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我看几个黄梅小戏

    有很多地方戏保留着大量原生态的传统剧目。不过我除京昆外,比较熟悉的只有越剧与黄梅戏。越剧经过百年的发展,那江南特有的柔美在演绎古代爱情故事上得到完美的发挥,最近甚至还听过“诗化越剧”的概念,其风雅直逼昆曲。但是目前越剧对其早期的“草根”剧目传承得不足,据我个人而言,除了《九斤姑娘》外,没再看过几个越剧可以窥见它早期的形态与风格特征。

    黄梅戏,我认为据其整体风格来看,也更像是江南的戏,而不是北方的戏。虽然黄梅戏的艺术影响力不如越剧,而且语言普通话倾向比较严重,但也正因如此,它的地域涉及范围可能反比越剧宽广。但我觉得黄梅戏另一个值得欣赏的是它还留下了许多精品的原生态的传统小戏,尽管这些小戏都比较简单,但自有它乡村的清新气息,我甚至觉得这才是最醇正的黄梅戏。下面我就简单地介绍几个我看过的黄梅小戏。

    1. 夫妻观灯

    我印象最深刻首推《夫妻观灯》了。它讲的是一对普通生旦夫妇——戏中倒有一个泛名“王小六”——在正月十五元宵那天去看灯,就这么简单的基本没有任何戏剧冲突的生活片段,却是百听不厌的黄梅戏。我其实没有看过观灯全剧,只听过严凤英与王少舫的全剧录音及其他一些演员的片段。综合起来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段落,先是王小六回家邀妻子一同去看灯,唱词很逗趣,然后有个小过场,接着是极尽观灯盛会,最后还是归为“夫妻双双把家还”了。

    听严凤英的观灯,大概可以观出以下几个层次。首先有个概貌总写,说东南西北都是灯,看灯人也闹哄哄,并描摹了老少高矮胖瘦的观灯人的神态。观灯是分批次的——应是人静灯动——一班接一班,第一班是动物灯,主要是兽类与鱼类;第二班是吉祥数字灯,从一数到十;后面几班是讲史系列,说周朝灯怎样,唐朝灯又如何。我在家乡没有看过这样的灯会,只在影视中看过一些形象,却都不及黄梅戏唱得尽兴,尽管实际演来一定是舞台虚拟性表演的。

    观灯过程中也还有一些意外波澜,比如王小六戏称“老婆的裤脚烧着了”,是为夫妻打趣。后来王妻突然感觉有对“不轨”的眼睛盯着自己,所以央求回去不要再看灯了,小六把那个不知名的“老几”骂走了,却仍然灯兴不减。而王妻虽然还耍娇似的坚持要回去,但看来另一班灯转过来时,也忘乎所以地继续看起灯来。这段小插曲表面看来好像很粗俗,其实设置得很精巧。一是照应前面王妻所唱的“梳妆打扮”,二是表现憨厚农家夫妇的感情,三是缓和一下观灯气氛,再突出下一班灯的精彩,绝妙!

    再回来看看前面的唱词,“我家住在大桥头,起名叫做王小六”之类本来明白如话,没啥好说的,不过有几句我听不太懂,有个个人猜测——他们夫妻隔门对唱那几句莫非是“对暗号”?

    王 妻:花开花谢什么花黄?
    王小六:兰花儿黄。
    王 妻:麽花香?
    王小六:百花香。
    ……
    王 妻:环环子扭。
    王小六:开门喽!
    王 妻:扭扭子环。
    王小六:开门栓!
    

    上面所引后四句我在另一个视频片段的字幕中还看到写成如下近音字:

    王 妻:王小子六?
    王小六:开门喽!
    王 妻:小六子王?
    王小六:开门栓!
    

