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感受家乡戏

    大学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去年回一趟家发现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就是我们家乡近两年出了很多半班vcd。“半班”是我们家乡的一种地方小戏,正式的说法是采茶戏,或特别地赣南采茶戏,我的乡亲们更习惯称之为半班,半班这两个字用普通话来念似乎重韵有点拗口,不过用我们的方言来念还是比较顺口的。同时我们也把唱半班戏的戏班称为半班。还记得小时候看半班戏的情景,虽然那时候不懂戏。大概在我念小学及以前吧,我们村每年七八月份时候都会请个半班来圩集上的戏台唱上十天半月的半班,某些人家办喜事也可能会请一夜的半班。虽然我也常常跟着爷爷去看半班,但也谈不上喜欢,不算很在意思。到后来我去更远点的地方念后,我就基本上不知道家乡的半班居竟怎样了。直到今年回家才发现家乡的半班竟与所谓的“现代化”的vcd结合起来了,而且还算蛮“流行”,只要家里有电视有vcd机的都会买些半班来看,我走访过不少亲戚朋友家都是这样。另外,这些半班 vcd在我们那儿卖起来比其他类型的vcd如武打片的都贵。

    自从在大学接触戏剧并有点喜欢戏后,在网上了解到,中国的整个戏剧界处于低糜的状态,还有学者调查研究到每天有多少地方戏消失掉。我就不禁想,家乡的半班呈现的这个现象,算不算是种“发展”或“崛起”,我主观上当然希望是这样。不过仔细一想,也许事实不完全是表面上这样。一个原因也可能是由于电视电影业的发展也渗入占领了农村,使家乡的半班也没有传统的市场了,那些民间半班团可能就想到了出vcd这个“顺应潮流”的办法。可惜寒假在家时只忙于看那些新鲜出炉的半班碟片了,一时忘了仔细请教我父母家乡的半班除了大量的vcd外的其他情况怎样了。当然,暂且摒除悲观的揣测,乐观地想想,聊胜于无,我还真殷切希望家乡的半班及赣南采茶戏能有长足的发展。

    就我看过的那些半班vcd,我发现这批碟片有以下特点。一是清一色的外景拍摄,我费尽心思想找一个舞台版的半班都未成功,虽然农村没有大剧院,但至少也有小戏台,就像我小时候看戏的那种戏台就不错嘛。但他们都拍外景的,可能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增加销量吧。这样我又不明白了,这些半班面对的主要观众应该就是自己那些乡亲老表吧,而他们也都是看着传统戏过来的,看舞台版也许会更亲切吧。另外一个特点是包装都很精美,这也是使它们卖得贵的一个原因,这让我本来想多买些半班碟回来时都不得不考虑下它们的价格。我可以诚实、毫不讳言地说一句很多半班碟不值得这样的包装。还有一个特点是都有字幕,这个我喜欢,想当初我开始听越剧京剧时就特别苦恼没有字幕的戏。虽然字幕对于我们很多的不识字的老奶奶是没有价值的,但如此看来他们加上字幕可能还真有点“战略意义”,只是尚有个问题,一些方言无法用汉字准确表达。

    至于碟片的本质内容,或说据此反映的我们的半班,我的第一感觉是唱好白不好。我觉得我们的半班的音乐很好听,有特色,我对音乐不在行,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就是感觉好听。我说念白不好,是因为他们的吐字发音不很规范,有些对白就各我们生活中的方言对话一样,简直太随意了。有些是想操“官腔”,但说着说着又会杂些土话进去。这也是与他们的文化水平相关的,没办法的事。我们那些半班剧团的文化水平也许真是个很大的遗憾。我没有发现很好的剧本,更别说称得上经典。很多唱词是重复的,在相似环境下就直接套用。根本没有文雅文采的词,通俗或粗俗的不够水平,当然了,有些词还是颇有野趣的。大多数的戏都是反映当地农村风俗生活的。总的说来,以我的标准来看,除了一种乡情与一种新鲜感外,好的半班戏是比较难求的。

    上面说的是局限我们家乡那个小地方的半班,我还看了邻近几个县市的半班采茶戏,却发现他们唱得比我们县的半班好得多。比如说吧,如果让我听别的县的方言我是听不懂的,但听他们的半班我却没有任何障碍,而且能分辨出他们的方言特点与我们的差别。看来不是我自卑,我们家的确落后,什么也比不上人家。不过另一方面让我自信的是,赣南采茶戏是可以演好的,虽然我没有欣赏过真正的采茶精品。

    有了家乡半班的感性认识,我对赣南采茶戏突然有了兴趣,在网上搜索了一些文章,使我更加认识自己家乡的戏了。比如我发现有人归纳了赣南采茶戏有“三绝”或说三个特别之处吧:矮子步、单袖筒、扇子花,我回想一下,还真有那么回事。矮子步是根据我们那儿多山,人们行山路以及挑担的姿态发展起来的一种独特的舞步,所以它不像京剧中演像武大郎王英之类天生矮子时演员有意而且几乎是完全地蹲着走路,想像一下,矮子步的双腿的屈度差不多就是挑重担时刚起身那样子,当然表演起来就不是挑担那么吃重了,而是轻盈有弹性,别有趣味,丑角多用这种舞步。单袖筒我却真没注意她们的水袖是用一只还是用两只,不过若说单袖筒与另一手的扇子花搭配,那就好理解了。小时候看半班就对扇子花印象最深刻了,半班用的扇子很大,外周垂软边,也就是花边了。因为家乡半班的扇子先入为主,所以当我一开始看到昆曲杜丽娘用的那样与生活中差不多大小的折扇时,我感到出奇地“小气”。半班的扇子是被放大的,大小展开大概能遮住大半个身体,注意我是说放大,而不是夸大,不像如京剧头盔上那雁翎夸长到那种程度。另外,我又想起家乡半班一个特奇怪的习惯,就是在演乞讨戏时,如演秦香莲沿路乞讨时,演员提个篮子在戏台上“乞讨”时,台下的观众真的就要施钱给她,在这段乞讨戏中讨到的钱大概是作为戏班的“额外收入”吧……我想这是旧戏班的一个陋习,现在应该不会有了吧。

    (原稿:2006-02-2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6p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