的市场。秦始皇的“书同文”被历史证明是伟大进步,简化字的意义也将有待于历史的检验。

    纵观汉字的发展,总趋势是从繁到简,从图画性到符号性。简化的结果是普及,使汉字从统治阶级的特权中解脱为大众使用的工具。符号化的结果丰富,使汉字能表达记录更加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但是也有局部的繁化现象,这是为了区别易混字。简化律和区别律是引导汉字发展的两条基本规律。

    但不管怎么发展变化,汉字的内在精神是没变的,那就是汉字的表意性。无论是秦汉的隶变,还是当代的简化字,都还、保留了表意性质,表意性是汉字与其他文字相区别的本质特点。汉字之美,汉字之神,几乎一切汉字现象都可以从它一脉相传,从未间断的表意去寻根究底。

    在广袤的华夏大地上,从南到北,自西向东,各地区的人民也许操着不同的口音,对同一个汉字正用自己的乡音去读它(尤其在古代,更是如此)。但因为汉字的表意性,使它基本不造成人们交流的障碍。这就是说汉字表达具有超越空间的特性。现在分布在世界各地华裔华侨,也许他们早一不习惯字腔圆正的汉语了,但对横平竖直的汉字依然倍感亲切。华夏文明延绵数千年,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古籍汗牛充栋。只要稍具文言知识,翻开历史史料,我们就能重温历史画卷。我们不必追究当初孔夫子怎样去念“仁者,人也”,也不必拘泥老耽如何去读“道可道,非常道”,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彼时白家争鸣的盛况;我们也无须用唐宋人的口音去吟诵唐诗宋词,却依然能体会到中华诗词的神韵。这就是说汉字表达又具有超越时间的特性。在人类历史上,文字晚于语言,文字的出现就是为了弥补语言交流的时空上的不足,汉字更是担当此重任的佼佼者。

    汉字都是但音节,音韵和谐整齐,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汉字是表意字。表意字不须用复杂的读音来区分文字,只靠自身的形体构造就能互相区别。于是汉字简化了读音,可使书个乃至数十个汉字共享一个音节而不至于混淆。有人拟了一则“漪姨”的故事:

    漪姨倚椅,悒悒,疑异疫,宜诣医。医以宜以蚁胰医姨。医以亿弋弋亿蚁。亿蚁殪,蚁胰溢。医以亿蚁胰溢胰医姨,姨疫以医。姨怡怡,以夷衣贻医。医衣夷衣,亦怡怡。噫!医以蚁胰医姨疫,亦异矣;姨以夷衣贻医,亦益已亦矣!

    全文共82个字,都是同一音节,真够诧异了。试想,若汉字是表音文字,把上段文字全改写成“yi yi……”只怕没人能读懂吧。汉字同音者且多如此,同声同韵的就更多了。

    除此之外,汉字的表义性使汉字表达非常简练。《道德经》只用了寥寥五千字,就让后人研究了几千年。当今联合国的文档中,就数中文版本最薄。汉字的图象性使它容易“目治”。方块字每字面积相等,一字一格。一眼望去,至少能读无六字或七八字。不像西方拼音文字,有的单词特别冗长,“一字且不能一目了然,况六七乎”。一目十行,也只有中文才能作此夸张。所以汉字阅读速度很快,“研究表明,在相同的时间内,读中文的人比读英文的人多获取60%的信息。”汉字目治的优越性还表现在它易于远距离辨读。

    当然,像其他任何文字一样,汉字也不是十全十美的。他们说汉字的最大缺陷就是难写难认,尤其初学困难。当外国学生学理论物理学得头痛时,他们会气愤地说:“这简直是在学汉语。”

    汉字不仅是中国人互相交流的工具,也是承载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的工具。中国文化因有汉字的记载,也呈现出独特而有趣的性质。无论精英文化还是通俗文化,汉字都处于中心位置。

    先看文学。无庸赘言,文学本以文字的存在而存在。由于汉字的表义性,表达手法多种多样,同一个意思,可以用一个字去表达,可以用两三个字去替代,也可以用洋洋洒洒数百十言去注释它。于是散文韵文骈文交辉相映,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各时期达到各自不可逾越的高峰。就拿诗来说,中国诗兼有形象美和音乐美,用整齐的汉字写就,看着就悦目,以和谐的音韵读成,听着也悦耳。“就诗而言,最理想的文字无疑是象形文字。”这是一位外国汉学家的评价,难怪乎中国要成为诗的国度。

