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几个黄梅戏电视剧

    早些时日从fanfish下了一大堆黄梅戏,趁此暑假颓废时,基本逐一看过来,多是些黄梅戏电视剧,亦有所感,略记如下。

    《家春秋》

    这个系列电视剧每部约有六至八集,可惜没下全,《春》、《秋》各缺一集。我也是先看《春》、《秋》再回去看《家》的,还挺感动呢。除了接受义务教育外,我很少看现代文学,所以未得其便看巴金的原著,不过我觉得它应该是很忠实原著拍的,当然限于篇幅可能比较简约。

    高觉新这个悲剧人物于我很有共鸣,因为说来我也算是家中的长子长孙,而且也有些相似的优柔寡断的性格;尽管与他出身家境迥异,但大家小家穷家富家,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故高觉新那种抑郁的神情我是颇能体会的。还有,饰演高觉新的候长荣,也是一位很不错的演员。

    看《春》时,见一堆的小姐丫环在豪门大院的生活琐事,很容易想到与《红楼梦》有点类似,不过是时代前景不同罢了,莫不是高端的文学作品都有参考“红楼”的倾向?不过也难怪,虽然马克思说历史是由劳动人民创造的,但他不也同时指出,社会的革命是从开明的奴隶主、开明的地方开始发起的吗?因而不管什么社会总是由富贵人家引导着时代的潮流,下层穷苦百姓只好做观众与见证了——现在亦如是——所以伟大的文学作品也只有写贵族大家,才能有那么多琐事来写,也才能反映时代的巨变?

    就这个电视剧的形式来看,片头标称的是“黄梅戏音乐电视连续剧”,因而它并不是戏曲,中心词仍是电视剧,而黄梅戏音乐是作为与背景音乐甚至镜头差不多性质与作用的因素而存在的。其中绝无舞台的程式动作,也无地道的方言,黄梅戏唱段只出现在一些抒情性场景,表达人物的情感(一般的电视剧可能会用背景音乐或其他抒情镜头表达这样的意思),而且一般只有主要人物唱,唱段也不太频繁,每段也不会很长。想来还与港台的黄梅调影视剧如《新白娘子传奇》等有些相似,只是这里用专业的黄梅戏演员,唱来更有黄梅味。

    另外,仅从电视剧角度看,那也不错,基本上的情节都关在大园子里发生,园景不错。其中有几个镜头我印象很深刻,比如那齐膝高的门槛,还有那深遂的长廊——其中深意,自可体会。

    最后,在《秋》中惊奇地发现,原来是韩再芬扮演女一号,那个丫头翠环。个人很喜欢韩再芬,因而后来又接着看了她演的其他几个黄梅戏电视剧。

    《孟丽君》

    一直想了解《孟丽君》这个故事,这次看韩再芬演的《孟丽君》,总算让我如愿了。

    在中国的很多传说中,都有“女扮男装”这个母题,而孟丽君是我至今看到的最奇崛的女扮男装者。孟丽君蒙冤逃难,被迫改扮,以妙手医术度过难关,柳暗花明,后来入赘相府,金榜题名,直至登坛拜相,安邦治国……其情节之曲折离奇,比之当今的武侠玄幻有过之无不及。我觉得其中最关键的巧合是入赘相府时,相府千金原是孟丽君的结义姐妹(名映雪),因落难被相爷求助并收为义女(很多戏曲、传说也有类似情节)。正因有映雪的帮忙,假做夫妻,才使朝中对这个貌胜潘安的年轻状元、丞相不疑有他。另一个关键是孟丽君治愈太后得宠,在当时的男权社会,傍上太后这样的荫庇,很多事情才有转机的可能。该故事的结局是孟丽君保举她的心上人皇甫少华挂帅平叛立功,为其父当初的冤案平反,最后回到女儿身,被太后收为义女,赐婚与皇甫少华。

    且不管传说故事的真伪荒唐如何,孟丽君女扮男装,位极人臣,其才识胆气可敬可嘉,足令天下男儿汗颜。但最后在她被识破身份后,只能被罢相位,还要追究欺君之罪,这在当时男尊女卑的社会,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然而有治国之才不能用,偏得脱下朝服,换回红装,做个贤妻惠母,总不免让人有点唏嘘不平。不过从另一方面想,这也未必不是一个最圆满的结局。中国的“士”应该懂得功成身退,像很多武侠小说的大侠们最后也选择了归隐。孟丽君返身红妆也是她自己的渴望,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归隐吧。在她入朝为相的三载之中,她为国为家已作出了莫大贡献,汗马功劳,足以名留青史——如果是真的话。江山代有人才出,官衔的终身制是封建的一个弊端,它能满足个人威望与尊严的最大化,却未必能为社会提供贡献最大化。如此说来,孟丽君辞官一身轻,回家做个好妻子,也算是好事,令人称羡的了。中国的男人要归隐,只有到深山老林,彻底避世,而女人要归隐,还可以找个真正爱她的人嫁了,多好,从这个意义上讲,女人竟比男人要幸运多了。

    回到韩再芬演的这个《孟丽君》吧,韩再芬演的自是不错,虽然她的扮相太俊美,但仍能感觉到位居高官的那种威严与气势。还有配音,我只知道唱段是她自己的声音,普通的对白配音却不好分辨是否她的原声,而且在她扮男装时故意粗着嗓子说话,与她在私底下的声音似乎还是两样的配音。这固然是出于电视剧的考虑,我也难说这样的处理好不好。

