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再谈央视《白蛇传》创新之“端阳到结尾”

    原来写过两篇关于央白情节创新的评论文章,所以干脆再补一篇,把央白剧情简单窜点一遍。

    我们知道,央白是有意不按传统组织剧情的,颠覆传统颇多,只有最后几集是比较接近传统“原著”的,端阳现形,昆山盗草,水漫金山,断桥重逢,合钵镇塔等一系列白蛇传经典情节单元都被压缩在最后三四集。可见,央白对传统改写扩充基本上是增补“前传”的策略。

    端阳现形的片段,央白将之搬到半步多来演绎,关于这点,我在对“游湖借伞”的评判中就曾经连带指出,这样的“多此一举”不见得如何高明。名为避暑,编导其实可能是在避姐姐与姐夫,对姐姐姐夫可用则用,无用则弃,从端阳开始,就把姐姐姐夫一脚踢开,白素贞等绕了一大圈子,重新回到钱塘,姐姐姐夫倒似乎反客为主了,在家等着接风洗尘呢。半步多的端阳对开始的半步多初逢照应与结合也不完善,许仙来到半步多,却仍然没有完全想起原来半步多初遇的情形,始终如梦如幻,即使到故事结束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使得前五六集与后面的主体故事只保持了点游丝般联系。

    盗草不精彩,打斗泛拙。事实上,央白的打斗场面很多,动不动就刀光剑影,法术纵横,但打得好的场景却稀罕得很,而盗草的打斗是属于比较拙劣,至少是偏下的一例。我觉得央白还有很多情节是与盗草相似的,也就是某些网友说的RPG游戏事件。像许仙必须求得铁树花果以救玉佛珠穿心的白素贞,白素贞等六勇士必须攻取六魔散以解钱塘之天遣瘟疫,许仙必须跪求百家陈炭以救冰凤凰穿心的白素贞,都与白素贞必须盗取灵芝草以救惊吓失魂的许仙是何等的相似!可惜的是,在铁树花、六魔散、百家炭与灵芝草之中,盗草是最不出彩的任务。我总是认为,创新必须建立在继承的基础上,像盗仙草这段大家耳熟能详的情节,央白反而没有着重渲染,也许编导觉得反正这个大家都知道,就把主攻火力集中到其他几个RPG任务上了。

    当然,昆山盗草有一个值得赞叹的细节是,南极仙翁开的那个玩笑,白素贞能毫不犹豫地用七滴眼泪来交换灵芝草,这很震撼。而且通过这一细节,把白素贞、小青与南极仙翁的性格都刻画得很好。可见,其实这个细节才是央白盗仙草的主体,如果前面的“佯攻”不好处理,还可以再简化,简而精,有主次,反而更好,就如电影《青蛇》对盗仙草处理,很艺术。

    白素贞上金山索夫,共先后四次,有点复杂。第一次主要是献灵芝草,跪求法海救许仙一命。这次重在一个“跪”字,主要以情动人,只是法海铁石无情,白素贞与小青无功而返。第二次白素贞与小青采取了个前后夹攻的策略,竟使得法海只有退守防备了,还搬兵仙鹤来助阵,打得比较热闹,但感觉头绪多乱。白素贞第三次攻山,由于法海升级了穹羽袈裟,法力大增,变防为攻,主动收妖了,所以两条蛇妖与和尚又进行了一场激战。激战的结果,法海的袈裟毒坏了十天的天眼,白素贞被许仙劝退下山。到第四次白素贞才抛出撒手锏,水漫金山。普渡大仙突然出来相助,但终于功败垂成,最后是小青赶回来把白素贞护下山。由于这么一来二这么复杂,水漫金山的气势无形中弱化了许多,我觉得水漫金山不够气魄,特技只能说差强人意。

    但整段水漫金山的一个出彩之处是穿插其中的许仙的戏,为了娘子的安全,许仙忍心叫娘子离开下山,特别是考虑到众僧侣的无辜生命,许仙还叫娘子停止作法,而且是在被封住五音的情况下用“心”交流的,这比较浪漫主义。这里还演出了许仙自端阳醒后的心理历程,特别是在心镜台前与法海的对抗,尤具震撼力,把心镜台都震碎了……许仙在整部央白中都非常突出,在这水漫金山的高潮中自是不同凡响。

    不过水漫金山另有几点不太顺理。一是没有明确指出水漫金山是否对百姓造成灾难,从央白看来,这场水斗倒似乎与前面两场的武斗差不多,只对金山寺有局部影响。若果如此,法海再收白素贞的理由就不是那么充分了。我是说,虽然法海一直都想收了白素贞,但在传统白蛇传中,是由于水漫金山对无辜百姓的灾害,给了法海收妖顺理成章的借口。如果央白不需要这个“借口”,反正都要收白素贞,那么这水漫金山的重要性与关键性就得下降了。二是白素贞水漫金山的失利,传统中是说触动胎气,因而不济,央白却说因为妖法催动胎儿快速成长。央白似乎在刻意回避与传统的相似,不知为何无缘无故抛出个“催胎”理论,我不想追究这个理论在神话范围是否成立,只想问一问这样改写比传统能有多大的进步性或先进性呢?

    断桥,我认为很好,虽然不是在杭州拍的,但我觉得比杭州现实现在的断桥更有古典味,远景望去,更有一种空灵感。但不合情理的一点也正出现这“空灵”上,若说西湖胜境,居然会没有一个游人?突出主体是重要的,但也应合乎情理。像前面收第二滴眼泪那晚——我不能确定那座桥是否也是断桥,应该不是吧——那就处理的很好,开始拥挤的人群,几个镜头一闪,最后剩下两个对立。然而断桥却一直没有闲杂人等,似乎断桥的存在就是为了许白的爱情。

    扯远了,这里只说断桥重逢吧。白素贞因为待产,所以坚持要到她与相公相遇的断桥去“等”许仙,而许仙是由南极仙翁带来的。许仙何以快速回到钱塘在断桥上重逢娘子,这是个比较严重的逻辑问题,可惜有些白蛇传版本忽略了,有些则牵强或不够浪漫,而央白这样处理相对来说很不错。其实从盗草开始,南极仙翁这老好人似乎一直如影随形,最后还小青为徒,这条短支链延伸得好!

    近来的白蛇传版本许仙都比较正面化,甚至崇高化了,所以断桥注定不能重复戏曲舞台上那断桥的经典,根据正常逻辑只能是另外一种演法了。不过央白的断桥处理得很好,对白很深情,尤其是许仙那句“也许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开始怀疑了……”,也许是许仙的书生式的说话艺术,也许是情本如此。

    对于央白的最后结局,向来为央白迷所称道,也有不少文章对此进行了剖析,我也无须再重叙了。如果央白的前面与中间都能如结局这样,那央白真就能成为一部成功的颠覆之作。扫塔的结局很凄美,许仙老少前后的两个镜头的对比何其强烈。但我仍然觉得,最后那行“七百年后……”的字幕纯属画蛇添足,一些对该行字幕的解析也不能令我信服。扫塔已经把央白的爱情悲剧推向极致,多增倒塔的希望反而限制了回味的余地。像电影《青蛇》才煞结的坚决,它宁可让白蛇死!而央白却仍有些悛缩,有些心疼,所以又来个倒塔。莫非为了与鲁迅先生《论雷峰塔的倒掉》的时间取得一致,但那又如何?

    (七阶子 2006-07-11)

    (原稿:2006-09-23;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682375915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