    书法也是汉字特有的产物,汉字是当今世界上唯一可作为艺术品的文字。汉字为了充分表义,不能像拼音文字那样线形排列,而必须把各笔画平面组合,有一定的复杂性才可能成为艺术品。每个汉字都有相对稳定的结构,很大一部分汉字有不同的外形轮廓,因此汉字的书写有较大的灵活性,一定程度的随意书写不影响汉字的辨认,这就使书法家们可以形成各自不同的艺术风格。另外,源远流长的汉字经历了多种字体演变,也对书法产生一定的积极作用。国画和汉字也是不无联系的。自古就有“书画同源”说,繁体书(書)画(畫)是何其相似。后来汉字逐渐脱离图画性质而成为符号系统,但它们又以另一种形式紧密结合起来了。古时有汉字崇拜现象,能文会字的并以此为荣。那些画家作完画后,除了标上题目,盖上篆章,还乐于题上几句诗词——诗词盛行时尤甚——少则一两联,多则十数句,占去大半幅画。这必然要求绘画留有大量空白,虽然山水画是因,题诗是果,但这显然能巩固山水画那种空灵的艺术形式,促使这种艺术进一步定型。

    在大众文化中,汉字更是妙用无比,八面玲珑。对联中有不少趣联得益于汉字的特点,书法展现了汉字的外在形式美,而对联则蕴涵着汉字的内在美。几乎汉字的所有特性,在对联中都有所体现。如“小偷偷偷偷东西;大侃侃侃侃南北”一字多义映然成趣,“孤山独庙一将军,单枪匹马;夹江对岸两渔翁,并钓双竿”多字同义亦令人叫绝。“火车失火,救火车救火车;毒剂泻毒,消毒剂消毒剂”是句读之妙,“牧童伐木木打牧童目;梅姐添煤煤烧梅姐眉”是谐音之奇。更有多音字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令你瞠目结舌。(注:此联读为:海水潮,(朝夕之朝)朝朝潮,朝潮朝落;浮云涨,常常涨,常涨常消)还有析字联、嵌字联、回文联,不一而足。若说对联中的回文联还不足为奇的话,那么有一首回文诗堪称一绝,就是苏惠的《璇玑图》,全诗841字,回环反复读,可读初3752首诗,另人叹为观止。

    谜语也是汉字的一个应用,尤其是字谜。字谜直指向汉字,通过对汉字的独特的拆合分析,往往能制出精巧之谜。字谜若和其他形式结合起来,则更加有趣。“猜谜”本身就有一个很绝的谜语,即“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和狐狼猫狗仿佛,既非家禽又非野兽;诗有它,词有它,论语也有它,对东南西北模糊,虽是小品,却见妙文”。上联射“猜”,下联影“谜”。又如“待月西厢一寺空,张生普救去求兵。崔莺失去佳期会,只怪红娘不用工。”这首小诗明写《西厢记》的事情,却蕴含了一个字谜,谜底是“徽”:第一句拆出双人旁;第二句拆出反文旁;第三句拆“山”;第四句拆“系”(红的繁体也写作左系右工)再看下面这首据说是由朱淑真写的《怨妇词》:

    与子别了/ 天涯人孤单/盼春归,日暮人已去/ 欲罢不能罢/教吾有口难开/好相交却抛弃得有上无下/ 皂白已分明/缠绵分开何须刀/ 从今莫把仇人靠/千般相思一撇消。(注:罢的繁体为罷)

    形式上看这完全是首意思连贯、音韵和谐、感情细腻的闺怨词,词中女主人公的思想感情变化竟与《诗经》中《卫风·氓》颇为相似。但其实这还是个极巧妙的组谜呢。全词共十句,每句打一字,谜底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岂不拍案叫绝。在对联中嵌上这十个数字,那是很常见的事情,但以此制谜却是难得。值得指出的是,历史上确有朱淑真其人,凭她的身世也可能写出这样的哀怨诗。但这首词不可能是其原作,可能是经后人点窜过以合乎谜底,也可能完全由他人所作而托其名,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首词(谜语)说明了汉字的可爱之处。

    古时还有一种叫“测字”的迷信活动,也是针对汉字独特的字型构造发展起来的。从“艺术”的角度讲,这些相士们还真解释得有点玄理呢。褥如有个秀才测个“串”,被告知一定连连高中。另一个秀才窥见,也写个“测”却解释为“非但不能高中,而且要大祸临头”因为他是“有心写串,岂不成患。”又如明末崇祯去测三个同因音字“友、有、酉”。却一字比一字凶:“友”是“反字出了头”;“有”是“大明只剩下一半了”;“酉”是“至尊已走投无路了”。竟把个崇祯吓得吊死在景山之上。我们对此当然可以当作逸闻付之一笑,那多半是事后诸葛亮们的炮制之作。但由可以看出汉字真是不简单,它的构型可作不同的解释,才使相士们有“英雄”用武之地。

