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一年来玩过的单机小游戏

    其实,我更喜欢玩单机。最早对游戏的认识也仅限于单机。后来,网络游戏很快盖过了单机游戏,尤其国产单机,几乎已死(有事请烧纸)。不过现在,随机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在手机上的单机小游戏逐渐重新找到定位。不想多作评价,我这里只想以玩家娱乐的心态回录一下近来玩过的、印象较深的单机小游戏。

    1. 《Candy Crush》(《糖果粉碎传奇》)

    一款三消类游戏,去年大火。玩法并不算新鲜,很久以前在电脑上就玩过《宝石迷阵》。我以为,《candy crush》的成功,除了主题色彩与精细的小动画外,最主要的还是玩法的微创新——因为“三消”是类老游戏了,故只能说微创新。在三消的基本规则下,用解迷的方式进行关卡设计。有多种通关目标,不同关卡有不同目标,有变化就不易显得单调枯燥。大部分是按移动步数的关卡,这就富有策略性,你可以慢慢想如何走下一步。当然也有部分关卡是计时间的,我想这是沿袭三消游戏的“旧”玩法——袭旧,有它的意义,可以让一些老玩家快捷地找到认同感。即是在手机上的游戏,认为按步数的关卡更合适,不需要集中精神的强反应操作。

    记得当初,是一个美术妹子带头玩起这个游戏的,后来扩展到全公司,不论男女老少,都迷上了好一阵子。而且,颇可沾沾自喜的是,貌似我玩这个游戏最有“天赋”了,其他同事遇到过不了的关卡都找我“代练”。总之,坚持玩了几个月,将其“通关”了——近400关吧,后来它持续更新,我由于他事就没继续玩它了。

    同期也对比玩了一些其他三消类手游,比如《蒙特祖玛的宝石》,它也有一些自己的特色,最主要的不同就是计时闯关,我不太喜欢,但我另一同事称它很有爽快感。最近看到一款叫《冰雪奇缘》的,有些朋友在玩,我看它的玩法模式也就是《candy crush》的。

    想起来,我因为上下班时玩这游戏,有几次都多坐了一站地铁,更有一次是末班车,坐过了头就没回来的车了。不过我这点糗事不算大,该条目的维基百科还很喜感地收录了许多国际友人玩这游戏时发生的事故。(http://zh.wikipedia.org/wiki/Candy_Crush

    另外,由于看到一些理论文章说,俄罗斯方块才算是消除类游戏的祖先,还有“祖玛”。方块小时候玩得多了,现在一时也没找到过翻新之作。但以前没玩过祖玛,所以好奇去下载了一个祖玛类游戏。那时可能正好流行糖果元素,所以就玩了款叫“糖糖祖玛”的游戏。那段时间,还玩了不少消除类游戏,但不能尽记了,其他的玩过都删除了。

    1. 《植物大战僵尸2》

    玩这个的激情,来源是pc版的《植物大战僵尸》——因为有2,能把原来的叫1吗——原来的《植物大战僵尸》可谓神作,我也曾为之疯狂过,但也有很多比我更疯狂的,它的百度帖吧据说汇集了当时世界上该游戏最先进的玩家专家,冒险通关那只能叫入门,无尽过千关才叫及格。

    所以,当手机版《植物大战僵尸2》出来后,自然要去玩了。当时玩得挺入戏,也看到一些新鲜东西,很快也就三星通关了,只有打海鸥那个支线没三星——我是手残一族,要眼疾手快的游戏操作我一般玩不好。但玩过后回头一想,《植物大战僵尸》2远没有1作好啊,难怪只开放了三个场景,后面说什么即将开放的也迟迟未能开放。游戏的成功,果然难以复杂,也难以传承的(这都是命啊,哈)。

    1. 《保卫萝卜》

    这也是一款塔防类小游戏,上手很简单。它玩法上的一个创意是,不仅需要打怪,还要忙里偷闲打路边的道具。可能人都多少有点洁癖与强迫症,看到外路上的杂物道具可以打,不免会想去打掉,清理干净,这就提供了额外的游戏乐趣。事实上,随着关卡难度的提升,清理道具也是重要的游戏策略。必须在前期先清理道具,腾出更多空间安置炮塔,也有些道具清理会得到很多钱,用于升级高级炮塔。至于不同炮塔有着不同的攻击方式与攻击效果,需要结合地形合理搭配炮塔,那是塔防游戏的基本要素了。

