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海岛冰轮初转腾之赏析

    梅派代表作《贵妃醉酒》有段经典的唱段,是半醉半媚的贵妃的赏景独唱,引词如下:

    杨贵妃:【四平调】
        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
        恰便似嫦娥离月宫,
        奴似嫦娥离月宫。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清清冷落在广寒宫,
        啊,在广寒宫。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鸳鸯来戏水,
        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啊,在水面朝。
        长空雁,雁儿飞。
        哎呀雁儿呀,
        雁儿并飞腾,
        闻奴的声音落花荫。
        这景色撩人欲醉,
        不觉来到百花亭。
    

    关于这个唱段,由于梅兰芳先生盛年时的艺术我辈难以聆听,我倒更欣赏他的女弟子们的唱,个人最推崇李炳淑老师。梅派的唱腔及各位艺术家的神韵不才难以言清,我这只想说这段段唱词也极为典雅,在京剧中也算很有个性了。

    传统戏曲在文学性上于古典诗词是一脉相承的,所以板腔体剧种的唱词一般都有点诗化,尽管已经俗化了,形式上却大多比较整齐。然而这段词却写得比较散文化,每句唱长短不一,但也不是像曲牌体一样为了适应曲牌才写成长短句,可能是有意避免可能陷于呆板的齐整句式吧。

    从内容上看,才更显这段唱的特色。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向来是绝代佳人的写照,而且好像恰好有古代四大美女的典故吧:西施沉鱼,昭君落雁,貂婵闭月,贵妃羞花。不过这段唱词把杨贵妃似乎写得有点“霸道”了,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揽到自己身上来了。

    看开头几句,“冰轮”与“玉兔”都是月亮的代名词,是常用的比喻与借代手法,后来又自比嫦娥,自叹冷清。接着,斜倚玉石桥来把鸳鸯看,也是承上启下的妙笔,既紧扣对比所谓的“冷清”,又很自然地切入了金色鲤鱼。只是这里不再是“沉鱼”之美,而是“朝鱼”之贵,那群鱼不是自惭而沉下去,而是浮上来向贵妃朝拜呢。贵妃醉颤颤的,看完游鱼,又看飞雁,“闻奴的声音落花荫”,倒是落雁的生动写照了。没有直接写“羞花”,不过最后一句提到“百花亭”,所以看来这羞花之状不是唱,而是舞之了。这也符合舞台艺术特征吧,以唱、白带出舞与打,兼顾表演情节流畅。

    曾见一些网友提到这段唱词虽美,却仍有点矛盾,前面写月,显是夜景了,在夜色之下看鲤鱼、鸳鸯戏水,似有不妥——这在古代的乡村野岭或许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境,但要注意这是在皇宫,所以这也恰正反映了帝王气象的金碧辉煌。

    当然,以上是仅就听这段唱的艺术美而言。我却还有另外一句如梗在喉,看《贵妃醉酒》整折戏的思想内容却觉得很奇怪,似乎没讲什么实质性的情节,只是说杨贵妃约唐明皇来百花亭共度良宵,而唐明皇却失约去梅妃那儿了,结果杨贵妃独唱独舞一番就完了。如果说有什么动人楚楚之处的话,就是贵而装贱,杨妃也学怨妇起来。借用一句话说,就是把帝后“平民化”来演义,所以具有“人民性”。其实我觉得是艺术形式远大于内容了,不过是艺术家的名气与表演,就像现在的当红明星,演什么都有人捧,而那时的京剧之流行也大概如斯,流传下来,千锤百炼,便成了艺术。

    还有其他许多贵妃戏,个人观点,李杨的爱情也是很奇怪的。白居易一句“养在深闺人未识”,就把这段爱情纯洁化而且高尚化了,并且后世愈演愈烈——当然,文学与艺术不必讲史,主要遵循自身逻辑规律,然而我想来还是有点怪怪的。不过从另一方面想,中国历代皇帝虽然大多可恶,却也很可怜,高高在上,物质过分优越,未免精神馈乏,连能够平起平坐的人都找不到,所以爱情注定与帝王们无缘。于是只好从众多帝王中挑个唐玄宗出来,恣意渲染。——内容与形式,究竟哪个更重要?

    (原稿:2007-02-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8d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