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青白之水落·石出——谈谈《青蛇与白蛇》的开头

    一个电视剧的开头几集往往很重要,因为它很可能将决定整个剧的基调,以及能否吸引观众的问题。我觉得央视《白蛇传》的开头就不怎么好,前面六集一个莫名其妙的“半步多”,与后面的剧情有相当的脱节,入题缓慢。从这点上讲,《青蛇与白蛇》的开头几集就算演得不错了,直奔主题,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并且与后面的照应与很好。

    青白的开头一个显著的特点是“误认”,误打误撞,阴差阳错。这是编剧有意故设迷障,却也反映出编剧“编”故事的功力,很有些惊诧莫名,第一次看青白时完全猜不透他将把故事导向何处。

    “我是来令你得到幸福的”,白蛇幻化为美女,第一句台词如是说。白蛇娇俏可爱,但这句台词很雷人,很容易想入非非,太直接了——不过其实青白的台词一向这么“雷人”,总是那么地玩世不恭。然而这句话是认真的。白蛇飞天大业受阻,还有前世孽债未偿,所以要来凡间“还债”,她是很纯洁地想让对方幸福而已。根据该剧的设定,白蛇的前世是“美女西施”——南极仙翁爆出这个料时也还故意地顿一顿,那编剧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连西施、夫差都扯出来了。

    显然夫差的转世应该是许仙了,只是白蛇还债成仙心切,只看了仙翁锦囊的前两句“西子湖畔,水落石出”,就断章取义,自作聪明,在西湖边看到有姓石的男子下水救人,就以为是那“石公子”。完全没看到锦囊里还有两句,“姓许名仙,吴王是也”。这玩笑可就开大了,但是转而一想,这个看似不高明的笑话与误会却是符合人物性格的。如果误认了别人,那也罢了,偏偏那石公子竟然就是后来的法海——当时仍是俗家弟子,名石君宝,奉师命下山化缘的便是。然而,编剧安排白蛇与法海这个渊源是有深意的,看完整个青白,就能感觉到它把白蛇与法海的纠葛演绎得很精妙,那是其他所有白蛇传的改编故事都未能发掘的精义。

    西湖边那段故事是全剧的第三个场景,前面第一个场景是白蛇幻化,第二场景是白蛇打开锦囊。“开锦囊”这幕值得一说,因为它首次用到了青白的一个很有趣的艺术手法。每当青白有妖法或仙法“作祟”时,所有凡人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呆若木鸡。这不但增加了剧中惊悚与滑稽的效果,更是导演的取巧。试想若在大庭广众之下、凡间闹市之中有超自然力的斗法,人们该是一种怎样的惊惶失措,导演若想真实地拍出那种种混乱的场面,定然不易——然而现在,导演只需把大家定住,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太绝了。

    西湖边那段故事有另外三个主要角色将粉墨登场了。首先是法海(石君宝)小帅哥坐在船上,荡漾着笑意;可能是他见杭州城在望,即将登岸,据闻杭州繁华,想必有不少大财主,能募得善款。但杭州毕竟不是天堂,也有那失意之人,就像那嗜财如命败尽家财的许仙,正失魂落魄晃荡着靠近西湖岸边,蹭去鞋子——且不管他是否想跳湖自杀,还是真只是想坐下来洗洗脚,随后他那忠心耿耿的家仆陆大雄出现,好心帮坏忙,拦阻无效,反连同许仙一道被撞下湖去了。石君宝是佛门弟子,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只是那许仙也未免太无赖了,或者按他自己的狡辩是“心情不好”,非但埋怨陆大雄,还不懂谢石君宝的救命恩,还要打他多管闲事,当然了是自取其辱,反被石君宝教训了一顿 。这个出场,三人的性格形象勾画得很好,许仙那德性与石君宝相比起来果真是有天渊之别,难怪白蛇会先对石君宝产生好感呢,想来要帮石君宝让他得到幸福会容易些,也很愿意济助,那就认定他啰。

    既然引出了人物,就须要来个“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看那倒霉的许仙回到家,正遇上“王老爷”来收押房产,那是许仙赌输掉的——所以我怀疑前面许仙是真的想跳湖自杀呢,因为老房子都输掉了,自觉无颜面存活于世,只是他嘴硬,不承认陆大雄说他“寻死”;而且死里逃生的人,往往很难再寻死,再又忙于与陆大雄斗嘴,竟还忘了原来自杀的原因,直到回到家,才终于要面对现实,房子要被没收了。许仙一时没了寻死的兴致,为了保老房子,只好孤独一掷,去百花楼拜访“一丈青”了——于是另一女主角青蛇闪亮出场了。此中青蛇有名曰张青,果然妖媚异常,演员直把那媚演进骨子里去了,然后从骨子里透出来,只要秋波一转啊,男人们的骨子都酥了。在百花楼许仙与张青的周旋,也更进一步的表现了许仙的本色。如果张青不是妖,而只是普通的妓女,那肯定是要被许仙给骗惨了(这也表明许仙虽然好赌,却不好色);然而许仙的不幸就是偏偏遇到的是蛇妖,于是反被张青被骗入裘王府,戏耍一番后,与一只乌龟调换了魂魄——编剧又与许仙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而此后白蛇叫他“龟孙子”就有典故了。

