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一首手相螺纹歌谣

    在读敬文先生的自选集《民间文艺学及其历史》(p218)时,其中一篇论文《中国民谣机能试论》中提到一首歌谣,竟然与我们家乡流传的极为相似,更怀疑是否就是从我们那边收集的,特抄录如下:

    一螺穷,二螺富,三螺牵猪牯,四螺磨豆腐,五螺满丰丰,六螺做相公,七螺骑白马,八螺凉伞遮,九螺吹喇叭,十螺做叫化。

    以上所谓“螺”是指手指的一种规则纹形,指端的指纹如果能看到明显的同心椭圆,则称为“螺”;而另外一些指纹可能会从中心流出来,就不称为“螺”了。据说从这样的螺形指纹的个数可以预测人的一生的富贵与命运,这首歌谣传唱的这是这个意思,当然现在看来或许是一种迷信风习了。

    “一螺穷,二螺富”容易理解,很多地方的乡民都有忌讳单数的习惯,喜欢好事成双,所以如果从文学方面赏析,或许这一二并非单纯的实指吧。“三螺牵猪牯”,牵猪牯这个“行业”我小时候还见过,以前农村经济水平低下,猪对于农民来说是具有很重要意义的,一些人家饲养母猪,我们称作“猪婆”,母猪繁殖小猪,长大后就行屠宰,一般一年一宰的话就可以过个好年了。但如果把壮猪全都屠宰的话,母猪的再生产就成问题了,所以有少数人专门保留饲养着一只“猪牯”,哪家的母猪需要交配,他就牵过去……是谓“牵猪牯”,旧时被认为是一种比较低贱的职业了,而且还多是由瞎子牵猪牯,猪还能为之引路,倒有点相依为命的感慨了。第四句,我记得我们那儿唱的好像是“作豆腐”,制作、作坊的作,这比牵猪牯是体面一点了,不过也是很苦很累的活计——我在其他地方(非我们家乡)见过“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的说法,大概如斯——作豆腐的每天在半夜起床,作好了就挑上豆腐担走家串户去卖,一般是要赶在人家做早饭的时候卖。不过一般情况下人家买好豆腐也不是早饭就吃的,作为一种算是“奢侈”的菜肴都还要留到中饭吃,也有些买不起豆腐,就只买豆腐脑。

    “五螺满丰丰”,记得我们唱作“满咚咚”——音译,“咚咚”这个词有点是“锥形隆起”的意思,而这句话大概是说收割的粮食堆在粮仓里,堆得满满的,就是勤劳致富、温饱小康之家了。这里写作“满丰丰”,显然是比较书面化的,或许是记录者的选词润色吧。能唱出“做相公”可能是受民间小戏与故事的影响吧,大概就是秀才之材,而“骑白马”就是指当将军了。“凉伞遮”小时候我也不知是什么意思,爷爷告诉我说以前的皇帝出外面,就有凉伞护着。现在想来应该不特指如此至尊吧,或许是指比白马将军还高一等的在朝文官,出门也有几抬大轿抬着的?不过看整个歌盛极而衰的趋向,这“凉伞遮”的也可能是比白马将军要低级的普通富绅员外吧。关于“凉伞”,我们家乡还有一个习俗,每年有个隆重的大概庙会性质的节日,家族要组织去几十里外一个有名的庙会朝拜,就要吹吹打打,还扛着许多面凉伞。“吹喇叭”我不是很确切,只知道我们那儿有种特色的乐器,锁呐,俗称“喇叭”,也叫“吹打”,办喜事的一般要雇上一副“吹打”。我们那儿的“半班”戏也有“吹打”伴奏,所以这第九句也许是指“戏子”吧,以前的戏子是很被人瞧不起的,仅次于乞丐。这第十句“做叫化”,就是说乞丐了。

    印象中第七八九还有另一种唱法,是“七螺打死人,八螺凉伞遮,九螺骑白马”。“七”被认为是个凶数,所以有七螺的人就判定以后可以会走上犯罪道路。不过这样几句的押韵不如上面的抄录了,“人”字我们的发音大概在“银”与“宁”之间,与江浙地昆曲越剧中念“神”不一样。

    从整首歌谣的内容看,百姓们总是期望越多越好,但也深知“物极必返”的道理,十螺并非十全十美了,反而沦为最底层的“叫化”,这样听到最后猛然给人一种错谔不及的感觉。这其中或许还有“中庸之道”的思想吧,传达着朴素的哲理。

    (原稿:2007-03-0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8e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