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看完央白疑问点滴(央白情节bug大挑剔)

    五一恰有时间看由刘涛、潘粤明主演的央视《白蛇传》(以下简称央白)——莫非这也是央白为提高收视率而选择的天时。由于我对白蛇传这个传说莫名的情有独钟,所以先不管它演得如何,我还是要看看的。从早上6点多到凌晨4点钟,我居然一气呵成看完整30 集。与以往几个电视剧相比,感觉只是与新加坡的《青蛇与白蛇》在同一个档次,开始我以为央白比《青蛇与白蛇》要差点,看到后来才发现央白却要高那么一点——而《新白娘子传奇》,刘涛自己也说过,她可以给赵雅芝打100分,自己最多85分。

    粗看一遍,不想下太多的妄语,仅罗列提出一些疑惑讨论一下。

    1.观音为什么要变化为一个卖水大娘啊,她把她的水夸得那么好,却并不是要通过把水卖给白素贞助其成仙。真正能助白素贞成仙的是仙丹仙剑,那么前面的卖水夸水就没有着落了。更糟的是白素贞居然说“成仙,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啊,我已经等了七百年了。”她这是在人间,如果对方是凡人的话,说“七百年”岂不要把人吓坏吗?

    2.许仙一直没有还大胡子的八两银子。许仙说到宝芝堂领了第一个月的月钱就还,所以还是肯定还了,只是没有演出来。然而既然前面大胡子不知嚷了多少遍,我认为就该把还钱的过程实演了出来才有呼应。

    3.第4集许仙误抄观音心经使白素贞受伤,许仙为救白素贞去求老酒仙与铁树仙人,铁树仙人是因为许仙说的话(“他不是我的女人”“白素贞,千年蛇妖,一个千年蛇妖”“在我见他第一面时就知道了……”)让他动情了,所以开花。但老酒仙呢,却没有交待他为什么要“交出保命长寿的铁树仙果”的理由,这样的好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就给的。

    4.老人参精在半步多死了没有?在出魔道大门时,老人参精为感青白二人的求助,奋不顾身把法海拉下轿来,感觉就是要同归于尽,而且边老人参精的一双筷子也被法海夺走,明显感到是被收了。但后来又冒出个老人参精来,还有一个孙子小人参精呢。真不解前后是不是同一个老人参精。

    5.那双筷子神仙后来不知所踪。筷子原是老人参精,后被法海得了,又故意让许仙捡了去成就“一仆二主”的阴谋……再后来完成任务了被编剧不知扔到哪里去了,再也没见法海或许仙用那双筷子。

    6.白素贞与小青后来离开半步多前与九尾狐狸怒目而视,但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九尾狐狸,后来白素贞与许仙去半步多避端阳也再没有前次去半步多所遇的妖魔有什么联系。所以这段“怒目而视”的情节大可不必晾出来。

    7.剧中无关紧要的神仙太多了,时不时就冒出个来。扮得最难看的却是观音。最不可思议的是普渡大仙,他怎么做起白府的管家来了,在人间看来,他简直就像白素贞的先父手下的忠实的管家,所以对白素贞既称仆,又有点长辈的慈爱关怀。这样的一个管家当然好,但由鼎鼎大名的普渡大仙来担当,白素贞何德何能,如何受得起。若说奉观音授令,也最多把她们从半步多送到人间,哪还有在人间做主做仆的道理,不通。而且这个管家也不太安分,中间有几集我一直没找到他,不知跑哪去了。

    8.月老与卦婆婆在剧中的作用差不多,甚至都不要也无妨。月老有段比较可恨的是他竟在连翘的请求下把连翘与许仙的红丝抽出来捻在一起,做成油灯——这不算擅自插手人间事么。

    9.在许仙跳试情崖时,白素贞是先收了卦婆婆的眼泪呢,还是先救了许仙。在收泪时她说“这是我要找的眼泪,竟然是因为有个男子为我死了”按说跳崖后几秒钟的时间就要摔死了,所以白素贞应该立即飞下去救许仙才对。但是,难道白素贞在崖底与许仙说了通情话,还订下三天之约后,又故意来到崖顶掩人耳目地装着吊慰伤感一番么?如此应该是白素贞先收了卦婆婆的眼泪而美决定飞下去许仙了,但她与卦婆婆说了好会话,之前又看那两半玉佩,这么会工夫,只怕许仙已摔到崖底了……

