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君臣相知帝相缘——关于A君孟丽君结局的妄测与建言

    一、

    看完Appreciation的《再生缘之孟丽君传奇》(注:晋江原文链接地址)的最新更新章节至第四部第十一章,一颗心突然悬着,不由对作者“保皇派”的大结局胡思乱想起来。

    事实上,我是个悲观的人,我认为原著最合理的结局还是“吐血而亡”的悲剧,不过大部分读者怕都不忍心吧。而像A君那样架空原著,脱离原著的写法,提取出孟丽君的灵魂精髓,将其置身于另一个相近而又不相同的环境背景中,才有可能给孟丽君一个美好而圆满的理想结局。按作者的设想,是要把孟丽君嫁给皇帝,坚决排斥皇甫少华。尽管本人并不讨厌少华,甚至觉得他在那个时代社会也算得上既忠且孝,有情有义的人物。当然以作者的生花妙笔,要写好皇帝并写糗皇甫却也是轻而易举之事。所以当作者的小说写至第三第四部时,相信绝大部分读者都对孟丽君与皇帝的末来充满期待与难抑的兴奋。

    然后的故事呢,作者该如何成就这段童话般理想的“君臣之恋”?我刚刚在网上找到这部小说,一气读下,原不识作者,自难揣“圣意”。所以下面仅凭个人观点对“帝相缘”的华丽幻想发表一些看法与建议;若离题万里,还请作者勿怪。

    二、

    孟丽君愿意嫁于皇帝的前提是皇帝真心爱她,两人是真正的知己。其实我是很怀疑现实帝王的真爱的,就像以前看戏剧名篇《长生殿》,仅管很好听且影响深远,却仍看不惯李隆基与杨玉环的爱情。但是要真正欣赏A君这部《再生缘》,其前提就必须乐观地相信“帝王有真爱”,就像要领略武侠小说的无穷魅力就必须否认“万有引力”的普遍性。

    从根本上说,孟丽君绝世才华的实现,是授命于“皇权”的。有句话说得好,孟丽君“不是嫁给一个皇帝,而是嫁给一个国家”,只有在整个国家的政治大舞台上,孟丽君才英雄有用武之地,此外任何去处便都委屈了丽君。而皇帝,从“低俗”点讲,他也就是拿整江山来博美人一笑——当然这“博笑”的境界也是有高低层次的——这里的皇帝不是昏君,而是仁君,也是至情至性的;既然心爱的人那么喜欢政治,他也就不啬把整个国家完全信任地托付于她管理。从一方面来说,孟丽君是在辅弼皇帝江山永固;从另一方面说,却是皇帝提供条件在帮助孟丽君完成心中的匡世抱负。

    于是,孟丽君与皇帝,君臣夫妇同心,完全地信任,始终不离不弃,携手治理国家万民,开创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这便是作者想向读者勾勒的最完美最理想的愿景。显然这其中的关键基础就是孟丽君与皇帝爱情的稳固性,而且应当是纯粹的、圣洁的爱情。一旦皇帝不再信任孟丽君,不再爱他,就那很可能回到原著的无奈,孟丽君只能以悲剧结束,她希望建立的“海市蜃楼”将很快消失,即使流星般光彩夺目,也徒留无穷遗憾。所以我觉得A君作者在以后的行文中必须坚持这个原则,否则将难以为继。

    从作者已在网上发表的章节及其“口风”探得,孟丽君嫁与皇帝的事实已是铁定的了。但丽君入宫后如何干政的形式似尚不明朗。小弟倒也有个异想天开、离经叛道的想法,那就是让孟丽君一身兼任“皇后”与“丞相”两座要职。唯有如此,孟丽君才能统领“后宫”“前宫”,把持朝廷内外,尽展经天纬地之才,建立前所未有的盖世奇功。

    事实上,孟丽君主要是“丞相之才”,而非“皇后之才”,如此设想无非是要符合常言的“女强人事业爱情双丰收”;而且也只有皇帝才能赋予她“女丞相”的权力,“皇后”反更像是表彰她荣誉的虚职。试想他们日间行君臣之礼,晚间行夫妻之礼,那将是何等的畅快与温情,又该是多少闺阁少女的梦幻啊。至于皇帝“后宫”问题,作者前文已交待清楚,皇帝已然把后宫规模压至最小了,专宠丽君一人已是无虑。若像武则天那么做“女皇帝”,太辛苦,而有个人互相平等地扶持则是快乐幸福得多。