    凡此种种,无论雅俗,无论真伪,都有个共同的基础,那就是汉字的独特性质,独一无二的汉字为它们提供了舞台。因为汉字,他们得以各显神通,为中国传统文化增添了一到奇异的亮色。

    在古代,中国人虽没有狂热的宗教信仰,但绝对信奉自己的文字,几千年来几乎没人怀疑过汉字。然而到了近代,随着国力衰退,列强侵凌,汉字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然而,倔强的汉字毕竟经受了这严峻的挑战,古老而又涣发新意的汉字依然屹立在东方大地。

    汉字所遇的第一次挑战是拼音文字。当晚清被迫卷入世界,大量洋文随着洋货涌入中国时,因汉字是表意文字,在读音方面不如拼音文字那么直观,加之难写难认,汉字一时显得那么手无足措,孤独无援。为了图强救国,不少学者提出全盘西化,包括汉字拼音化。连鲁迅也不可置信地说过“汉字不灭,国家必亡”。汉字拼音化的争论持续了很久,乃至建国后还有拼音化的言论。可是汉字没灭,中国也没有亡。但这场争论确实促进了中国对汉字注音的反思。汉字的单音节虽然和谐,但我们长期缺乏为汉字注音的好方法。所以汉字音韵有受外来语滋乳的传统,东汉魏晋时印度佛教梵文的传入促进了反切的形成和发展,这次西方文字的输入则促进了汉字音韵的更大发展。当时,受西方拼音文字的影响,曾出现很多种注音方案。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一套“注音字母”,就是采用汉字的基本笔画,也是横平竖直的“字母”,包括16个声母,24个韵母。这套注音系统,除了书写不同外,其他都很接近汉语拼音方案了,而且与汉字有直接联系,故当时很受欢迎,现在的字典也还同时用“注音字母”和汉语拼音方案为汉字注音。1958年2月全国人大通过了《汉语拼音方案》,取代了“注音字母”。《汉语拼音方案》的推行,有力地促进了普通话的推广。不过把注音字母变为汉语拼音方案,其中有利也有弊,好处是音素更纯,与国际接轨。但是我们也不必为此担心被西化分化,就像我们早就习惯于用1234567890来记数,但有谁认为我们被阿拉伯化了呢。而且不见得我们就完全照搬,四声标注就是一个创造应用。汉字始终处于中心地位,拼音只是辅助认读的手段,我们成功地处理好了汉字读音的问题。

    可是没等我们喘过气来,另一个更具威胁的挑战接踵而来,那就是汉字的计算机输入。如果说全国的普通话不够标准可以没那么重要,但若全国上下没人能把汉字输入计算机,不能用计算机来处理汉字信息,那就注定要被现代化的浪潮淘汰了。对汉字来说,这几乎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在这已不成问题的今天,我们当然不能深刻体会到,当计算机开始在太平洋东岸登陆时引起了怎样的恐慌。

    计算机是为英文输入设计的,制约汉字编码的瓶颈是汉字字数繁多,字型复杂,相似字又很多。汉字数量也确实多,《说文解字》就由9353字,《康熙字典》收字42172个,民国时的《中华大字典》达48000多个,现在恐怕还要多。可是别忽略了另一个事实,古代儒家十三经用的单子总数为6500多,现代报刊书籍中所用单子仍在6000左右。汉字总量不断增多,但常用字基本保持白变,这是很奇怪的现象。80年代国家教委国家语委公布了常用字2500个,覆盖率为97.97%,次常用字1000个,两者共覆盖99.48%,其中最常用的42个字就达25%的覆盖率。由此可见,绝大部分汉字是躺在字书里休闲的,这对汉字编码很重要。

    经过中国人自己的努力,汉字编码问题很快解决了。不但解决了,汉字输入还有诸多特点。一是输入速度快,如王码五笔每分钟160字的速度足以让其他任何文字输入黯然失色。二是单字、词条双重输入,这也是速度快的一个原因。三是多种输入法并存,人们可以根据各自需要和能力选择不同的输入法,也同时激励中国人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开发出更快更好的输入法。四是汉字输入初步形成艺术化。当初汉字简化无意中帮助了汉字编码,但汉字输入成熟后,人们有不再满足于仅仅输入简化字,现在繁体字能输入计算机,隶篆甚至更古的文字也实现了计算机输入。我们知道,古汉字的功能不再是传输信息,而更多的是艺术欣赏。遥想古人挥毫临池学书以陶冶情操,而今人用键盘推敲出种种汉字何尝不也是种艺术享受呢。汉字轻松过电子关,适应了二十世纪最先进的工具,再次表明古老的汉字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最后来谈汉字与科学的关系。有人说汉字阻碍科学的发展,把中国近代科学停滞落后的原因归结于汉字,这实在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不妨先看看汉字怎样解释“科”学:“禾为科首,生产第一。斗为北斗,系统全息。科音同课,西分课题。斗为量器,数学规律。”这包含四层意思。一、“禾”是农业之本,表明科学是为生产服务的;二、北“斗”指天象,农业须适时而作,天人合一,表明科学就是符合自然规律;三、“科”音“课”,表明科学需要分门别类,细细分析研究;四、“斗”又是量器,表明科学需要精确的测量和计算。一个“科”字表达了多深的科学道理,谁说汉字不科学。