    10.许仙那块送给白素贞定情的玉佩也在试情崖顶被白素贞拾后就再没有出现了,后来他们成亲,怎么能不把曾经摔成两半的定情玉佩拿出来合在一起看看呢……

    11.三天之约本来是不会错过的。虽然定下三天之约后,她们去金山寺闹了一场。但白素贞如果还记着这三天之约的话,就没有爽约的可能。她们是蛇妖啊,飞行千里,即刻就到,怎么可能比许仙迟到呢。他们应该在许仙来到之前就回到白府静候情郎,那样法海要破坏也无机可乘,要知道那时,他还远不是白素贞的对手。但观众看到的是白素贞姐妹在小路上说说笑笑,姗姗来迟,回到白府一看,白府已被法海破坏,花容尽失——这岂只怪法海,说到底该怪编剧,要给他们弄出点误会来,好让连翘能趁虚而入……

    12.最后连那辛辛苦苦找来的眼泪以及那个装眼泪的葫芦也下落不明。本来白素贞要把眼泪给小青让她成仙的,但小青拒绝了。但眼泪葫芦哪去了?莫非白素贞一起带入雷峰塔了?还是遗落在家给姐姐姐夫了,还是折回来时忘在了普渡舟上了……我倒觉得白素贞自己从试情崖飞入雷峰塔时不是要飞过西湖吗,不如随手掷下西湖干脆。或者,白素贞在入塔流下了第八滴泪,让许仙收了。可以先把葫芦交给许仙嘛,让他收齐装满八滴眼泪后代为扔到西湖去,或者挖个坑小心埋了,或者干脆揣在怀里藏起来得了……

    13.最后一行字幕“七百年后,雷峰塔轰然倒塌……”似乎画蛇添足。雷峰塔倒了,但许仙安在哉?白素贞出来是做人,做妖,还是做仙……要问的问题反而多起来。不如就让许仙扫塔终老为结局,已然够了就让“雷峰塔永镇白娘子”又如何,况且没有那行字幕也未必就是“永镇”的意思。

    14.十天的真实年龄的多少。很怀疑他还只是一两周岁的婴儿!因为法海很变态地给他喝什么神药,十天之内就长成那样了,以后再没长了,阴谋就是要利用十天的天眼。而很顺理成章的想法是因为法海在半步多天雷坏了天眼致瞎,所以领养了十天作为自己的眼睛。从半步多到全剧结束的时间跨度也就一年多吧,所以十天也就周岁婴儿左右,这太逗了。若说法海在十多年前就收养了十天,那么在半步多收妖干嘛不带上这个好徒弟,难不成法海有先见之明,算到自己将来会瞎眼,所以先养了双眼睛作为备份?

    15.金山寺到底是谁当家?开始好像有个老住持,还因为法海引来青白二妖闹寺,而把法海师徒扫地出门。但后来水漫金山,法海又俨然一寺之长,全寺和尚称他为师父。我还以为是法海杀了老住持篡位,不想水漫金山后众和尚逃得干干净净,老住持又跑出来扫地……

    16.其实我觉得把法海赶出金山寺是央白故事构思的难得的一妙笔。这样使法海寄居雷峰塔下,把主要人物与主要情节都集中到西湖周围,钱塘县。因此去半步多过端午就显得莫名其妙了,到那里还不一样要喝雄黄酒。所以就在家里现形还不一样,现个形还要安排到那么远的地方,累不累啊。

    17.同样,水漫金山也觉得不那么自然了。法海早把他的斩妖除魔根据地从金山寺转移到雷峰塔,而编剧为了实现水漫金山的壮举,又毫无征兆地转移回到金山寺——倒不如来个水淹雷峰塔?反正编剧的想象力蛮丰富,可以再果敢些,拿得起放得下,增了那么多,也可以删去一些,这样可能还更像她的白蛇传。