    还有一点,《保卫萝卜》是可以暂停的。在暂停状态下,仍然可以放置炮塔或升级炮塔。这在限时打boss的模式中尤其有用。该设计意图就是说,这游戏主要只考验策略思考,不要求手速操作有多快,只要能想到布阵方案,尽管可以停下来慢慢布阵。

    《保卫萝卜2》总体到比1要好些,保留了核心玩法,但在关卡编排与任务引导上有不少改进。首先,采用场景化的在地图,单线串联全部关卡,不同类型模式的关卡间杂布置。这思路与《candy crush》相似,就是游戏设计者帮玩家避免了选择,直接往前推进就是,而且在推进过程中也能偶尔体验到不同的目标玩法。其次,每个关卡还提供了多重目标或成就。这是可以延长游戏生命的做法,因为玩家一次通关后会有愿望去重复挑战,以完成其他目标。多重目标,肯定也会有难度差异与难度梯度,也就相当于增加了关卡难度,使之更有挑战性;而且这种难度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是玩家自主灵活选择的,而不是绝对卡死的难度。

    1. 《仙剑奇侠传》

    这里说的是经典单机游戏移植到手机的版本。现在人在漂着,不方便带个台式机,所以还是玩手机游戏方便。仙剑是最早玩的单机了,说是初恋的感觉,一点不为过。所以,当偶然在网上发现有手机版时,便不犹豫下载下来玩了。那是移植98版的仙剑。其实我最早玩的是新仙剑,画面比98版要好些,但后来又玩了98版,还是觉得98版更经典(95与98版其实是一样的,dos与windows系统的区别吧),虽说分辨率像素低,但感觉地图上可移动区域更大,自由度大,便觉得更大气些。

    移植的安卓版,操作的设计还是很方便的。我由此也玩些其他移植单机,感觉操作都没仙剑这么方便。它可以隐藏虚拟摇杆,使得画面干净整洁,使玩家看到的只是纯粹游戏世界;操纵人物移动时可以指就向哪移动,而不限于左下角的虚拟摇杆区域——而保留虚拟摇杆则是为了兼容一些玩家的习惯吧。“干净”这点很重要,看现在的网游设计,界面上一堆的按钮,简直就像一个软件(事实上游戏也确是一个软件)。但这会严重影响游戏的代入感,那一排排的按钮控件与链接,时刻提醒玩家这其实是个软件,玩家要做的只是像用软件一样点点菜单,接任务,交任务……

    仙剑的移植版,除了移动方便外,战斗中选用技能也保留了原游戏的便利性,同时也考虑了手机操作的特点。比如(用左手)点左侧可以重复上次动作,(右手)点右侧用最强法术攻击——这做法聪明,它没有在界面上额外增加不必要的虚拟按钮。至于游戏的系统菜单,它也绑定到安卓机的系统菜单按钮,无缝连接,没有违和感。

    不过有点遗憾的,我不知道上次下载的移植版是否也是盗版有bug,打到神林木就走不出去,既不遇怪也不触发剧情了——哎,只是重温以前的梦,随缘吧,也没继续找了。反正打完锁妖塔,也算个了结,谁叫我喜欢的是月如呢。逍遥与月如的感情是在战斗中培养的。反正我打仙剑,尤其是boss战,最常用的策略就是逍遥为月如加天罡与醉步,让月如平砍,高效又省蓝。所以,一旦突然月如没了,非但剧情揪心,战斗也不爽了。单机的剧情(网游有剧情么?)与战斗,其实是比较难处理的矛盾,因为在剧情中想着重表达的人物角色,到玩家手里未必能在战斗中发挥出同等重要的作用。理想的情况,游戏的“战斗”就犹如戏曲的“唱”,那是表现人物与剧情的重要手段(或是主要手段),虽然它也有独立的欣赏价值,但总体上不该与人物剧情相隔裂。而仙剑在这点上,以我的体验,感觉是做得不错的。