    如果真是对暗号,这就更有趣了,先对了“兰花”、“百花”的,感觉对头,王妻就亲切地直呼丈夫予以确认了,而丈夫倒或许有些不耐烦了,催妻子赶紧开门。

    不过“对暗号”的说法真有点滑稽,那么淳朴的民风,何至如此自危。再联系另一个经典黄梅小戏《打猪草》,当那小男孩要送那小女孩回去时,听过要经过“桃花店、杏花村”,就说不敢去,说那儿的人“野得很,逮着人要对花,对不出来就不让过”,一开始我也把“对花”听作“对话”了,误以为大概就是“对暗号”的意思吧。现在想来,联系下文,应该就是“对花”的意思了。而这里小王夫妇大概也是“对花”了——真是好有趣的风俗!

    其民风淳朴还反映在他们夫妻俩去观灯后,叫邻居上下屋的照应门,根本就不上锁的,大概这就叫做“路不拾遗”吧。“看灯回来再感情”,原还以为“感情”是字幕错误,或许这是他们那儿的方言,“感情”即“感谢”之意。另外,戏中把观灯之所定为“汴梁城”,“不觉来到汴梁城”,我觉得这“汴梁”非实指,只是民间艺人要托指一个“繁华”的城市而已。

    2. 打猪草

    上面也已经提到过《打猪草》,其情节结构也与观灯类似,主要分为“打草”与“对花”组成。小男孩名“金小毛”,天天去看笋,“防猪进笋林”弄坏他家的笋子。小女孩叫“陶金花”,那天恰好来到金小毛的笋林“打猪草”——她唱的“昨天起晚了,今天要赶早”甚至还表达了点朴素的生活哲理呢——不小心碰断了几根笋子,就发生争执。金小毛以为她是来偷笋的,冲出来把人家的竹篮子都踩破着,于是陶金花便呜呜哭起来,解释说不是存心碰断竹笋的。结果金小毛反觉得理亏了,就向她赔不是,还把断笋送于她,她提不动,金小毛又帮她挎篮子,送她回家,一路上唱的就是“对花”调儿。

    从小戏的设定情境来看,他们是说他们回家经过那个地方有“对花”的习俗,对不来花就不让过去,金小毛开始还担心不会对花,陶金花说“对花有我”,金小毛才说“驮笋子有我”,于是放心地送她回家了。不过看后来,唱对花调的也就他们两个了,而且在其他一些片段中还发现男女各唱哪几句竟是不完全相同的。对花是采用重章叠唱的问答形式,内容是比拟生活中常见的花朵,也不妨认为就是他们回家一路上的见闻,所遇的田野山花吧。不同段落之间不相同的标志性唱词隔开,“郎对花,姐对花,一对对到圹埂下”,其中后半句的断句是“一对/对到/圹埂下”而不是郎与姐“一对对”地到圹埂下了。唱词上拟声助词特别多,很有地方特色。问答形式的唱调还有另一个特征就是“一问一答”与“连问连答”交替进行,从而更富有变化。

    《打猪草》的最后,送到家了,“郎对花,姐对花,不觉到了我的家”,金花妈妈不在家,金花打了三个鸡蛋,泡一碗炒米招待小毛……整出戏欢快清爽,极尽农家少年的天真烂漫。

    3. 打豆腐

    《打豆腐》是一个劝夫戏,一旦一丑的小戏,情节比上两个稍复杂些。丈夫也叫“王小六”,过年要打豆腐,却因好赌把买豆子的钱输光,只好装了一袋河沙来充数,露底之后,向三叔公借来豆子磨豆腐,但小六仍不好好磨豆腐,终于不小心把磨了一半的豆腐给打翻了。小旦气坏了,要回娘家,小六没法拦住,就装上吊,小旦拿酒来祭奠他,发觉他死了还能偷酒吃,知其诈死,就假说要将他火化,于是小六只好现形……结局是小六自己羞愧难当,知道妻子的好,决意改过,重新磨豆腐。这出戏的特点是插科打浑,富有生活情趣,在磨豆腐时与祭酒时唱的小调可以一观。