    18.大胡子的方向感似乎很差。他说四海为家,做玩生意就走(还说一直往西走呢)但走来走去他似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钱塘县,冷不防又冒将出来。

    19.那游方道士(不知叫王道陵还是魏飞霞)的醒世棍法也够荒谬的。他既然查过白素贞的底,显然也查过连翘的底,那他就应该知道一位小姑娘与一个美女蛇的实力差距有多大?他是要报仇的,怎么能把这样的报仇大业寄托在连翘这样渺茫的希望上。你看连翘学成醒世棍法去向白素贞挑战,白素贞连一点虚惊都没吓着。(或者那道士应该教连翘去偷袭,或许能打着白素贞一棍吧)这醒世棍法在剧中的作用显然不是为了白素贞,而是打醒连翘想起她爹,但借助于道士复仇显然太无说服力了。

    20.不明白佛祖为何屡屡眷顾法海,不断给法海更新法器,升级金钵的版本,该剧不是对法海无情的讽刺与否定的吗?佛祖怎就那么糊涂,不断给他机遇,倒好像把他锻炼成屡败屡战,但始终不屈不挠最终战胜妖魔的正义英雄。

    21.我不知道白素贞是太强悍了还是太娇弱了。刘涛的白素贞,千年的白蛇精,太历害了,从开始到后来一次次把法海打落花流水,还有在剑冢求剑昆仑山盗草,与她交手神仙都奈何她不得,我看过不少白蛇传版本,还真没看过把白蛇传写得如此勇敢的。甚至我还发生错觉,在最后白素贞何以要怕法海。在金山寺索夫时白素贞怀着身孕还能打败法海,以致法海只有用佛光护体,只求自保。白素贞第一次败在法海手下是在第二天的水漫金山,因为胎气大动,挨了法海一禅杖。于是我就不明白了,白素贞打败法海无数次,法海那时也就打败她一次,她何以就怕了,绝望了,认为自己迟早要被法海收了。还有啊,剧中有几次故意让白素贞身处危难或身受重伤,而让许仙来救她。第一次是许仙的眼泪消解了魔道圣君的兵刃,第二次是因误抄观音心经使白素贞玉佛珠穿心,许仙为之求药,第三次是白素贞被连翘引来的冰凤凰穿心,许仙为之求百家炭。虽然每一次受伤或打败法海都没什么意外,也没什么好苛求的,但整体来看却有点娇情,怪怪的。

    22.剧中有好些搞笑我觉得不太高明。比如许仙与八两在魔道白素贞的洞府上,吃饭那幕,看许仙那“色迷迷”的样子,导演显然煞费苦心,极具误导性。后来原来是许仙要纠正白素贞使筷子的方法,并对筷子大发议论——其实许仙只是药铺的伙计,不该是书生形象,才子佳人的故事不太滥了些么。

    23.出了半步多后,在如花似玉开的黑店里,演得那么搞笑。其最终目的,不过是创造特定环境,让许仙给连翘来个初吻。但这些人的夸张与荒诞却与整剧的风格不谐调。还有像那个连翘和八两功夫那么好,为什么还会被黑店的那种小混混抓住?

    24.还有一个令人撞墙的误会是杜仲与白素贞之间的。小青被法海打伤,被捕快杜仲救至宝和堂,与白素贞礼仪性地交接几句,白素贞说过“不知如何报答”的话,在临走时杜仲居然而露羞涩地对白素贞说“姑娘刚才好像说,不知如何报答于我……”,当场把白素贞愣在那。后来的镜头则是许仙发现白素贞在陪杜仲选玉。不要说许仙见了,谁看第一遍,都会认为那小子是在侍功追白素贞。事实的真相是杜仲要给母亲买块玉过生日,想请白素贞帮他选玉。更绝的是后来白素贞在万香楼请许仙连翘与杜仲当面解释时,连翘认出杜仲是表哥。我第一感觉是巧了,他们居然有血亲关系,杜仲对连翘的相思又白搭了。但数秒后立即想到在古代表亲可以婚配,反而有利于他。但这样的误会实在有些牵强。杜仲作为捕快,岂不知礼,白素贞是卖药的,还是卖玉的,杜仲如何去请她一个姑娘家帮忙。杜仲应该去请教朋友如小三子,或者有经验老大娘,问她喜欢儿子给她买什么玉。再说白素贞初到人间,连后来给姐姐许娇容敬茶都不会,还能指点杜仲给老娘买玉,岂不荒谬。可能编剧认为三角恋爱还不过瘾,偏要再生硬而牵强地制造误会把多角恋爱进行到底……