    在青白的原剧情中,后面还保留了青蛇羡慕白蛇与许仙恩爱而勾引许仙的传统情节,因而这开头许仙夜访百花楼可能就为后文作铺垫。但电视剧的修改中已经删去了那情节,这段戏又还有多少意义呢?我想还是有用的紧,因为那边白蛇与石君宝正纠缠着,也不能让这边的许仙与青蛇冷场了,这就能达到某种平衡;而且许仙变乌龟也是与后文情节紧扣的。

    与青蛇相比起来,白蛇初涉人世,显得很有些天真,以为还债是那么简单的么。她见石君宝化缘受阻,就直接上前搭讪了;在路边拦住石君宝那幕,让我想起来了七仙女拦董永。白蛇絮絮叨叨向石君宝叙说前尘往事,(编剧借此交待了前世今生的因缘),石君宝只爱理不理地听着,最后直斥她“荒唐”,还认为她是不正经的“卖疯女”——其实石君宝所言之传闻非假,可能就是青蛇的恶迹呢。白蛇也是没耐心的,火了,就现出本相,吓晕了石君宝。于是石君宝一见白蛇就“晕倒”,白蛇觉得不便行事(这个实验也教训了她在凡间是不能随便现形的),就作法让他忘记了这些事——这个“失忆法”白蛇只用过两次,另一次就是让许仙忘了在裘王府遇妖的记忆。在青白原来的剧情中,似乎仙翁还叫她在凡间还债不能用法术,如果全然不用法术,故事真的很难好看。但白蛇肯定也意识到了不能随便乱用法术,否则三天两头让人忘记过去,真混乱,故事也没法推进了。

    于是白蛇也学该了,另设了个局,千方百计把一箱银子送给了石君宝。白素贞也就装弱女遇袭,让石君宝来个英雄救美,她谎称父亲是金盆洗手的绿林大盗,所以要把遗留的一箱银子施于金山寺以赎其非。白素贞一直也有点顽皮嬉戏的,不过最后与石君宝说的话却是认真的,值得注意;她说他仙风道骨,要珍惜此天赋做个有道高僧,造福人群。白蛇就此认为了了心愿,可以回天当神仙了。不过当她正想回杭州时有个小插曲,发现了青蛇的行迹,妖气冲天,于是干了一架,当然青蛇逃掉了,这还得感谢那个当了“乌龟”的许仙缠住了白蛇。白蛇求仙心切,当下也没再追赶青蛇,就回南极仙翁处复命去了;这才发现认错主了,刚才那个错过的乌龟才是夫差转世。当下气闷,也顾不得那石君宝有难无难了,只想再找回那“龟孙子”。

    而那青蛇没来由地被白蛇欺侮了,哪肯善罢甘休,查得白蛇与石君宝的送银关系,也便以为有隙可乘,先把石君宝害了,遮几可解解恨。于是抢劫官银,与石君宝那箱调包——四十集版的《青蛇与白蛇》的第一集大约到此就结束。总得说来,编剧虚张声势,声东击西,来个交叉错位,便把白蛇、青蛇、许仙、法海这四位主角拧在一起了,一切的情仇爱恨也就开始了。

    虽然这开头的故事初看起来有点混乱,但主要人物的出场安排错落有致,胡闹中也自有章法。其实非但这些主要人物,其他一些较次要的人物出场也是设计得不错的,本文的末尾也略加谈谈。

    比如那个小葫芦,很机灵可爱的一个小妖,是青蛇败于白蛇后想查白蛇底细时牵出来的。这个角色的“重用率”极高,开始是为青蛇卖命的,到中间白蛇收伏青蛇后,他就跟白蛇了,最后又归顺于法海,叫法海为“主人”了。

