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看浙昆进校演出的折子戏戏专场

    本来只想随手灌灌水,只是版版下令不许挖了坑不写观后感,只好学着写写。

    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的——突然想起上学期(也可能是去年,记忆力下降了)也有一次昆曲进校演出,也许也是同一剧团。剧目安排也差不多,文武兼备,大概主要目的是培养年轻观众,吸引原来没有接触昆曲的同学。

    第一折是武戏,可能是因为武戏更易入手(应该是说对新观众更易入眼么?),这次演的是《三岔口》,上次演的是《夜奔》。个人感觉还是《夜奔》更好,对《三岔口》的纯哑剧有些微词。若没有报幕的,我颇怀疑能否看懂这折戏——当然能理解这是在黑暗环境中的武斗,但只怕未能表达他们两个为什么要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对杨家将的故事也算有点熟悉吧,只是没有看过《三岔口》,原来并不知任惠堂是何许人也,好像并不出名吧。后来在网上查查才知《三岔口》原来是这么个故事情节,如果对于看过全剧的来温习这折或许会比较有劲。《夜奔》我现在仍有印象,虽然只是独角戏,没有对打,不过其唱词很有壮感,听其唱也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有言男怕夜奔,女怕思凡,看来不虚。

    第二折是《牡丹亭》,《牡丹亭》太有名了,似乎不能不演吧,去年是《游园惊梦》,今年是《寻梦》,不知明年他们是否还会来演,不知是否来折《叫画幽会》。不过听多了名家的《牡丹亭》,听起来不免有些心理落差。

    接着是两次都演了同一折《教歌》,看来这折戏还真经典。他们演得也着实精彩,而且在记忆中这两次演得简直一模一样,重复性比我们在相同条件下做实验还好——这话说得外行了,演戏不能重复哪行啊,不能重复属于实验失败——所以能做到实验重复性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同样看重戏也永远不会腻。

    《公孙子都》演得不好,不仅仅因为它是新编历史剧。上次只有四折,第四折是《别母乱箭》,还有印象。上次《别母乱箭》演得很好,也比较长,有种压轴的感觉。当时看着还真被感动了一番,虽然有人说这只是“愚忠”。那时我并不知道与李遇吉(但愿没有记错名字)交战的是李闯王的起义军。后来好像在某处书上看到说“《别母乱箭》是被统治阶级所利用了的一折戏,用以污蔑农民起义”——唉,上纲上线,扯远了。

    这次在《公孙子都》之后还有一折《跪池》。演得是比较精彩,只是我有点不明白,我也没有看过《狮吼记》全剧,不知道该剧作者对此“惧内”一事持何态度,对王氏“悍妻”是褒是贬。只是就这折的表演而言,确有很多可观之处,也比较好笑。拿唐门浪子的话说就是一个比一个好笑,我亦有同感。觉得过多的搞笑不太高明,这有损于昆曲的高雅与严肃,我们好歹也是大学生(或以上),还不至于被“高雅”吓倒吧。

    呵呵,我本无意于对比褒贬,不过写到这里,似乎得出个“今不如昔”的结论……?

    最后我感到悲凉的是看的人太少,学校重视不够,宣传不够——不过只是发发牢骚,我也无力改变什么。尤其是与前天周六的黑白话剧对比起来,可谓是天壤之别。那场话剧还要两米买门票呢(差不多一顿早餐了),当时还要排队入场,按谢幕时桂迎老师的话就是“永谦剧场今天座无虚席……”。黑白剧社有很多地方值得戏协借鉴与学习……the end

    (原稿:2006-03-2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6r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