    25.在半步多小青盗龙王的令牌行雨,后来龙王及其夫人再没提及,也没说小青还令牌了没有。令牌失了,非同一般,龙王不可能没有巨大反应的,这样的情节不能忽略任其悬着。

    26.盗库银前后的银两数目相差一个数量级。小青原不是说先偷500两吗?但后来夜审树妖,却只有50两了,还说全部归案,那县令高高兴兴销案了。还有后来小青向白素贞认错,白素贞还说“你一盗库银,是为贴补家用,再盗库银,是你我二人同往……”我就奇怪了,好像只有小青盗过库银,白素贞没有,而且根据她们的性格特点,白素贞盗库银也不合适。

    27.十天如何自动松绑。白素贞为阻止小青与老实人的婚姻,把小青绑在树上,小青用银子树骗十天给她松绑。但十天后来又是谁救他的呢。而且白素贞绑住小青,小青不能自己挣脱,可见白素贞施了法。那时候,白素贞的法力比法海高得多,就算十天想救小青,也未必救得了吧。

    28.最后总结一下,央白的题目取得也有点小问题——《白蛇传》,编剧既然构思这么一个新颖奇巧的故事,何不再费些思量斟酌,拟个更新鲜、门当户对的题目,“白蛇传”三个字实在有些老土古旧了些……

    虽然我也觉得央白有它的成功之处,但仔细分析起来,确实有很多情节荒诞不经,荒诞不荒诞与神话不神话是没有关系的。央白的情节,总是出乎意料,却也不在情理之中,尤其从整个情节故事来看,与“白蛇传”的标题不太相称,如果不题名白蛇传,而把它当作另一个神话爱情故事来看,则算还不错的……

    疑问增补:

    忘情丹的谬误。其实法海拥有这个的药是不可理喻的,法海应该有的只是各种收妖的法器,像什么能使人绝情的忘情丹或能使人生情的(如某些白蛇传中所言吕洞宾的汤团)都不是法海感兴趣的东西。法海是个和尚啊,和尚拿着绝情催情的药,简直就像许仙背把剑到处乱乱一样滑稽。还有,如果法海有这样的忘怀丹,他自己为什么不吃,他不是很害怕爱上白素贞么(所以要杀白素贞),吃下去,忘了对白素贞的爱,这样就有助于他修行。还有啊,最后忘怀丹也不知去向,小青发现白素贞其实并没有吃,但后来编剧又不知把这枚忘怀丹遗忘到哪儿了。我认为一个好故事,任何一个人物或物件,都应该交待清楚他、她、它的来胧去脉,直接交待或间接暗示……总之不能悬着

    假吃忘怀丹前的荒唐举动。白素贞带许仙梦游星月宫,据她说是在忘记许仙前满足他一个愿望。谁知次日晨许仙追到面摊上,白素贞竟然没作很大的犹豫就答应了许仙的求婚,还接受了玉佩表记。然而白素贞回家后还是“吃”下了那颗忘怀丹,这,这不是耍许仙么。难道编剧故意要使得一波三折么,但如此毫无理由的摇摆不定是不可取的。我相信白素贞那时心很乱,但不能把戏演乱了,更不能把观众看乱了。

    二伞合一。舟遇不是如传统的借伞,而是“换伞”,许仙借白素贞一伞,白素贞借许仙一伞,礼尚往来。但到后来,后来……就一直只出现一把伞,也不知是哪把伞,最后破得只剩下伞骨的伞,到底是当初许仙借给白素贞的伞呢,还是白素贞借给许仙的伞,总不会是他们另外买的一把伞吧。这把如此重要,却留下这么大的空子,这就是有意回避传说的代价——不过也许是白素贞施法把两把融在一起了,呵呵。

    (2006年5月2日)

    (原稿:2006-09-23;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68238113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