    其实,在下载仙剑安卓版的同时,也找到个《天之痕》的安卓版。不过《天之痕》的安卓版不好,移植得很粗糙很山寨的感觉。画面太小,占屏幕的有效区域太少,大部分空间竟是用于放置虚拟按键,既小气,又有割裂感。所以不玩,听说有《天之痕》的ISO付费APP 版,有机会再看看吧。

    另外。上次端午六一期间,因计划出游,想在火车上玩个单机打发时间。就随缘找了一款老单机移植版,叫什么《天卦伏魔录4——深雪之城》,说实话,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东,以前没听过呢,但也就玩玩看。还不错,但很短,只有一个主城,一片野外打怪区,有点莫名其妙的入题,估计像是另一个大游戏的一部分或外传性质神马的。虽然也在底部空出一部分区域设置虚拟按钮,不能像上面那个仙剑一样直接在游戏画面上操作,但侵占比例尚可授受。

    《深雪之城》通关,有几点我觉得颇有意思。首先,那个绿毛丫头古翎(取名古灵精怪之意?),若以现在的网游角度看,像是一个新手引导员,每当有新功能开启时,她会突然蹦出来介绍一番。当前网游的引导,虽美其名曰贴心玩家,其实粗暴至极,烦人又无厘头。但在这个单机游戏中,这个古翎小引导员,却超有剧情代入感。这小女孩还对我们的主角——叫马狱——芳心暗许,所以一直暗中跟着,但又给个“云游商人”的身份,每次介绍完毕,就推说“有事要忙”,闪了。

    战斗只能上两个人,莫非真是太老的游戏,当初还有技术限制?不过在战斗场景中,有近半空间被精心设计为我方成员的状态区域,两个人正好分左右两边,边缘花纹古朴精致。虽然只能上两个人,但陪主角的搭挡却也不是惟一。随着剧情展开,先后会有两个女角单位加入。一个叫向菱,人类女子,擅用弓;另一个算是灵异妖类吧,擅长法术。而主角是会很爽快近身物理攻击的,蓝少,所以有一个伙伴一起战斗感觉会不错。平时,这两个女子会呆在自己家里,如果想换另一人上阵的话,必须先到她家里请她帮忙,替换上阵参战——这虽有点烦锁,但显然它是以剧情代入感为重的。

    不过,与一般可以想到的、甚至以为理所当然的俗套剧情不同,主角与两个女子并无暖味关系,“女主角”可不对男主角花痴,只有那个打酱油的小“引导员”女孩会偷偷地喜欢主角。其实,游戏了讲叙了另一对真心相爱的爱侣,这两个参战的“女主角”正分别是那对男女的亲人,所以,主线剧情算是主角们在帮他们排除困难,逃亡吧,宏扬无私的“侠义”。

    插楼离题了,本来只想说说玩仙剑手机版的,结果费了这许多介绍了另一款似乎不太知道的老单机。

    1. 《单机三国志》

    其实,手游上的单机,也不仅仅只有移植怀念,也有近年借手游发展开发的新作。比如,我就从app上下载过一款叫《山海伏妖录》的单机游戏,我当时一看,很有仙剑的感觉啊,或者说国产仙侠单机的感觉。可惜它是ARPG,即时战斗的,我打到第一个大boss时就打不过了,卡住了,竟无法过关往下打了。哎,只有留待有时间有机会时研究下攻略,看看怎么玩下去吧。

    最近,经同事推荐,我又找到一个叫《单机三国志》的游戏。虽是付费app,才6rmb,比起网游无底洞那是极便宜的了。这个游戏就是仿《我叫MT》的卡牌游戏单机化而已。去年卡牌多火呀,而三国是黄金题材了,三国的卡牌网游也是数不清了。在这种潮流下,《单机三国志》走单机路线,也算是独树一帜了,虽未必能像某些网游一样赚大钱,但也比很多跟风见光的网游好多了吧。

    《单机三国志》我还未通关,仅在上下班路上玩玩,但估计能玩下去玩完的。初步看来,虽然在推关中常有风趣的插话对白,比现在的一般网游好,但我觉得离它所标榜的“剧情化”还是有所不足,更无法与以前的单机RPG比拟。当然了,我们也要反思,游戏的剧情真的重要了吗?只要不因剧情而坏了游戏性,那终究是好的。剧情的乐趣与对玩家的粘着吸引上,应该在美术之后,数值之前。

    (原稿:2014-06-0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c36be0101tof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