    三、

    除了“女相女后”,孟丽君要实现自己的理想追求外,她更广阔的社会理想在作者第四部也已透露出来,便是“男女平等,唯才所用”——我想既是现代作者所写,是否应该再具体加一条“一夫一妻”,当然“历史遗留”问题可以既往不咎,今后却该提倡甚至规定约束官民不得纳妾,未必不可行。然则要实现此等宏伟目标,孟丽君该如何实施步骤呢?若按作者目前的行文进度,不写到八部十部怕是难以完成了;如此非但是架空、脱离了原著,简直是从原著升华、飞逸也起来……

    有个原则不妨建议,孟丽君应该宣布女儿身份,却无需用回“孟丽君”原名。事实上既然她表明了身份,她是不是“孟丽君”朝廷内外显是心知肚明的,但又谁敢点破,又何必点破?一直沿用“郦君玉”之名,她与皇帝一直互称“明堂”“穆郎”岂非更习惯。甚至孟丽君在朝班上也暂不必换回女装,朝廷官服一体化么,何况她自己也习惯了男装的威风。除非后来果真实现了大开女科,才需另外考虑女官服的设计问题。

    然后孟丽君就需要逐步征服异己障碍等困难。当前最急迫的就是解除与皇甫少华的婚约,并撮合刘燕玉的正室名分。在作者最新更新的一章(第四部第十一章)中,孟丽君已想到从姜老夫人下手,想必作者已有妙文于胸,便无须多言。

    其次是根治“吐血之症”,这还可从孟士元入手。解除婚约后,孟士元自也不好意思留京面对皇甫敬;更何况与女儿见面还得打官腔,行下属之礼,这对父女俩都是很尴尬的。所以孟丽君就把孟士元调回云南,命其在云南寻觅能根治吐血症的药引——药方当然是孟丽君自己研究出来的,而孟士元能帮助妻女攻克家族遗传顽症,也定是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吧。爹爹老了,沙场征战还是免了吧;“儒衣神将”不过虚名,女儿不能终止承欢膝下虽属遗憾,只要知道女儿安全幸福也就满足了吧。

    至于苏映雪与安平公平这两个“嫁错郎”、“恋错郎”的女子,只待孟丽君宣布了真实性别,也就迎刃而解了。苏映雪与梅若显,郎才女貌已无虑矣。只是安平么,或许可配于林修贤,也不罔林修贤开始对孟丽君的一片虔诚的敬仰爱慕,而刁蛮公主驾驭那恭敬的林驸马,想必也和谐。只不知小弟是否乱点鸳鸯谱了。

    梁太师么,女儿“女婿”一起努力,料也不难抚慰。只不过“立后”的话,太后那有点麻烦。但是既有孟丽君治太后之功,再加上梁太师与寿王爷这两位元老出面游说,也当有八成希望。寿王爷这位一开始看似素位尸餐的前丞相绝对是位“扫地僧”般的世外高人,我怀疑他举荐孟丽君为相时也和皇帝一样已经确认她是女的。这寿王爷倒是老而不僵,一点也不老顽固,智慧的长者,太有识人之明了。

    此外其他群臣,必然也有不少反对派,但只要孟丽君与皇帝一道顽抗,恩威并重,则必在掌握之中矣。

    四、

    孟丽君拜相封后,要真正实现她的政治理想抱负,还将是漫漫长路。小殷相公殷溪霆在第四部方崭露头角,甚合郦相政见,堪当重任。

    另外,既是长久之计,避不了要写到孟丽君为皇帝生儿育女。若说调羹做饭是女人的天职,定将遭无数女权主义者的诘骂;但若说生孩子是女人的天职,想不会有太多人反对吧。一个女人,若没有经历“母亲”的身份,便是不完整也不完美。A君小说虽说架空历史,却也基本是古代范畴,那更是将子嗣的延续当作神圣的事情。孟丽君作为一个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女子,她将如何面对生育与子女,将是个不错的考验。

