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青白之玩火·炼朽——漫谈白蛇与许仙的爱情

    概述

    《青蛇与白蛇》,其实我不觉得它主要是讲爱情,像青蛇与法海之间的“爱情”固然算不上优美,而白蛇与许仙之间的爱情也煞是奇怪。说到底,青白演白蛇白素贞,重不在爱情,而在修炼。

    大多《白蛇传》作品,在处理白素贞的“爱情-修炼”矛盾体时,都像《新白娘子传奇》一样,“挂羊头卖狗肉”,号称“一心向道”,但一到红尘就放开怀抱去谈情说爱。而且最后白素贞也终于白日飞升,大约是上天的垂怜与同情,认可并表彰她与许仙的那段感情。央视《白蛇传》在处理这个问题时还更“彻底”,白素贞后来干脆放弃了当神仙,也就是完全否定了她原来所追求的世界观与价值观,笔者认为并不可取。反观只有《青蛇与白蛇》的白素贞,才是道心最坚定者,她打从一开始并且一直都很清醒,她自己在做什么。“我是来令你得到幸福的”,很纯粹的,不带任何男女情事,借用许仙揶揄的话说,这是何等高尚的情操。

    当然,青白的白素贞毕竟也爱上了许仙,并也嫁给了她。对于一个修道者,当“情劫”来临时,应该如何处理?顺其自然,勇敢地面对,这也许是最佳途径。白素贞道心坚定,却不迂腐,懂得变通与反省;嫁给许仙,是她经过谨慎而痛苦的选择结果,也是她心甘情愿的。白素贞放弃了成仙,最终却成仙了,正所谓无意插柳柳成荫,非可强求也。事实上,许仙是白素贞雕琢改造的,所以爱许仙,也就是爱自己,爱成仙。最终白素贞不但成仙了,还赚了个老公,值得!

    不过话说回来,白素贞爱上许仙,实在也是个危险的举措,正如玩火一样,玩得心惊肉跳。下面,就将较详细地回顾一下这个“玩火”的过程。

    火气冲天

    窄看起来,这位“芳家白娘子”不像新白的那位“赵氏白娘子”那么完美的无可挑剔;如果说赵氏白娘子是“大青衣”,则芳家白娘子像是“小花旦”。青白的白素贞(白蛇)刚开始也是有缺点的,比如不够庄重,不是很成熟。不过随着剧情的发展,白素贞的形象也在不断地完善,她有很强的自我学习、自我反省与自我修复能力,而且这是没有任何(仙)人指导的,纯乎自悟,那才天然。

    初出道的白素贞,很有些天真与单纯,她急躁的脾气与缺乏耐性是因为对成仙困难性的不正确估计。白蛇潜力修炼千余年,广立功德,法力高强,她估摸着自己应该能成仙了吧——事实上也确如此,凭她这条件,成仙本不在话下,只可惜她出身不好,一时没能获准成仙。想想任何一位优秀人士,当各方面都十分优秀而仅仅是因为出身问题未能得到上级的赏识与提拔时,自然难免愤愤不平。所以白素贞一气之下大闹南极仙宫。青白的编剧似乎从不吝啬赐予白素贞以无尽的法力,竟让她抓住了南极仙翁终于探明了究竟,原来是还需偿还前世孽债。显然,白素贞也低估了“还债”的复杂性,以为凭她的潜力,什么“富贵功名,钱财女子,唾手可得”,要令某人得到幸福是轻而易举之事。正因有此大意,白素贞才会误认石君宝为前世夫差;而且在误认石君宝的同时也对许仙产生了极不好的第一印象,这更让她感到打击。

    这位许仙,开始是简直一无是处,疏懒好赌,胸无大志,得过且过,就是朽木不可雕的典范。白素贞要让他得到幸福,还真是件为难的事情,那远比杀富济贫,惩恶除奸等看似很侠义很伟大的壮举来得困难。而且白素贞也有她自己的行为原则,她必须要让许仙从正道上赢得幸福,而不是迁就满足他从旁门左道获得享受。比如张青想让她的宝哥得到幸福,大可攀上萧太师,让石君宝可能迅速升官发财——但这不是白素贞所愿行的。其实,要令许仙“得到幸福”,也还有个对症下药的捷径,就是提高许仙的赌运与赌技,让他赢回所有的家当,还可变本加利,倾刻可富甲一方……但这也不是白素贞所愿为的。当然,后来白素贞为了帮许仙读书,给他开窍令其过目不忘,结果许仙还真成了“扒摊赌神”,却是白素贞始料未及的了。于是白素贞只好认命,被许仙弄得焦头烂额了。

