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戏曲到底要不要重视剧情与塑造人物?

    虽然看过不少言论说戏曲说到戏曲主要看的是唱念做打等等演技,但我仍然想不通,戏曲作为也综合了文学在内的综合艺术,何以历来不注重剧情与人物形象的塑造。窃以为,舞台上的演员固然重要,但剧本决不至于到忽视或无视的地步,我想理想的情况应该是演技与剧本的和谐与统一,只有形式没有内容的东西我是难以想象的。

    就凭个人感觉而言,我第一次看戏时,总是更容易被其剧情所激动。就如资历颇老的《四郎探母》来说吧,我第一次看时还真大大地感动了一番,感之于其所表现的亲情。只有到后来,当没有时间看全剧时,在闲暇时就像别的同学听流行音乐消遣那样去个别唱段,我才能更注意戏曲的唱腔之美,比如听听不同演员派别唱的《坐宫》,也能听出孰优孰劣。

    我也见著名演员都很重剧情的,主张动之以情,把演技各式融入剧情中,都能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有些演员对剧目还有苛刻要求,他觉得不好的戏就不演。或许在什么逢年过节联欢晚会等场合来一段,更注重演员的演技表现,但在剧场正式演出时却不能一味卖弄演技了吧。据说余三胜(是但愿没记错)有一次演《四郎探母》可以连唱七十多句“我好比……”,但那也是在特殊情况下的救场,他也不可能每次清演《探母》都唱几十句吧,一般情况下还是会根据剧本(剧情)正常演出吧。

    主题情节深刻有意义的剧目应该更有生命力。像晚清是慈禧太后看过的戏,想必比我们普通百姓多得多,但为她而演的戏又有多少个能流传到今天呢。再说文革时的样板戏,现在看来我觉得好!除了那时代的精英演员外,通道样板戏的内容就真有那么“腐朽可笑”吗?对于像我们这一代,没有经过文革的切肤之痛,我还觉得现在过得太安逸了些,实在需要找些能够感动的东西。

    现在的新编戏更加注重剧本了。像《曹操与杨修》,我看陈亚先那被网友称之为“感天动地”的剧本对该剧的贡献,并不亚于言兴朋吧——现在很多新编戏的失败,怎能尽归结于对剧本创新的追求,我看更多的因为对传统表演的背离,要那么炫的嚎头干嘛,以前没有特技的“科学技术”,一样要演孙悟空的猴戏,一样要演白蛇传。还有如越剧的《五女拜寿》,就看它能令浙百“百花同台”,就知这剧本有多成功。说到越剧,我又想到,越剧最擅长的应该是才子佳人类型的故事,不过我看明清的才子佳人小说可看腻了,觉得比较雷同。但是看越剧却不同了,我还真没见过哪个越剧与哪个越剧有抄袭雷同之嫌,每部剧都有它的动人之处。

    还有啊,说到剧情,也未必就要那种高山大河、波澜壮阔、你死我活那种,大而无当也不见得是好剧,而一些经典小戏也是别有风味。我想到黄梅戏的《打猪草》与《夫妻观灯》,这两折小戏虽然没有什么大故事,但它们所反映的那种农村风貌与价值,也是其他剧目难以替代的。在黄梅戏越来越失去其原汁原味的今天,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两折超经典的黄梅代表剧目。就如《打猪草》吧,就看其“剧情”,无非是讲一个小男孩去看竹林看笋,一个小女孩去竹林打猪草,不小心碰断了竹笋,开始男孩误解她是来偷竹笋的,争执起来,后来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不但把断笋送与女孩,还送她回家,一路观尽田野风光……看,多童趣啊,真也是不可多得……

    (原稿:2006-04-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6p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