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观浙昆《徐九经升官记》

    浙江昆剧团几度来我们学校永谦剧场演出,感觉今晚的一场全戏《徐九经升官记》很是精彩,不枉此行一观。

    与有名的《十五贯》一样,这总体上也是一个公案戏,莫非昆剧擅长于此?《徐九经升官记》故事是说,并肩王小舅尤金娶亲,新娘李倩娘被安国侯义子刘钰夺去。两强相争,六部九卿避犹不及,并肩王乃荐徐九经升任大理寺正卿,审理此案。原来徐九经曾两榜夺魁,只因貌丑,龙颜不悦,更兼安国侯奏他有失朝廷体面,被放到僻地玉田当知县。此番升任,徐九经踌躇满志,他希望既正法典,又报旧怨新恩,一展平生抱负。历尽艰险,徐九经先让侯爷父子暂时交出李倩娘;随后又通过王爷、王妃,取得尚方宝剑。万事俱备,他本以为胜券在握,谁料案经审理,偏偏理在刘家,刘钰与倩娘自幼定亲,抢亲者实为尤金仗皇亲之势。经过抉择,他决定保护貌美心正的李倩娘。公堂上,他用巧计,让王爷、尤金退出,而让刘钰和李倩娘这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之后,徐九经挂冠离去。

    该故事离奇曲折,颇有观赏性,虽也归于传统大团圆之结局,在插科打浑中也不乏严肃的讽刺,其所揭示的思想主题尽可深思。徐九经貌丑——不知孟子是否也说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故两榜失意,是社会“以貌取人”的不公耶,还是命运的不公?皇亲国戚的王爷,与战功显赫的刘候,同争一美娇娘,此案棘手,故六部九卿辞避,于是王爷特擢用与刘侯有宿怨的徐九经来审理此案,让这位七品县令变为三品正卿,“小官审大官”,足见中国当时官场的权术了。于此主人公的品格也就突显出来了,身材不正但良心正,不畏强权,不徇私枉法,那不过是一般清官的基本“准则”,难得是该戏再将他置身于个人恩怨与官运前程的杆称之间,他没有囿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而是“以直报怨”,深得孔夫子之言,不愧状元之材与君子之行。当然,办理此等案件,唯正直还不足以成事,还得机智,看他没费一坛老酒,从候府接出李倩娘,又从王府求得尚方宝剑,尤其是最后“醉审”,先装糊涂判“一女配二夫”,然后让倩娘诈死,令尤金自行退出,其断案之风不得不让人叹服。最后的挂冠归隐,也许也是唯一的选择吧,本来中国古代尚隐士。

    该戏的结构铺排也值得一观,紧紧地把线抽出来,狠狠地绕了两圏,又轻轻地穿了回去,竟似得中国古典小说章法之妙。不管是大节还有细节,都颇讲究前后照应,宛如草灰蛇线。徐九经怀才不遇,自比歪脖子树,并且这个“自比”贯穿全戏。落魄书生常求酒问醉,上任前李二嫂送的那坛玉田老酒,徐九经用来当作礼物来往于刘候、王爷府,居然最终还是舍不得送出去。王爷威胁徐九经赐以毒酒,又被他换成“蒙汗药酒”让倩娘喝下,使台下的观众也为之捏了一把汗。还有所谓“醉审”,以及归隐回去随李二嫂卖酒,也似乎没离开一个“酒”字。还有刘侯、王爷两府的对比刻画,后面却来个对比反差,仔细想来却又在情理之中。

    与结构紧凑相适应,舞台场景的承合也显得紧凑,不是以拉幕来表示场次,而是用灯光转换,一般是在过渡阶段,把点光聚焦于一两个人物,其他暗场迅速换景布置,接入下一场。本来我向不看好炫目的灯光效果,但这样处理,我却接受了。其他的场景布置也基本合乎情境,因为没有拉幕,所以也没有平面的布景,而是代之以立体的大件饰,比如那棵歪脖子树,王爷府的壁画、花园,衙门树立的那宽阔的屏板,我都觉得还不错,甚至最后那电动歪脖子树把“歪枝”伸直的特效,也是无可非议的。当然,更换那些庞大的设置比传统的换布景的工作量可大多了。这也是由于现代经济的发展,剧团里那些搞舞美设计的工作,当然要把舞台装饰得复杂一些。不管如何,这也是必然的发展趋势,舞美的要求,无非是在当代条件下,探索把舞台设计得更合理的方式,辅助表演,只要不喧宾夺主,能更突显“戏”味,那应该就是合理的。这个戏的舞美,虽不能说恰到好处,我觉得也是很成功的。那灯光的转换,使舞台时空的伸缩更加夸张。再说,戏中也并没有把所有“实物”搬上舞台,比如王爷府花园的“花径”,就是仍由一群宫女伴舞表示,这也可与在刘侯府中卫士列队对照观之。

    当然,戏曲最主要的还是演员。昆曲的行当齐全,在同一戏中不同行当也比较均匀——这样优良传统在京剧并没有发扬光大,而变成了“角儿制”,大部分时间由主角儿演唱,有点儿向元杂剧“复古”的倾向。但昆剧一般不是如此,就以这场来说,老生小生,青衣花旦,大花脸小花脸,都有用武之地,都尽有展示“玩意”的戏份。最难得的是该戏徐九经以小丑挑梁主演,而丑角由配角升为主角的戏,还真是不多见,这也是浙昆这戏的一大亮点吧。

    最后,我也要指出这个戏的一些不足。首先我觉得欠缺非常好听唱段,那几句“歪脖子树”的主题曲虽然反复唱着,却也不算最棒的,也只能在该戏中作点题之用。新编戏常有“演完就完”的困境,不能像传统戏那样留下一些脍炙人口的唱段。还有新编戏的唱腔节奏普遍偏快,正面说就是“明快”,反面来说就是“戏味”不足了。传统戏始终、且也只能把唱摆在首要、主要地位,但在新编戏中“唱”的份量有下降趋势,这可能也正是现代舞美的缘故。其次,就从该戏的舞美调度来看,我也觉得还有值得斟酌之处。比较第六场“夜思”,引入话剧的心理表演过多了些,显得有点冗长,倒与前后紧凑的舞台结构相悖。第七场“醉审”让李倩娘喝药酒那段的灯光调度也是有太好理解,不够直观。还有前面“求剑”一场,王妃令众侍女盛情接待徐九经,众侍女列队,徐九经很轻快地穿过花径(与进刘侯府门对映),不想众女即刻退下,这次龙套前后上场不到一分钟,窃以为痕迹太重了些。

    (原稿:2007-04-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