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青白之探宝·顽木——谈谈青蛇勾引法海

    青白既题名《青蛇与白蛇》,似乎青蛇才是第一女主角,他与法海的情仇爱恨贯穿全剧始终。《青蛇与白蛇》活像电影《青蛇》的“扩充版”,几乎完全“盗用”了《青蛇》的配乐;《青蛇》中小青与法海的勾引只是惊鸿一瞥、蜻蜓点水,但在青白中却得到了极大丰富的渲染,一蛇一佛的纠缠给人以诸多的启示。本文便来回顾一下青蛇张青如何费尽心思勾引佛门弟子石君宝的故事(广告插语:专职表演人士示范,小女娃娃切莫模仿学习)。

    人说张曼玉的青蛇极尽妖娆,笔者却认为青白的张玉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说央白的陈紫涵也是虔诚地向张曼玉姐姐学习的,可惜学不到家,只得其形,未得其神;少穿几点衣服,虽致性感,却未及妖媚。因而,央白青蛇的妖媚之术只有下流,青白青蛇的妖媚之术才堪称上流与一流。当然了,青白的青蛇是个坏人,绝对的反面教材,最终只有以悲剧收场;我说她演得好,却非值得学习的榜样。

    初试风情

    青蛇,以杭州地郊几百年的著名鬼屋裘王府为根据地,化名张青,栖身百花楼,“一丈青”艳名四播;青蛇便籍此勾引精壮青年,吸取他们的元阳以增加道行。见识了太多世间男子的好色本质,某一天青蛇居然异想天开,认真地爱上了一位世间男子,这就是金山寺无难禅师的俗家弟子石君宝,也就是后来的法海。青蛇会爱法海,也许是偶然,也更是她的不幸(报应?)。

    青蛇会对石君宝感兴趣,源于向白蛇的报复心理。白蛇以蛇仙自居,多管闲事地教训了一顿为恶的青蛇,青蛇当然也不是好惹的,就要想些歪门斜道来报复白蛇。当她打听到白蛇曾“千方百计地把一箱银子送给石君宝”,误以为白蛇对他颇有好感时,首先想到的是给白蛇添添乱子,于是打劫官银,与石君宝那箱调包,陷害他下狱受罪,把他当成了出气筒。岂知石君宝遇难,白蛇居然“撒手不管”,还继续来捣她的贼窝,一把火将裘王府烧光光耶。青蛇首期报复行动失败,完全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但她仍然贼心不死,只是这次她更谨慎了。青蛇分析了自己相对于白蛇的优势,就是“迷男人”啊;于是开始了迷惑石君宝的计划,要夺白蛇之所爱——看来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这腹,以为白蛇真爱上石君宝了。可能青蛇还误解了上次白蛇“撒手不管”是她还不知“情郎”遇害,如果将其“情郎”争取到自己这边来,那白蛇就不敢再对自己轻举妄动了,还要把白蛇气得“死去活来”。

    虽然青蛇打错了如意算盘,但令她喜出望外的是,当她救出石君宝,进行一番近距离的观摩后,发现他竟然一身道骨仙风,是个不可多得的“宝物”,于是又涌现出一个更“邪恶”的计划——要与石君宝来个“双修”,让他真心实意死心塌地爱上自己,这也是青蛇从自身利益最大化考虑的。再说青蛇以前玩各色男人玩腻了,也想换个把戏,别的男子自然不值得让她那么做,但石君宝不妨一试。

    另一点叫绝的是,青蛇欲勾引石君宝,却先勾引一个白世昌。为何需要这样拐弯抹角,而不直接到府衙大牢里救出石君宝?一则青蛇不敢搞大动作,怕白蛇发现她的行踪,只好暗厢操作了。另一个原因青蛇可能还想利用太守的权势来对付白蛇,假如白蛇想留在杭州与她为敌的话,白世昌是杭州最大的官了,总是颗可以利用的棋子。不过这个“战略”没有在白蛇身上得到实践,却在后半部中对法海成功实施了;利用人来对付妖或佛,看似荒诞,却又可行,这也只有青蛇才能想得出了。而且,随着剧情的发展,更展现了青蛇当初勾引白世昌的功夫是“物超所值”;虽然也未必尽如当初所料,也说明了青蛇的心机何等厉害。

