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京胡学习学期小结

    2007年下学期,即婉云京剧社成立一年以后,我们社又在青衣班与老生玉之外增设一个京胡班,并请来浙江京剧团的琴师李一玲传授教学,其中学员包括我在内共有四位京剧社的社员。

    京胡是京剧文场的主要伴奏乐器,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为京胡演唱增辉润色,也因此吸引了不少票友的青睐。像我们四个学员之中,我以及李斌、张岩,原在青衣或老生班学过一阵了,只是后来觉得还是学京胡更合适、更有趣,便改学京胡了;另一位徐婧,原是位越迷,且能拉二胡,故而也来学京胡了,由于她有二胡的基础,学起来便比我们轻快得多。

    京胡初看起来倒似乎有点像民二胡,其实不然,京胡声音很宏亮,把位也不同。京胡主要有八个部件构成:琴杆(也称担子)、琴轴、琴弦、千斤、琴弓、蛇皮、琴码。各个部件的选材、制造与搭配颇有讲究,作为初学者,我们甚至根本不懂选购、甄别京胡的档次优劣,因此我们都委托李老师统一选购京胡,并且也方便教学。

    理论个讲,专业剧场演出使用的京胡是分类很细致的,每种调门用一把京胡,定弦之后不能再改调,因此专业琴师手中,一般要预备着好几把京胡,不同角色上场便换上特定的琴——当然,作为业余玩票,尤其像我们初学者,更不可能如此讲究了。李老师主要教了二黄与西皮的定弦与把位,也提及了反二黄,而反西皮即使在专业京剧中也很少见。京胡专用调门种类如图2所示;各种调名与传统调名的对应关系如表1所示;几种调门的指位如图3所示。事实上,目前我们只练习了二黄与西皮的第一把位,二黄是5-2弦,指法是一指一音,西皮是6-3弦,其指法与二黄的不同之处是第一指控两个音。另外,7-1与3-4是半个音阶,所以指位要相对靠近些。

    其实,京胡也作为弦乐器的一种,其演奏原理并不比一般乐理复杂多少,真正困难的是各种丰富的运弓技巧,那是唯有熟能生巧一途了。开始我们连拿琴的姿势都会,然后拉空弦,练音阶,到学期末只学对了个二黄小开门——不过那只是“拉对”而已,却并没有太多的艺术含量。

    京胡的音量很大,练琴也不是件轻易的事,因为它很影响四周,尤其是初学,拉出来的根本就是噪音。所以一般不可能在寝室练琴,只好到室外找个僻静处练习。我们几个学员不在一个校区,除了每周六在西溪京剧社的办公室内集中教学外,平时都是自己找地方练琴,我不知道他们几个各能找什么好所在练琴,反正我主要是爬到玉泉校区后面的老和山去练。

    玉泉上老和山大约有七百多外台阶,每隔一段距离都安排一两张小石凳。练琴那段日子,我就每天早上爬到半山腰,第五百三十个台阶左右的石凳上,自顾自地坐在那儿用还很生疏的手指摆弄着我那把胡琴。早晨爬老和山的人也不少,有我们学校的,也有从外面专门来学校晨练爬山的。由于学琴拉得不好,其实我是害怕人多的,不过想想山间清风与明月——不,是晨曦——人可尽享,也就心安理得了,反正登游者大多匆匆喘息而过,也不致太多相互惊扰。偶尔也有识得京胡的,像一些退休的老者,也知道我是初学,甚至有指点与鼓励的。

    每天练琴拉上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这是李老师的要求,这固然是学京胡的必须,不过对于我们学生现在的情况来看,竟也很难持之以恒地完成。有时学业忙起来便顾不上拉琴了,而且据说京胡保养也挺娇贵,遇上阴雨天气便不宜出外练琴了,入冬以来天气寒冷,手指僵得不听使唤,就更增了惰性。也偶尔以非常规手段压低京胡声音在寝室练琴,按李老师所教方法,比如用一次性筷子竹签代替琴码别住琴弦,在琴筒上塞纸。不过这样的法子练得不多,毕竟那对音色影响不好。

    教我们的李老师人也很好,只是由于时间关系,每周只能见她一次,每次也就教两个小时左右。不过李老师很能照顾我们几个学员的不同接受程度与领悟能力,控制进度,力求我们都学会了才往下教。歇时与我们聊家常也聊得开,常跟我们说她那读高中的儿子——可以说是积蓄可亲、诲人不倦。

    总之,像我这等本毫无音乐细胞的竟也学上京胡,纯属偶然与意外,欣逢其便,正巧有良师可以请益,就本着对传统戏曲的热爱,多了解学习了一点博大精深的京剧知识。一个学期下来,总算能把一段二黄小开门拉得有点儿像,可谓对京胡已有所入门,至于能否登堂入室,实在是再看造化了。

    (原稿:2008-01-2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8d0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