    许仙的姐夫,李甫,是在抓石君宝时开始出现的。他在全剧的戏份并不多,但也刻画得很形象,总之就是个势利小人。李甫第一次在暗牢里拷打逼供石君宝时,我记得有句话很吃惊,说库银不多不少,“正好一万两”,那编剧也太会夸张了,不把钱当作,随口就说一万两。身为杭州太守的白世昌这时也造时出现了。第二次在暗牢里,白世昌为讨好张青,命李甫放了石君宝,从此李甫就淡出了。当时李甫很不解地与白世昌争执了好一会,最终当然是得听上司命令了,但李甫也开始多留了个心眼,所以后来许仙巡按回来时他就很快“另投明主”并揭了白世昌的老底。李甫在前几集还有另一场戏,就是陆大雄带调了魂的许仙来向李甫借钱看病。当李甫从外面回来时(大概正是办了石君宝的案子后回来的),陆大雄有句话很值得玩味,他说“大姑爷,我不知道你真的不在,我以为他们又在骗我。”敢情那是他以前多次来向李甫求助时得到的经验臆测。这儿还揭示了许仙变坏败尽家当的真正原因,乃李甫别有心机地把许仙带坏以谋夺许家家产。

    其实李甫的“伏线”还不算太长,伏得长的要算陆大雄那老婆名小鱼儿的,一个似乎更微不足道的角色。早在“水落石出”那场戏中,许仙就曾不耐烦地叫陆大雄回到他老婆那儿去;接着许仙夜访百花楼那场,陆大雄以为许仙牺牲了色相,便信誓旦旦地说会为他保密,就连他老婆小鱼儿都不会告诉她——这就连其“芳名”都爆出了,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名。小鱼儿第一次亮相是白素贞取得许仙魂魄时找上门(王老爷已经没收了许家老房子,所以陆大雄把许仙带回自家了),可结果见面不如闻名,一听白素贞找许仙就骂声“死了”(其时陆大雄带许仙去求助于李甫,如上所述),便甩门又缩回去了。等许仙回魂后,陆夫人终于忍无可忍,把许仙连同老公一起赶出了家门,十足的悍妇模样,此后便销声匿迹没再正面出现过,直到二十年后才“梅开二度”,却劣迹依旧——那陆大雄娶得如此极品老婆,也真是无语了。另一点忍不住要说的是“小鱼儿”这名字,我的第一联想便是古龙的武侠小说《绝代双骄》那个小鱼儿,青白的编剧的起名也真太那个了,后面还有更雷人的“清虚道长”与“天山童姥”呢,暴汗,瀑布汗……其实,据说女主角青蛇的姓名,张青,也是编剧偷懒了,因为演员姓员(张玉燕),便不假思索的叫张青了。

    说回白世昌,他与刘金娘两夫妇可也都是“极品”。白世昌先在暗牢里审石君宝时亮过一次相,那时便笑容可掬;第二次出现是在古董店,被张青勾去了魂。看张青,能知道什么才叫“媚”,而看这白世昌,才知道什么叫“色迷迷”;而且这“媚”与“色”是比较“艺术”的,全不像所谓情色电影中可能引起生理反应的,它给观众带来的就只是愉悦,赏心悦目。刘金娘“出道”稍晚,大约那时的夫人小姐平时都不大出门,所以很难插上戏。直到白素贞(白蛇)假装被赌坊老板误为“许少奶奶”抢走,许仙十万火急跑到太守府报道求救时,太守夫人刘金娘及其女儿(真)白素贞才有机会露面——顺便也捎带出小桃这个配角,她在后面基本是个牺牲品的作用,按说她应是太守府的大丫头,只是看她的服装真有点寒碜,甚至还不如一些偶尔露镜的龙套丫环的服装来得鲜艳,莫非刘金娘待她太苛刻刻薄了?——话说陆大雄家的那只母老虎比起太守府的这只来,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刘金娘二话不说,把许仙打出府外。可能正因为许仙有此教训,所以当白素贞(白蛇)第一次离开许仙时,他才一时想不到去太守府打探消息,直到州试的偶然发现。

    白世昌一家,可谓青白的另一亮点,因为编剧只写这一家子,便与白蛇青蛇许仙法海这四号男女主角产生了多少错综复杂却又紧密相关的联系,由此也可见编剧编故事的功力。总之,其实,凡是青白中有名有姓的人物,无不被演绎得活灵活现,典型人物的典型性格。而且,基本都能在开头的前几集有条不紊地涌现而出——当然,黑风除外,这号人物倒有点像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峰回路转,陪白蛇杀回杭州,令许仙措手不及。另一些鞭长莫及、难以在开头安插伏笔的是后面“宫廷戏”的皇帝、太师及皇帝母亲。不过萧太师早有台词带过,比如白素贞(白蛇)撒谎说她逃婚就是她爹要将其嫁与萧太师的儿子,另外白世昌与刘金娘二人也多次提到萧太师这大靠山……只是,等到萧太师真正出现时,恐怕观众早已把这些隐约的台词忘却了吧。

    漫无边际,扯谈得的太细了,就此收笔。

    (原稿:2009-03-26;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22611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