    青蛇想勾引石君宝的最大困难是,石君宝一心向佛,不解风情,拿张青自己的话说,就是一根“木头”。青蛇“市恩”于他,他也不懂得感激。一计不成,再来二计,就是“装弱”。于是青蛇跑到太守府,招来太守夫人的娘子军,装着楚楚可怜的样子,遭受妒忌与毒打。青蛇原也不过是想激起石君宝的恻隐心与保护欲,不想引来的太守夫人刘金娘还蕴藏着天大的秘密;青蛇正是很好地抓住了这个机会,正所谓皇天不负苦心人,这是青蛇最终成功勾引的关键所在。这第三计太过复杂与庞大,暂且名之曰“沉伦”——就是“人伦”之“伦”。

    当然,在展开第三计的画卷之前,上一计还有一些尾声与插曲未完。张青假装被太守夫人逐离杭州、无家可归的可怜模样,想缠定石君宝,要他对自己负责。石君宝也愿意负责,便把她送去当尼姑,因为在他心目中,出家是件神圣的事业。张青当然不干了,气急败坏中也曾想过自暴自弃,想放弃她原来的“勾引大计”,用回原来通杀的“眨眼媚术”。只是,又一次地被白蛇破坏了。白蛇赠与石君宝一张符,张青的媚术便对石君宝无效了——却也成全了青蛇对石君宝的勾引必须从“小乘”上升到“大乘”的境界,真是福祸相倚兮。而且,青蛇也知道了不能再与白蛇硬碰硬,便扯了个弥天大谎,不但骗倒了白蛇,还博得白蛇的同情与帮助。白蛇虽然法力高强,开始却不免有些天真,论起人情世故,又怎及青蛇呢?白蛇不但主动把石君宝推给青蛇,还给她提供了一个关键情报与方向,就是白世昌的老婆与石君宝的关系。

    青蛇终于发现了那个秘密,刘金娘是石君宝的亲生母亲,然而心肠狠毒,杀夫弃子,摇身变成了太守夫人。青蛇乐坏了,她终于找到了一条勾引石君宝的光明大道。

    沉伦大计

    青蛇这条计策委实妙极,甚至可以说很哲学很辩证,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勾引男人也不是花枝乱颤极尽放荡之能事便能成功的。石君宝毕竟不是木头,他不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而也是有父有母的——而且往往生世特殊的才会从小出家。青蛇正是以此为突破口,她采用迂回战术,宏观把握,让石君宝陷入红尘的缠绕,才能慢慢使他偏离佛道,心生魔障,最终陷入青蛇的温柔乡中。这也不能怪石君宝定力不够,爱情情欲虽可摒弃,亲情血缘难以割断;出家人虽不成家,却也天然地有家,即父母之家,石君宝初出道,看不破,亦无可厚非。而且,青蛇的手段也的确太阴损了。

    青蛇首先收伏了石君宝生父的亡灵,听其所用,命他“唆使”石君宝为之报仇——其父名苗雄,但笔者还是习惯称之为石君宝——在父系社会中,父亲大人的遗命是很有效力的,石君宝焉能不从;尽管这报仇对象是生母,石君宝也并没有太为难。虽然剧中说刘金娘生世堪怜,苗雄也不是好鸟,经常虐待刘金娘,所以她毒杀亲夫,虽属罪恶,却也像潘金莲一样无奈的悲哀。然而石君宝无法体会与想象父亲对母亲的虐待,却能深刻地感受到生母刘金娘的狠心肠。就像在翠栊庵前石君宝明明救了刘金娘,刘金娘却还一上来一个耳光,骂声“小杂种”。这这样一个不可理喻的妇人,石君宝怎能心平气和地认作母亲,更何况杀夫弃子。所以石君宝听从父命而害生母,也就可想而知了,然而仇恨总是蒙蔽心智的,更何况是弑母之念。

    搬进太守府,当然也是青蛇的主意。她可没有让“宝哥”母子相逢那么伟大,而纯粹是要让他们母子水火不容,以便搅乱石君宝的方寸。张青显然不放心让石君宝一个住进太守府,所以也就顺水推舟答应嫁入太守府作小夫人。于是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矛盾更易激化,从此太守府就鸡犬不宁。其实刘金娘也并非完全泯灭人性,毫无母子情份,看她为了把张青与石君宝赶出杭州,还给了他一千五百两银子,若非她儿子,她才不会那么大方。但要刘金娘承认儿子,并与之相处,那就难了,而青蛇正看出这点。青蛇入侵太守府,还有一个目的是为她和她的宝哥共觅爱巢,如是一切顺利的话,那太守府将来肯定是他们的了,退一步讲即使是一时的享用也不错啊。青蛇可不会像白蛇那样劳心劳力地走正道,她总是走旁门左道的。

