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我佛慈悲——答心外无物对所谓天道的挑战

    在很早的时候,有一位“心外无物”的网友写过一篇央白评论“天若有情天亦老(解读《白蛇传》和其他神话对所谓天道的挑战)”(见 http://post.baidu.com/f?kz=108977191),早就想对其中阐述的一些观点作自己的看法,苦无时间兼顾,今天重新翻到那帖子,不免再将思绪整理一下,写将出来。

    心外无物文章前部分大谈其他神话故事的文字我就不多说,只想谈谈央视《白蛇传》与“天道”的问题。心外无物文中的整体基调就是把央白的神佛们写得太龌龊了,直让人寒心而恐怖。

    观音指点给白素贞的成仙之途,难道真的只是刁难耍弄吗?“遇到许仙然后抛弃许仙”不是成仙的必要条件,成仙的充分条件是寻找到八滴眼泪。神仙的职责是维护三界秩序,给三界带来幸福,当你深刻理解了八滴眼泪所代表的人间至情至性,在成仙之后就更能理解人民疾苦,谁说八滴眼泪没有成仙的道理?虽然八滴眼泪中也包含“爱”,但白素贞下凡来的本来目的是体验凡尘,并不是要自身堕入凡尘,那么与凡人相爱,自然就违背了她的初衷了。至于当她体会到人间的美好时,宁愿做人不做仙,那是她自己的选择问题。一些劫数是神仙也无法避免的,何况人与妖,所以白素贞遇上许仙又怎能说是老天安排来刁难她的?

    人妖相恋是否正确,这不能用感情来判断。从理智上来分析,天庭规定人妖不能相恋成婚是有道理的,不能许白爱情的凄美就否定天规的合法性。人与妖本是不同的种属,就生命的长短来说也是天渊之别,而且修道之士与饮食男女的很多观点也是不同的,在诸多差异的情况下,要达到夫妻阴阳调和,难道是件容易的事么?更重要的是,很多妖精都是用采阳之术来修炼法力,这多魔道中的众生百态就可以看出。在这种情况下,上天岂能不坐视不理,怎能容忍人妖之恋。像白素贞这样的妖精,在魔道能有多大的比例?上天如果仅因为出现一个白素贞就把相关天条改动为类似“人妖不能相恋,但善良的妖精除外”的话,那朝令夕改,岂不儿戏?如果都来冒充“善良的妖精”,岂不也大乱了。

    说到底,白素贞也不过一普通的妖精,何能得上天的特别惠顾,所以当她与许仙相亲时,遭受天遣也是无可奈何的。如果上天的做法只是错的,变成简单的黑白分明,那白素贞的爱情也不能那么震撼了。曾经我也对钱塘县的天遣瘟疫不理解,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太不可理喻了,心外无物也借此揭露上天的“丑恶嘴脸”。不过再想想,天降异象,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本是很平常的,像真龙天子出现,会有什么河图出书,凤凰鸣于山之类,古代的人们对瘟疫的产生也不能作科学的解释,也就归之为对天不敬,遭受天遣。所以可以把散播瘟疫看作是御用的一种刑罚而已(好像还有专门掌管瘟疫的神呢),如果说央白的天遣瘟疫有什么不对的话,说央白的无端瘟疫对天道的大大讽刺外,那么窦娥冤才真叫冤,你要血溅白练尽管溅好了,还来什么六月飞雪,亢旱三年呢,把她的老家全县也变成像落水镇那般荒涼,申冤变成造孽,那么《窦娥冤》对所谓“天道”就挑战得更讽刺了。央白出现的天遣也还不只这一处呢,像成亲当晚,后院起火,生子前飞蝗满天、河流泣血,都是上天对白素贞的警告而已。

    关于白素贞向观音求六魔散,心外无物更是把观音写得不堪了,什么时候观音也变得那么假仁假义了,就边吴承恩的《西游记》,对如来也讽刺了一番,却没对大慈大悲的观音怎么不敬。钱塘的瘟疫既是天遣,观音也不能横加阻拦,后来传授了秘方,正如连翘说的,观音是“不忍因白素贞一人之故使全县百姓遭殃”。还有最后的法海,要收白素贞,因为法海收妖也是有道理的,观音也不便强加阻拦,所以要白素贞到自己的南海来暂避。观音能够在法理之外考虑人情,这是真慈悲。虽然央白的观音扮演得不敢恭维,但观音还是观音,不是如心外无物所说的那么讨厌。

    还要说说法海。也许在传统白蛇传里的法海是正义佛法的代表,但央白的法海根本没资格代表佛。佛门宽广,法精深,有那么个别佛门子弟不能领悟佛学精华,甚至心术不正,也不能完全怪如来的错啊。央白的法海一心想成佛,说明他根本就没成佛,更不能代表佛,他的错,不是佛的错。金山寺的老住持虽无法力,但他对佛的理解,却远在法海之上。

    法海的悲哀,是一直在成佛与成魔之间挣扎。其实法海良心未泯,为了给徒弟治病,他能当掉袈裟禅杖,换去金钵,因此佛祖赐他天罗金钵,助他修行上乘佛法。钱塘天遣瘟疫之前,法海也曾严厉警告过白素贞,但当瘟疫降临之后,他也能暂屏旧怨,一起取击六魔散,也因此,法海练成了穹宇袈裟。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果,这在身为佛门弟子的法海身上更得充分体现。在半步多错收人子,便遭惩罚,失去双目。佛祖赏罚分明,法海有钻研佛法的潜力,佛祖也想栽培他,可惜法海虽然自半步多回来经常反省,却始终放不下白素贞,终于成魔了。于此金佛滴泪,可怜苍生,也可怜法海。

    因果不爽,魔自心生。心外无物却说法海成魔是由如来与观音的授意与手段机谋,借此收伏白素贞。心外无物的文笔很好,只是这种思想实在恶毒,令人不寒而悚。在无神论的科学时代,我们都知道世上本无神也无佛,古代创造神,是用来崇拜与寄托理想的,我们既然创造了神,又何必去抵毁神呢?

    如来说,我就是佛,可是有几人明白呢?

    (七阶子 22006-08-11)

    (原稿:2006-09-23;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682375643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