    另外,在里面扮演黄帝也是那个侯长荣,也很好,只是到最后才有唱段,若前面有伏笔唱段则更多。其中有段“风流天子勾引女丞相”的情节,在舞台上应该是段很经典的折子戏。

    《郑小姣》

    《郑小姣》是韩再芬的处女作与成名作。我看的也是黄梅戏电视剧版,有四集,这个“黄梅戏电视剧”比上面两个“黄梅戏音乐电视剧”在形式上有些不同,它是根据同名舞台剧改编,虽在外景拍摄,却仍有不少舞台动作的痕迹与特色方言,从而更有戏曲味。

    郑小姣是位被继母娘陷害的弱女子,后被一书生桂中必搭救,结为夫妻。桂中必上京考中状元,但回报的喜信又被奸人篡改为休书,郑小姣含恨自尽,被月华老尼救在铁佛庵中。桂中必也恰被赵太师强招为婿,他挂印出逃,赵太师大怒,将其抓回定罪入狱,还纵奴打死其母。而郑小姣却以为又是桂中必弑母,誓报冤仇。适逢太后病重招募名医,郑小姣遂在月华老尼的帮助下进宫献药……其中多种磨难曲折,情节也挺耐看。而高潮部分应在献药成功后,郑小姣被授命监斩亲夫,“内穿白,外穿红,又杀又祭对头人”——不过最后当然是真相大白尽释前嫌的大团圆结局。剧中的很多情节单元与细节在一些传统戏中都是常见的,就比如那个为太后治病的片段,与孟丽君也有点相似,不过这儿更理想化与简单化了点。其关键还是通过层层误会把情节推向高潮,也演绎出了郑小姣从羸弱到坚强的性格变化过程,当属一个不错的故事。

    其时韩再芬演该剧据说才16岁(大约在1984年吧),表演虽或许尚有稚嫩,但总体上还是很成功的。前部分演一个饱受欺凌的悲苦无助的弱女子形象,对于刚出道的韩再芬来说应该也是发自内心的本色表演,不过在她成名后我好像几乎没再看到她演类似的苦女形象。而在法场上穿大红袍那气势,则是一个光辉亮丽的良好开端,后来她很多戏的扮相我觉得都有那张剧照的影子。

    这个戏在舞台上可能效果会更好,电视剧拍成四集,多少有点复杂了。

    《龙凤奇缘》

    还看了个韩再芬与汪静主演的《龙凤奇缘》,也是同名舞台剧改编的黄梅戏电视剧,上下集。这是个很有趣的喜剧,讲才子苏文龙邂逅王家千金彩凤小姐,一见钟情。但王员外是个钻进钱眼的势利人,要把彩凤嫁入豪门,小姐自是不肯,缓推言“兄不娶,妹不嫁”。其兄呆大从小智障,要娶妇倒为不易。苏文龙为潜入王家救小姐,扮成村姑说愿嫁给呆大,却被王员外锁在新房,因为怕他悔婚逃走。而彩凤也改扮男装想离家出走,被员外撞破,只好谎称为家中颜面要替哥哥拜堂。于是这对有情人互换个男女角色入洞房去了,次日远走高飞飘然而去。

    还有一个特色是韩再芬居然反串小生演苏文龙,这倒比较稀见。戏曲反串并不容易,名家反串一般只会出现在一些娱乐场合,而且往往会觉得比较怪异暴笑。不过这个剧韩再芬演的小生却很自然,大概与她经常演女扮男装的戏也有关吧。不过实演小生与花旦女扮男装却不是一回事,气质完全两样。而韩再芬这里演那个苏文龙,确有当家小生的风范,说来也有越剧女小生的那种潇洒飘逸。更奇的是韩再芬在戏中还要“男扮女装”,也很绝,看起来就像是男人扮女人,而非女人扮女人。于此更加佩服韩再芬对表演的把握。

    另外需提及的是,演彩凤小姐的汪静,在上面那个《孟丽君》里也正是演映雪的,就是为孟丽君掩饰身份的真娃娃假妻子。那里因戏份不多,没太注意,这里一看,原来也是个大美人啊。

    其他

    当然近日也还看了其他几个黄梅戏。比如韩再芬的《天仙配》电视剧,这个剧我倒不看好,太经典的剧目反而不易演好,还扯了四集那么长,而且里面演董永那个小生窃以为太难看了。想来韩再芬的黄梅戏一大遗憾也就是没有一个很好的小生搭挡,而像马兰与黄新德的配合就很不错。对了,我近日看了几个马兰的戏,不过不是很出名的,就不再赘述。马兰唱得很好,可惜除了梁祝外我没看过她演的完整的经典剧目。在当年的黄梅戏“五朵多花”中,我也是更喜欢马兰(韩再芬不在五朵之列);吴琼也唱得不错,可惜我也是只听过,看她的戏更少;而吴亚玲,不知为何我一直对她提不起兴趣;而其他两位,似乎很早就不演黄梅戏了,我就更加几乎一无所知了。

    最后仍免不了一句经常的感慨,这些好看的黄梅戏都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或九十年代初的事情了。至于在新一辈的黄梅戏演员中,我还真没发现可以入眼的呢,总有一种快要断层的危机感。可不知有哪位朋友能推荐一个值得一看的黄梅戏新人呢?

    (原稿:2007-08-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0ax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