    小桃的死是另一个关键转折点,小桃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丫环,但着力不小——其实笔者还认为小桃与石君宝也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小桃被刘金娘管着,没机会见什么男人,所以当她看到那样英俊伟岸并视钱财如粪土还不畏权势连夫人也不放在眼里的石君宝,心生爱慕也是可能的;这在石君宝来退回刘金娘那一千五两银子时曾有提点。后来石君宝住进太守府还有一幕,石君宝来找“干娘”(也即刘金娘),小桃热情地招待他,以致被刘金娘数落一顿。而石君宝呢,在太守府全无快乐,叫“干爹干娘”真是别扭得紧,对张青则应该是避畏的态度。所以他对小桃纯情的爱慕不会没有感觉,他主要是出于恻隐与同情,或者同病相怜地受到刘金娘的迫害。当然,小桃也不像刘金娘,会干出勾引人家少主人的事情,那声“宝少爷”的称呼也比张青的“宝哥”要纯洁得多,而张青也绝体会不到凡间小女子那种真正的爱慕之情。这也是编剧的另一高明之处,石君宝坠入红尘,第一个有感觉的女性不是张青!可能也正因为如此,张青也才有机可乘,而不仅仅是愧疚于陷害生母。所以当小桃死后,石君宝的情绪那么激动,一口咬定是刘金娘所毒害。白世昌也巴不得抓住了刘金娘的把柄,立即将其打下死牢。

    事实上小桃是自杀的,但石君宝痛恨刘金娘,把小桃的遗书——能证明刘金娘清白的证据——烧毁了。这是石君宝不能释怀的最主要的遗憾,对生母见死不救,无异于亲手弑母。石君宝受此心魔困扰,终于入了青蛇的蛊中,某晚被青蛇灌醉,做下错事;一步错,百步错,犹如江河溃堤,一发不可收拾……最终石君宝被白蛇点醒,看清了青蛇的本相;在出家前另一心愿就是澄清生母的冤情,放下心中大石,才能皈依我佛。

    功败垂成

    自张青破了石君宝的色戒,还怂恿他把佛经都烧了,一心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禁脔”——这本是出自张青之口,不寒而栗。

    后面还有小段故事,太守府遭受危机(许仙中状元做巡按后要办白世昌),石君宝与张青被白世昌派往京城向萧太师求救。张青也知道白太守靠不住了,所以又替宝哥打算,要攀上萧太师,要石君宝做官。虽然白蛇也曾威胁利诱要许仙考状元,好歹科举之路也算人间正道,但攀龙附凤却为正人君子所不耻了。这段演得比前期太守府简略,却不容忽视。于是石君宝竟成了萧太师的跑腿,回杭州从许仙手中救下了白世昌,却也再遇白蛇,被白蛇发觉了他的异样。白蛇原被青蛇愚弄,亲手把石君宝推还青蛇,后来又一直为许仙弄得焦头烂额,所以直到这时才再有机缘,度君宝,收青蛇——青蛇与石君宝的孽缘也就到期了。

    仅管张青手段了解,但它从一开始就心术不正,注定她欲与石君宝双宿双栖的妄想要被无情地打碎。虽然她也口口声声爱石君宝,其实只是自私地利用石君宝,而且她根本就不懂得爱,不知道如何爱,甚至也不配爱与被爱。后来她敢于说“宁愿放弃千年道行,与宝哥做对平凡夫妻”的大话,我想多是出于白蛇教化的功劳。虽然青蛇跟随白蛇很不情愿,甚至多次伺机加害、报复白蛇,但白蛇的高风亮节不能不令她自惭形秽,不能不反省自己的所做所为,当她想起与宝哥曾经的那段缘,痛定思痛后,也许才能明白,才能体会到自己原来是真的爱上他了——而在原来他们相处的那段日子,青蛇是真的不配说“爱”的——然而,那已经晚了,一开始就错了,就再也无可挽回。而且石君宝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他再也不能原谅张青;于是法海变得固执、无情,所以对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与憎恨,不但要收青蛇,连对他有恩的白蛇也不再容情。

    此为后话,容后再议。

    (原稿:2009-03-28;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22810183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