    还可以想到,孟丽君与皇帝亲政,也决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我想若还有坚决的“反郦党”,一定会借孟丽君“产假”或刚生完孩子的绝好时机策动“二次反叛”。皇帝若离了孟丽君,基本是不堪一击的,所以这次的叛乱比之上次囯丈刘捷的叛乱的危急程度可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一开始曾想让皇甫少华领导这次叛乱,以挟怨报复;但转而一想还是不要把皇甫一门写得太坏。应该在前面孟丽君“立后”不久,就把皇甫少华调到边关去,比如去守“雁门关”。我对原著中守雁门关的“刘奎光”竟莫名地感兴趣,仅管从未将其实写。所以就想到把皇甫少华“发配”为守关元帅,既知今生无缘再娶丽君,不如远离京城,一心光耀门楣,做一世忠良。故这二次反叛倒是由皇甫少华返京勤王救驾,这样君臣的旧隙也可“和谐”了。然则叛乱又该归罪何人,我想作者A君写文,新人物每每层出不穷,却又个性鲜明;果能采用愚见,作者自己心中也定能有数。

    孟丽君的亲生又该如何处理。我想她虽不卸责任延下子嗣,却定也没时间躬亲抚养。孟丽君既决定献身政治,有所得也必有所失,比如前面提及不能侍奉亲爹,此刻也一样不能抚育亲生。于是孟丽君的儿子可交给那个“温妃”抚养。这温妃么,像她那好性子,自是不能无过罢黜的;呵呵皇帝的皇宫还是有用的,温妃抚养至少还算半个娘亲。想到此,不免觉得这温妃还是挺可怜的。我若是彼时的孟丽君,说不定也会忍不住同情与感激而怂恿皇帝去临幸她一次(“啪”!先给自己一耳光,怎能如此侮辱咱们丽君呢)。

    孟丽君生一胎就行,她与皇帝都不会有“多子多福”的腐朽观念,当然也不可能像现代的“丁克夫妻”那么前卫。另外,若是龙凤双胞胎就更完美了。虽为皇后,但孟丽君的儿子最好不要立为太子,我心目中的孟丽君,她只是要“治理天下”,而不是要“拥有天下”。而且她与皇帝处于人尖上,掌握当世极权,更应该知道从事政治也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所以她反而宁愿自己的孩子将来过得简单幸福,这也更能反映孟丽君与皇帝不拘礼法的性格。

    那么太子之位,还是归于李妃所出的晋王,世乾。李妃也挺不幸的,让她的儿子继位吧,也体现天道公平点。反正孟丽君也曾是这晋王的太傅,当可把一身治囯之才传与他。而孟丽君自己的亲生子女,长大后还是送到苏映雪的丈夫梅若显那当门生吧。学那梅若显那般的与世无争的风雅与潇洒,多好。其实这皇帝自己本来不也不想当皇帝么,孟丽君若非自揽沉重的天下责任,难道她真不想轻松一刻么?

    对了,别忘了孟丽君还有一义子,归郎。我觉得这小孩子可以在前面送与孟士元照料,爹爹不能常见女儿面,平日逗弄小孙子,也堪老怀大慰吧。

    等孟丽君为相二三十年,她大约到了“更年期”吧(汗,这词好像又不太尊重了),当然也该基本达到了天下大治的愿望。这时孟丽君便可择机让出相位,荐于殷溪霆,自已退到后宫保养去。当然也不是无所作为了,毕竟年纪稍大,可让小殷相公分担丞相重任了。她在幕后也陪着皇帝批批奏章,不是更轻松惬意么?国家大事的裁决权还是掌握在她夫妻之手的。

    如此再过二三十年,孟丽君夫妇也近古稀之年了吧。这时皇帝可以把帝位禅于太子,然后携手孟丽君回云南滇池安度晚年吧,或归隐,或建个小行宫……岂也非佳话。

    写至此,孟丽君这一生的传奇,一段炫丽煌煌的春秋大梦也可以醒了哈。

    五、

    最后一点废话。再次声明,我其实是个悲观主义者,如果让我自己重写改编孟丽君的故事,一定会把它写成悲剧。不过悲剧总是不忍的,我自己也不忍。如今看到 Appreciation的改编小说,读到他(她?)那优美的文笔文风,以及充满浪漫主义的想像,不由得也痴了。尽管心知不论在陈端生时代抑或是当代社会,这样的故事都不可能实现,却也宁愿相信有这样一个梦能绽放在另外一个时空之中。于是借花献佛,顺着作者前面几部、章的思路,简要谈了谈自己的对这个理想故事的若干构想。如果A君作者能看到拙文,却不知以为然否。

    (原稿:2008-09-0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asz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