    中国现状科学较落后,理应大力引入西方科技。不过引入后总得译成中文,让汉字承载科学,才能得到广泛传播和运用。而且用汉字记录科学,阐述科学将会发现有许多优点。

    科学尤其是自然科学,需要一套简单的符号来概括自然规律。这套符号虽有些像拼音字母,但它是独立的,不从属于任何一种文字。中国没有创造出科学符号也不能归怨于汉字不是拼音文字。现在我们借用这套符号嵌在汉字的解说中,它们便格外突出,重点分明。汉字本就有易于检索的特点,在汉字丛中检索非汉字符号,又岂是一目十行了得。若在西方文字中,科学符号与普通文字极似,难免会犯些低级错误。

    用汉字来表达科学术语也非常入情入理入趣,科学是直接指向外界自然的,汉字也是。比如我们把欧氏平面的四部分称为“象限”,把欧氏空间的八部分称为“卦限”。这里的“象”和“卦”显然出自“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化学中的汉字现象就更普遍。我们给百余种元素造了百余种形声字,一目了然能表达元素的最基本性质——金属性与非金属性。用汉字给化合物命名也非常形象简练,旧像汉字见形思义一样,一见到化学名就能写出结构式。尤其在复杂化合物中,以汉字为中心,也借以阿拉伯数字,罗马数字,英文字母以及短划括号,寥寥数字就表达得清清楚楚——我们以复杂的汉字借用简单其族文字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势,如果让英美人在给化合物命名时也借用我们的甲乙丙丁、伯仲叔季,他们多半吃不消——汉字既能摹写宇观天体(如日月)之形,又能描述微观粒子的排列状况,这是昔者仓颉造字时也恐怕没料到的。

    汉字的表义可帮助理解科学,汉字的简约性也可帮助记忆科学。比如小学生背九九乘法表,朗朗上口如诗如诵,很难想象英国小朋友怎样背出那枯燥的乘法口诀。当下有很多学习辅导书时不时会编几句顺口溜来概括某些原理法则,也是基于这个道理。科学研究还表明学汉字的儿童的智商普遍比学其他文字的高。有些汉字拼音化主义者指出,汉字的难认难写将会浪费中国儿童的好几年时间,他们没注意到正在学认汉字的中小学往往是国际奥林匹克金牌得主。中国科学的暂时不发达怎么能说因为汉字这绑脚石呢。尽管汉字不能代替科学符号,但汉字是绝好的记录科学文明的文字,在科技发展中,汉字已经找到它合适的位置。

    所谓传统,“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而是有个发展的过程。”汉字更是不断发展进步的,汉字有着博大的胸怀,一方面它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本质,一方面又勇于吸呐其他文字的长处。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汉字仅仅作为艺术品存在于博物馆里的某些真迹或伪迹中,也不希望看到,汉字仅仅作为外国汉学家和中国汉学家研究的对象。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另一位国外人士的话来结束我的论文:“世界上有个伟大的国家,她的每一字,都是一首优美诗,一幅美丽的画,你要好好学习。我说的这个国家就是中国。”

    [参考文献]

    1. 《古代汉语》(上、中、下) 许嘉璐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2)
    2. 《古今妙联征对》蒙智扉 黄太茂 广西民族出版社(2000)
    3. 《中国汉字源流》董琨 商务印书馆(1998)
    4. 《汉字文化学》何九盈 辽宁人民出版社(2000)
    5. 《汉字通易经》萧启宏 东方出版社(1998)
    6. 《从人字说起》萧启宏 东方出版社(1998)
    7. 《信仰字中寻》萧启宏 东方出版社(1998)
    8. 《汉字知识》高更生 山东教育出版社(1982)
    9. 《中国古文字学通论》高明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10. 《数字里的中国文化》王晓澎 团结出版社(2001)
    11. 《中国文化概要》许光华 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2)
    12. 《中国文化概论》张岱年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原稿:2004-10-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6q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