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蜗居——海藻杂记

    前些日子,看网上论坛bbs上都在谈论着什么“莴苣、海藻、海带”什么的,不想有部写实电视剧火到这个程度;所以也从网上下载来,趁元旦看了看。很沉重,不得不也说几句。

    海藻是最焦点人物,原来看大众评论还以为这剧是讲海藻的呢。看到演员表后,联想到中国的排名习惯,才醒悟海萍才是第一女主角吧。《蜗居》毕竟讲的是海萍买房的挣扎奋斗史,不是讲海藻当职业二奶的辛酸史——这价值取向就对了嘛。这个社会,二奶现象大约是常见的吧,但在电视剧中若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咱们的女主角无非是愤愤不平、发发牢骚吧,这样演来就只能蜻蜓点水,刻画不深了。然而,走上这条歧路的是自己的亲人,亲妹妹(甚至有些观众认为,正是姐姐要买房,才促成妹妹卖身的),这戏剧冲突就变得立体起来,很不错的故事。

    海萍是个很真实的、普通的都市女人,虽然也不免“小市民”习气,却值得敬佩。海藻,只能说可怜,已谈不上可恨了。怀着爱情理想与憧憬的小女生,我相信她是真心爱宋思明的;但那又如何,她太傻了,不值得。在“出轨”前期,她试图周旋于小贝与老宋之间,想脚踏两只船,两头讨好。道德沦丧的社会,咱不想讲啥道德批判了,只想说海藻太幼齿了,她完全没那个能力去应付两个男人。除非有像宋思明那样的智商、地位与手腕,才能试试两个女人(当然,最终宋也玩火自焚了)——海藻却怎能做到,最后只能是“二选一”了。据说曾有网络投票,多数女性朋友认为宋思明比小贝更有人格魅力,纷纷支持海藻投入宋思明的怀抱。

    然而,宋思明是真的爱海藻吗?身在局中的宋当然自以为“是”,但任何一位局外人都能理解他只是把海藻当作了一件“玩物”。不想贬低“玩物”,都现代社会了,有很多游戏、娱乐方式都比女人、做爱更有趣更刺激得多,当然女人本身仍可充当玩物;女人,尤其是美女,是具有审美价值,可以当作“艺术品”来供养着的。海藻与宋思明很不平等的一点是,海藻对宋的爱是把他当作个“人物”来崇拜与依靠,而宋对海藻的爱却是把她当作“玩物”来珍视与呵护。有些人对“物”投入的感情可以比“人”更多,尤其是像宋这样的成功人士又有自我价值追求的人物。宋真正爱的“人”还是他的妻子,当他家里出了事,还是他们夫妻俩共同面对,完全没有海藻的存在。后来宋不敢再去看海藻,因为他头顶的光环正在逝去,他要在海藻面前保持一种高大的形象,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的衰败,所以,就玩完了。我相信以海藻的善良,如果宋离了再娶海藻,将来宋再出事,海藻也能做到不离不弃的。但宋没能给她这个机会,他家里已经有人,所以至始至终在潜意识里都只把海藻当“玩物”,没当个“人物”——事实上,像宋这样的公务员,为人民服务,“人民”这个整体概念在做官人眼中也多半成了数字,成了物体——宋思明可以与他的妻子同甘共苦,但与海藻,只可同甘,不能共苦,因为一旦苦了就玩不起。

    所以,海藻若有宋那般聪明,也就不该投入真感情,玩玩也就可以了。海藻说她不是爱宋的钱,事实上开始她的确要爱宋的钱,只是后来跟着宋就不缺钱了,就想追求更高精神层面的“爱情”了。但是她们之间不可能存在平等与可行的爱情,所以海藻博奕的最佳策略就是,“人情债,肉偿了”,拿钱走人。话说出卖肉体也不见得可耻,女人有那个资源(而剧中的海藻更是似乎干不好其他的工作),出卖知识与出卖体力给老板打工也不能说比出卖肉体高尚多少,看人家苏淳一不小心就差点犯法坐牢了呢。当然,这可能也就应了宋思明的“为官哲学”了。理论上讲,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然而现实中往往会在手段中迷失自己,宋思明如此,海藻也如此。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做女人,还是应该向海萍姐学习。

    (原稿:2010-01-0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0goh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