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谈谈央视《白蛇传》创新之“宝和堂与盗库银”——初窥央白的爱情神话

    说来,保和堂与盗库银并不算白蛇传的关键折子片断,像现在的戏曲基本不演盗库银了,保和堂也只是简单略过。不过,“小青盗库银资助开设保和堂”的情节,在以前的许多版本中都出现过,所以像央视《白蛇传》这样情节复杂的电视剧援用此情节单元也就不难理解了。按央白的情节发展顺序,先说保和堂。

    在央白中,“保和堂”写作“宝和堂”,主要是与“宝芝堂”取得某些一致。白素贞开设宝和堂的原因,在于许仙的两个愿望,一是学业有成,济世救人,二是娶一位美丽娇艳的妻子。这两个愿望的顺序值得注意一下,古人常说“成家立业”,许仙这里说的是先立业再成家,显然赋予了时代气息。然而,白素贞开宝和堂的直接原因,却是她不甘于在错失“三日伞约”后连翘的鸠占雀巢,用以试探许仙与连翘的真心。那么,就有必要先简单回顾一下许仙与白素贞的恋爱波折。

    略过半步多的纠葛,许仙与白素贞仍然在西湖小船上一见钟情,许仙开始也书生式的痴缠,白素贞却在成仙与续缘之间作艰难的抉择。后来白素贞决定忘情,但在忘情前却又拖泥带水,要还许仙他一夜星空,实现他在半步多曾经的愿望,也许是星夜的浪漫又让白素贞陶醉于爱情,次日在面摊店忘了这是她决定的最后一面,于是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许仙的求婚,可不知怎么地,白素贞回去以后又义无反顾地“吃下”了忘情丹。这太反复了,窃以为此举不合一个千年向道求仙的善良蛇妖的行为,虽然彼时她初涉人世,可以不知道人间情为何物,但应该知道一诺千金的重要。当初她把小青压在西湖底之时说“莲花满湖之日,就是你小青出世之时”,观音要她践诺之后才肯予渡化。在面摊上看许仙那么郑重地求婚,又岂能随意儿戏,那么爽快就答应了?白素贞假装吃忘怀丹无非是想用她的冷淡使许仙死心,既如此,又何必答应求婚给许仙一丝希望呢。如果说白素贞是有意失信,凭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胸怀,要让许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实是耍欲擒先纵的手段,那么白素贞就可算是“情场高手”了。可能是现代的理想浪漫爱情倾向于希望女方来个反复无常吧,可以使言情剧来得更加丰富多采。

    白素贞的故意冷淡没有使许仙怯步,痴情不改,直到跳试情崖,许白的爱情终于又出现了转机。这试情崖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就座落在钱塘城北,首先由白素贞口中凭空说出,“拥有真情的人跳下去毫发无损”的特性是否真的成立很值得怀疑,因为在剧中看到的是,许仙跳下去没摔死不是因为他的真情,而是因为白素贞的搭救。此等末节不说也罢,在试情崖底白素贞答应了许仙三日后成亲,而真正莫名其妙的是白素贞居然又一次地爽约了。

    原因按剧中的发展是小青发现了白素贞其实是假吃忘情丹,一时气愤而离家出走,后上金山与法海搅斗,危急之时白素贞赶来相救,把法海打得落花流水,法海气急败坏,为了报复,就把白府门楣上的伞打落,摧毁白府宅院,向许仙谎报白府搬家走了。初看合情合理,但细看之下却大有问题。在剧中看来,镇江金山寺与钱塘实在是近在咫尺,十天只为了给师父买桂花酥可以来钱塘买,后来白素贞为救鲤鱼精的丈夫儿子与法海斗智斗力不斗法,十天也可以连夜请方丈来主持公道。所以法海能赶在许仙之前把白府毁了,为何就不能赶回来阻止法海破坏或赶跑法海后再把白府重新变回来。白素贞既然约了许仙,就不但要先把伞挂于门楣上,也应该先坐在家中静候郎君(否则伞在人空又有什么意思呢,真不明白当初白素贞为何要定下这个约定)。要救青妹也可以,但应该立刻飞回来的,如果她还念着许仙的话,就不应该慢腾腾地走回来,让许仙失望。总之,凭那时的法海之法力,他根本无力破坏许白之间的婚姻,无非是为了“剧情需要”——或者白素贞从金山下来,先去五湖四海找普渡大仙去了,这位管家不是突然不知不觉溜了吗,白素贞要先把他找回来主持婚礼……

    伞约之盟的破灭,连翘趁虚而入,许白之间的爱情注定坎坷多变,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之后,宝和堂终于粉墨登场。白素贞开设宝和堂是她开始为挽回争夺许仙而抛出的撒手锏,她对小青说只是为了帮助许仙完成他第一个心愿,无非是一如往常的借口。事实上,宝和堂也终于成功地力挽狂澜,扶爱情危楼之既倒(或似倒吧)。

