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被遗忘的乡情故史

    今天正值杭州飘雪,我们几个在杭州的老乡相约在茶楼一聚——原拟在南山路的青藤茶馆,由于客满,便到附近的一茶一座了——其中,谭 jianguo 已是在杭州安家的,有房有子正准备买车;另外,谭 jianxin 毕业也未几年,在稍远的临平工作,周末特赶来;我还在念书,资历最浅了。茶盏间,便聊到了老家——我们都是从同一个小村子走出来的。

    我们家那个村子有个很美的名字,澄江。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我们村既无大河,也无大山,只有小土坡的丘陵地貌。但据说在当地的“风水”也算挺好,自改革开放以来每年都有考上大学出去的,令邻村很是羡慕。在更早的封建时代,阤不乏进士,不过最出名的可能是与文天祥的缘渊了。文天祥这位有名的历史人物自非我先族之人,纯属机缘他幼时录亲至澄江村,被谭家先人收养教读……后来文天祥成名之后,还特地感恩在澄江村外面建了四门。可惜这遗迹并没有很好地保留下来,其中有两个门是在文革时拆掉的,现在只剩东门摇摇欲坠了。这个传说不仅在我们当地讲的绘声绘影,也有物证,县志亦有所载,应当属实罢。

    这些事情本来我也不清楚,以前偶尔听长辈说过,今天又听谭 jianguo 转述时,竟突然有很深的感触。我们澄江村的确历史悠久,杭州旅游经济发达,也据说也推出了很多古村落,其实很多都不及我们村久远沧桑。

    只是,到了像我这一辈,同龄以及比我还小的,只怕已不知自己村的历史了。谭 jianguo 若按族谱辈份虽比我还小一辈,不过年龄却比我大一些,大约算我叔辈中人,只有像他们这辈人以上,才对澄江的历史有更多的记忆。因为早几十年,老人们都闲来无事,便会向年轻人讲这些“故事”。特别是每到晚上,吃完晚饭,老老少少几辈人掇条凳子到院子里乘凉,俗称“晒月光”,在闲聊中便把祖祖輩辈的故事流传了下来。

    而现今,老人们都不再讲故事,都呆在家中看电视了。而且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了,种田的事儿竟由老人来承担,他们也太累了,哪有闲情来讲故事。既没讲故事的,也没听故事的,那故事的流失便在所难免了。

    这也是现代化对传统的冲击。家乡现在盖了很多新房子,农民改善生活条件,固然喜事,但他们却没有意识去保护历史遗址——当然这不是他们的错,假如我们也没上过大学,一直待在小村子里,也不会对自己村庄的历史有这般的依恋。

    我自读初二始,就不在村里读书了,离家太早,家乡一定还有太多的历史故事是我所不清楚的。长年在外,所谓追求理想,但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土生土长的小村子竟也有如此内涵,反是自己太无知了。我不希望家乡大兴土木,被现代工厂弄得乌烟瘴气,只希望家乡一直保持那静谧的淳朴——但我必须尽量多了解家乡的历史。                -

    (原稿:2008-01-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8dm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