    4. 纺线纱

    《纺线纱》也是一个劝喻戏。一位村妇大嫂,背着小娃娃去卖线纱,碰到一位大哥恰要买线纱。那小伙有点雀薄,好占口角便宜,但竟买卖算个数都算不准,多给了大嫂钱还不自知。那大嫂把多余的钱还给了他,小伙子自惭形秽,决意改过……这也是旧时生活的一个现实小片段,与上面的打豆腐一样,虽然劝讽的结果有些艺术理想化了,但谁说才子佳人的一见钟情不是过于理想呢。唱腔上那段“头戴一枝花”的唱段比较耐听,而那大哥的唱词使用大量叠词,也很有特色。

    5. 点大麦

    戏如其名,典型的耕作戏,情节上比上面几个还简单,比观灯的戏剧冲突还平淡,就是说夫妻两个去南山种大麦,边种边唱——劳动歌,大概就是歌谣戏曲之始吧。种完大麦,时间还早,又在南山上唱了段“梁祝调”,以节气带唱,也很简单——对花名、对节气、对十二月份,都民间歌谣及小戏常见的手段。从中还可以看出歌谣除了辅助劳动之外的另一个作用是休闲娱乐,所以这个戏虽然极为平淡如白开水,仔细体味却也能发掘许多意义。还有他们唱的那个“梁祝调”,也从侧面反映梁祝传说的广泛流传,而且那时还没有梁祝大戏出现,只有一些零散的传说与曲调在各地流传。

    6. 补背褡

    这是反映乡村青年爱情故事的小戏。戏中的小生小旦以“干哥哥”与“干妹妹”称呼,干哥哥明天要去赶集,背褡破了三条筋,所以上门来找干妹妹补背褡,在反复对唱中渐明心迹,捅露窗纸。戏中没有对两个人的家庭背景及其他恋爱背景作任何交待,就是通过这么件小事展现了热恋中的男女的情态。唱词及所用道具都有生活特色,而且乡村中的所谓封建拘束没有城镇那么严密,所以他们的表达也更为大胆热情了。

    7. 戏牡丹

    这个小戏大概出自《吕洞宾三戏白牡丹》的传说,与大多数小戏颂扬古代青春女性的勤劳或智慧一样,该戏也主要是讲白牡丹反难吕洞宾的故事。白牡丹的父亲开了间药店,吕洞宾见它题名“万药俱全”,以为过于夸口,有意点难药戏耍,扬言对药不出就要砸招牌。但都被机灵的白牡丹挡回去了,最后还大大地奚落了吕仙一番。

    八仙传说在民间是广为流传,吕洞宾戏白牡丹的故事也常为人津于乐道,对于这个故事,我没有更仔细地看过其他异文,但能看出这个小戏只是截取了牡丹对药的片段,是经过一定改编整理的,风格与打猪草这类不太一样。“对药”的曲调也体现了传统医药的文学渗透性,或者说传统中草药的命名本来就受民族文化思维影响深刻。

    8. 春香闹学

    与《戏牡丹》一样,这个小戏也不是反映乡村,不算特别的“原始”,却也是常演的传统小戏了。事实上,《春香闹学》也就是“落难公子中状元,私订终身后花园”的典型套路爱情故事了,不过不演全剧,只演丫环送银一折。个人觉得这折戏的出彩之处是勾画一个“原生态”的书生形象——看后来的才子佳人戏,都翩翩书生,风流倜傥的,最多也只好感叹梁山伯、张君瑞等太老实窝囊了,但《春香闹学》里的那个王金荣,就显得有点厌恶了,很怀疑该戏是否对其持否定态度。该戏的书生,很有点自私与胆小,他原担心与小姐私订终身的事情败露,不敢承认与小姐的关系,误解了丫环送银的好意。直到丫环说明是来送银的,爱财小气心眼又暴露了出来,并且始终有点自命不凡的迂腐,看不起春香丫环——然而却问题被丫环戏弄。也许这才是百无一用之书生的本来面目吧。

    当然还有很多优秀的黄梅小戏,不过我没有亲见或只看过一些片段唱段,也就不再多加妄论了。

    (原稿:2007-03-1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8l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