    药铺取名“宝和堂”,就微露针锋相对的意思,宝和堂决意把许大夫从宝芝堂争取过来,但对连翘这个宝芝堂的学徒绝无兴趣吧。分析剧中几个着重描写的宝和堂救死扶伤的案例,可以发现几乎都是为爱情主题服务的。

    第一次,开业之初,白素贞暗助许仙救了聋公公、瞎婆婆和呆孙子。许仙上山采药,两个女人都关心地跟随着,一明一暗,再次表明了连翘越俎代疱以“许夫人”自居的事实。当晚,白素贞无意听到许仙梦中依然想念着自己,从而明白了许仙的心迹。当白素贞确证了许仙心里想的还是她之后,她与小青才现身面对许仙。于是,许仙在宝和堂与宝芝堂,在“天上的星星”与“枕边的油灯”之间来回应酬,疲于奔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重要客人造访宝和堂。

    第二次是法海为十天求医而来。法海一心想破坏他们的婚姻,却反而促成了他们的婚姻,也许这正是解铃还需系铃人的真谛吧,这里他的作用倒似乎比月老还大了。法海在宝和堂气急中向许仙说出他打落白府门楣伞的真相,回雷峰塔被斗败后又义愤地说出他当初在半步多使许仙回头中槌的真相,于是白素贞与许仙重新完全彼此信任对方,心中不再有介蒂,最终有情有终成眷属,顺理成章地成亲了。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大概是在十八集,剧集已经过半。

    宝和堂最赞的一次义举是他们成亲后,那场突然来临的天谴瘟疫。在与这场瘟疫的斗争中,我们看到了白素贞与许仙之间艰难但忠贞的爱情,就连解药六魔散也那么奇特,每位魔君会化成攻阵之人心中最重要的人的样子,白素贞看到的当然就是许仙了。当然这场天遣瘟疫所要,所能表达的意思很丰富,这里就不细谈了,但主要的应该是对爱情的考验。

    所以,央白的宝和堂是在许白爱情“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时矗立起来的,终于开辟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天地,它不但是济世活人的好药馆,更是谈情说爱的好场所。

    至于盗库银,则是宝和堂的副产品,宝和堂是为了完成许白之间的主线爱情,而盗库银则是为了完成小青与杜仲之间的一条支线爱情。杜仲在央白的爱情关系网中是一颗很活跃且一子多用的棋子,他在很早就出现了,开始他恋着连翘,还被许仙误会,上演了一幕幕的喜剧。后来,小青由于寂寞与好奇,也要尝尝人间爱情,就拿杜仲这位帅哥就地取材了。

    关于小青与杜仲的关系,这里不想多说,只想说说用盗库银来引出二者的爱情的方式。在传统的白蛇传中,是先盗库银后开保和堂,盗库银是为了筹集开保和堂的资金,央白却是先开宝和堂后盗库银。这有编剧的理由,因为她们总不能把小青的爱情写在白素贞之前吧,所以只好在许白成亲安定后,再补写一段盗库银的故事。那么仔细想来,倒要问上一问,央白她们开宝和堂的钱哪里来的,如果说原来的白府可以变出来,反正许仙不在,里面如何变幻万千也无所谓,但宝和堂置办药材却是用的真金实银,如果开宝和堂的银两是很轻易地“信手拈来”,那后来小青又何苦为药铺亏空而犯愁,进而想到盗库银呢?

    为了表现药铺的亏空,导演用了三个镜头,我倒觉得还精练。首先是小青在算帐,嚷嚷抱怨,接着就是白素贞给许仙送燕窝粥,再一个镜头就是小青在街上陪许仙给白素贞买发簪。白素贞与许仙新婚燕尔,眼中不太注意小青与帐房也是情有可原,不过这样似乎在说是由于他们的挥霍导致帐目亏空,促使小青去偷盗,这就不太妙了。

    库银在表现小青与杜仲爱情上多次运用,不止是在太尉府的相遇。比如白素贞为阻止小青,把她捆绑在树上,小青为了脱身,骗十天说是“银子树”,也是颇有意味的——只是不知十天何以能解开被白素贞施过法绳子,而十天又如何自行脱身的……

    在央白,从盗库银到结案时间跨度比较大,中间插入了许仙姐姐姐夫的到访与法海收伏鲤鱼精的情节,可能因为此,编导糊涂了,到后来夜审银子树结案时五百两银子竟变成五十两……

    (七阶子 2006-7-2)

    (原稿:2006-09-23;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682375427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