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试论小青三盗库银在《新白娘子传奇》中的意义

    又看《新白娘子传奇》(以下简称新白),在第一集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小青盗库银后,居然惊动天子,在朝上发布“追回库银”的命令,还有个“王大人”,也只露了个脸,转告了一下上面的指示。而后的十几集都再没有朝庭大官出现过,直演到梁王府才算个大京官,而皇帝要在后二十集演许仕林才出现(而且一般估计可认为,此皇帝非彼皇帝也)。是不是编剧也把这个“王大人”忘记了呢?不错,以新白爱好者的眼光来看,能发现新白有许多情节不严谨的地方,很多人物是从无形中来,又回来无形中去。不过经再度斟酌,发现这几个镜头原来是种颇值得称妙的手法,这就涉及到剧中小青几次盗库银的话题。

    第一次盗库银发生第一集大约第12分钟(含片头曲时间,下同),这次小青与五鬼没有现身,只看见“库银自己长翅膀往处飞”的有趣镜头,报失库银后,就是咚咚的朝鼓声,接着就如本文开头所述,然后是杨知县一拍桌子,在训斥垂首旁立的李公甫。这几个镜头所为何意?直到看到李公甫我才恍然大悟,这组镜头的真正用意是在引出李公甫这个重要人物。李公甫的身份是“连七品官都挨不到边的县衙捕头”,拿许仙戏谑的话说就是“倒霉得很,什么事情都能遇上”。通过库银此案,从封建最高统治开始,层层往下施压,最后就拍到了李公甫头上,这就很好地表明了李公甫的身份地位。而且想想这种级联效果吧,最后看到李公甫,有时还真不免哑然失笑。李公甫是新白剧的一个风趣人物,但他决不是“小丑”的形象,他演的基本上都是严肃认真的正事儿,却也能为新白增加这许多笑料,这不可不谓是这一人物的成功。当然说李公甫的重要性不只体现在其搞笑上,事实上,新白之所以经典,对许仙姐姐姐夫的成功塑造也是原因之一。所以花这许多气力来引出李公甫就可理解了,完全值得也是应该的。至于那个“王大人”和向他请示的那个不知何名何职的官儿不过是那个级联环节的一个代表,其中到底还层压了多少层就不必追究了。试想此“王大人”的官职或许不比后来的梁王爷与顾忠低,但其作用也就仅此而已,跑个龙套也就行了。再看那个皇帝也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这样的处理也正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

    小青一盗库银不但引出了李公甫,更引出了李公甫一家。话说李公甫接到了苦差,先回了一趟家。在家里,许仙与其姐姐许娇容也就理所当然地出场了。李公甫在杨知县面前不敢发火,但通过回家这一小事,就把李家三人的性格特点完全逼现出来了。而且在这里也把许仙的“职业”商量定了,就是送他到庆余堂当学徒。李公甫为长,他的职业一上来就演定了,许仙为幼,就为其“求职”演了个过程,这就显得不重复,富有变化。总之,小青一盗库银是虚写,她自己未出场——这也算是个悬念吧——却成功地把李公甫一家三人牵引了出来。

    在第一次盗银的铺垫下,小青的人物形象是从第二次盗库银开始展现的,并且是先以男身出现。第二次盗库银发生在第一集第24分钟左右,表面上,这是在演李公甫与小青的冲突,事实上在李公甫已被观众熟悉(了解)的情况下,它主要演的是小青。在这里小青现了原形,表明了其青蛇的身份。而且这段“追捕”情节恰以小青现形吓退李公甫结束的,这又说明了编剧写二盗库银的意图。另外,五鬼总是伴随小青而出现的,所以在二盗库银中,五鬼也为小青打先锋出场了。对于五鬼的身形处理,是一种亦实亦虚,时实时虚的效果,觉得是比较符合的,并且这个思想也一直贯彻到后来。莫说在一盗库银中把李公甫出场的引线放得长,其实为小青放的引线更长。从一盗库银的暗示铺垫,二盗库银才刚刚开始,到小青与白素贞斗法失败化回女身结为姐妹才算结束。至于白素贞,在一开始就详细地展示了幻化人形的过程,相较之下,人物主次关系也就显得明朗了。

