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我看《三侠五义》中的包公

    上周孔教授讲到清官包拯,使我想起《三侠五义》中的包公。《三侠五义》是古典文学普及文库中的一篇(好象是古典文学普及文库,不太却切),既然如此,也算是传统文化的范畴了。

    《三侠五义》应在孩提时或至少是在初中以前读,现在才读实在算晚,早没那颗童心了,以至竟对包公不太欣赏起来(限于本书的形象)。

    《三侠五义》所说的一种侠义,包公不是也不应是主人公,但我觉得书中包公讲得太多了。前半部费了不少笔墨写包公如何得官,如何得到展昭四勇及公孙策诸人,由如何折服五义;后半部这些侠士都离开了开封府随颜查散去襄阳设计处理襄阳王了,几乎有点断层。开始以为襄阳王就是那个常与包公过不去的庞吉,后来才知道襄阳王也是姓赵的,于是更觉以包公开头有些莫名其妙了。

    这些侠、这些义好象都挺佩服包公的。南侠感与于包公,甘愿为官府所羁绊,心高气傲、大闹东京的锦毛鼠也摄于其威,终在开封府作了个四品护卫,小侠艾虎为计告马朝贤,跪在开封府堂前,窥包公时写到“不怒含威”……这些虽抬升了包公,但未免把侠义压抑了一些。若说前半部写包公是借开封之地纠合南侠和五义,那也浪费笔墨太多。虽说为国为民,才是侠之大者,但太倚赖于官府,实在是与侠义们放浪形骸的本性相悖。看后面作者就聪明多了,基本上没怎么写颜查散,只把笔墨放在侠义上。

    且撇开包公与七侠、五义的关系不谈,单看写包公的那些文字,也有不少拙处。首先是把包公神话了,颇有迷信色彩。他办案有些主观主义,一见面不善就知道可疑。虽然处处渲其断案如神,但对艾虎陷告马朝贤偏不能断,有心周全侠义们,倒把包公置于尴尬地位了。另外包公的忠诚正直与仁宗也有一定关系,仁宗虽不能比唐宗宋祖,却也不是桀纣,这为包公施展才华提供了环境。

    这种种现象只能解释为:我们太需要清官了,包公已然神化,在民众中深有影响,所以《三侠五义》的作者也希望引用包公来增加吸引力。可惜事与愿违,适得其反,包公的星象反使“这天地间另一种笔墨”逊色不少。于是我又想起了另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话:没有清官的民族是可悲的,但有了清官只知道顶礼膜拜的民族更可悲。

    (原稿:2004-10-1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6r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