    第二盗库银的风波是以供奉库神结束的,不过按杨夫人吹嘘的说法是因为“打了李头才好一阵子没事了”,其实他们都错了,暂时平静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主要人物都引出场了,所以应该缓下手来演情节的进一步发展。后面的情节是分别对白素贞与许仙两方面的故事交错演绎,并行不悖,错落有致,一直持续到第一集结束,到第二集开始的舟遇才结合起来演。白许成亲后,第三盗库银便又重新提上了“议事日程”,实施时间发生在第三集第11分左右。

    按新白的时间顺序来看,似乎是由于小青前两次盗库银的“经验”,才在当许仙提出要开药铺时想到 “去钱塘县‘借’一点” 的办法。但实际上,只有这第三次的盗库银才是真正的盗库银。传统白蛇传大都有盗库银这个情节。如昆曲有一折《盗库银》言道“姐妹双双下凡尘,开店施药救灾贫。为除瘟疫县衙去,施展神技盗库银。俺小青,与姐姐来到尘凡,开设保和堂,济救百姓,只因银两短缺,今晚潜往府衙,盗取赃官不义之财……”(摘自王芝泉《盗库银》念白)这就相当于新白的第三次盗库银,或说新白的第三盗库银才是从传统白蛇传演化而来的,而前两次反而是在第三次的基础上发挥编加的。可以发现,小青第三次盗库银是有目的的,而前两次是没有明确的目的,就连盗得的银两也不知所踪——最多可以简单说明小青在人间无拘无束,游戏人间?问题的关键在于演盗库银是假,而据此引出人物,推动情节的发展才是真,盗库银的真题在于第三次。

    这三次的盗库银不是简单的线性罗列,而且还彼此间互相照应。在一盗库银时,不但引出了李公甫一家主要人物,也顺便勾画出杨知县与杨夫人这两个小角色。杨夫人的设置使得第三次盗库银的审案变得十分有趣并且简洁。看过很多白蛇传,感觉发配姑苏这段不太好演,不容易写好演好,因为对于这样一桩在人间算得上奇案怪案的盗银案,仔细审来会有很多细节要考虑而变得很复杂。而新白回避了这些复杂,以李公甫急而直性子,“大义灭亲”地把小舅子抓了,然后交给杨知县这么一糊弄,就把新白的故事转到了苏州。再看看后面陈伦发配许仙到镇江那段,可谓“清官难断葫芦案”,越审越复杂越拖沓,而且到最后也不得不不了了之。相比之下,可以发现新白在这里就处理得高明得多。

    又如一盗库银后,李公甫回家那段讲到许仙要去庆余堂当学徒,许仙说了一句话,说“将来呀我要是做了医生,第一个要救的就是姐夫……”。真不幸让他言中了,二盗库银后,李公甫被打了二十大板,许仙急忙忙地给他上棒疮药。与其说是刻意照应这句话,倒不如说是让许仙学以致用,英雄有用武之地。再如一个比较远的例子,二盗库银中,李公甫见到了青蛇的现形。在第25集,道士王道陵别有用心地告诉李公甫青白二人是蛇妖,他原先不相信,但小事粗心大事细心的李公甫在半夜里仔细考虑这个问题时,想到二盗库银的遭遇,才确定了她们果然是蛇妖。

    另外,把一次盗库银扩充到三次,也是比较有趣的。新白有很多带“三”的故事,除了三盗库银外,青白斗法时,白素贞也说给小青三次机会,西湖上小青三次试探许仙,还有许仙前后三次开药铺……这样的相似重复是戏剧的常用手法,这又似乎与弥漫在全剧的黄梅调唱段的戏剧化表演相合。

    总之,盗库银本来只是白蛇传的一段普通的情节,田汉在改编京剧《白蛇传》剧本时还以某种原因将其删去了——当然作为戏剧,为了紧凑集中,删去无妨——但新白电视剧却极力发挥,变得异彩纷呈,帮助新白酿造了一个精彩的开端。这前几集的编剧贡敏对新白真是功不可没,如果新白全剧都能前面这几集一样,或者编剧组没有发生决裂分歧,能由该编剧一以贯之下去,那《新白娘子传奇》将会比现在更加经典。

    (原稿:2006-05-27;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642732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