    从白素贞认定“正主”之后,就疲于奔命。先是斗青蛇,取回许仙魂魄,将其恢复正常,不过这是许仙不是许仙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一切还顺利。当许仙成为许仙之后,白素贞的计划就开始碰壁。看许仙清醒后,被陆大雄的老婆连同陆大雄一起扫地出门,白素贞本想上前“搭讪”帮帮他,却反被敲了一竹杠。许仙明说请白素贞下馆子吃饭要谢她救命之恩,到头来却要白素贞结帐,而且白素贞一“露财”,麻烦就更大了。许仙又开始打她主意了,费尽唇舌骗白素贞帮他赎回老房子,还美其名曰租房给她住。那许仙为了保住老房子,也算是不遗余力了,仗着一张小白脸以为会说话的嘴,还真当自己是“少女杀手”了,开始是骗青蛇而误入虎穴却不未能吃一堑长一智,这不又想骗白蛇了,好在白蛇不与她计较,顺水推舟——不过拿许仙后来的话说,他这次也是“引狼入室”后悔莫及了。

    白素贞入住许宅,本来许仙是说好了“不收房租”的,后来却又巧言令色,讹称要收“服务费”,从白素贞身上榨取钱财,以作赌资。许仙一如既往地输光光,当赌坊流氓上门讨债时,最无耻的面目暴露了,竟诬指白素贞是他老婆,于是白素贞被赌坊流氓“抓”去抵债了。不过许仙总算良心未泯,这回终于知道祸闯大了,也曾想方设法营救白素贞。白素贞当然不要他来救,只是故意借此让许仙吃了点亏而已。最后白素贞为了摆平赌坊的流氓,在许仙面前露了武功。于是许仙也一时兴起要白素贞教他武功,当然又是半途而废的……

    至此,白素贞决定不再被动地跟随许仙,因为她终于发现了许仙根本就是没有人生目标的,只好变被动为主动,替许仙立下“读书考状元光宗耀祖名垂千古万世流芳”的宏图大志。白素贞开始强逼许仙读书,而且既然露了武功,就不妨再化用“棒下出孝子”这招试看管用与否,于是拳打脚踢也不在话下。

    许仙自是苦不堪言,行动、言语上处处与白素贞为难,却不知在心里头已经开始对白素贞渐有情意。因为白素贞的行为显得太过关心许仙了,而且“我是来令你得到幸福的”这样赤裸裸的话不能不令男人胡思乱想。好在许仙虽然好赌,却不好色,他先爱上白素贞,并非缘由其容貌,拿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犯贱”,乃是被白素贞打出来的,只是许仙自己不愿承认或并未意识到。直到某天白素贞又想对他“施刑”时,许仙大呼她“只知用大棒,不知用胡罗卜”,这或许是某种潜意识的暗示吧。只是白素贞那时可想到不情爱,以为许仙只是贪钱,所以拿出几锭元宝来要他与陆大雄比默《出师表》。那场比试对许仙打击很大,败于骄傲,事实上即使后来他变聪明了也更不免狂妄自大。另外插一句,编剧在开始一直选用《出师表》这篇名,大约也是很影射深义的。

    然后是个转折的关键。许仙在羞愧恼怒之余又寄情于他娘生前的那棵小桃树,白素贞以为他又不务正业了,便发狠把那棵桃树吹了,后来得知真相让那桃树“复活”,并抬出他娘亲来继续“游说”许仙,终于使许仙迷途知返,下定决心愤发向上读书。只可惜许仙的智商有限,始终不是读书的料,于是白素贞只好用法力强行为他“开窃”,把许仙变成过目不忘。不过白素贞为此也付出不小的代价,大伤元气;许仙虽不明就里,却也大为感激与怜惜,觉得更应该好好读书才不负“贞贞”一番好意——可见女人对男人,要刚柔并济更管用。

    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许仙读了几天书,赌瘾又发作,更兼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越发想到赌场上大显神通一番。这可把白素贞给气坏了,导致白素贞的第一次“离家出走”,弃许仙而去。这个插曲与再转折很好,若说许仙一下子就“改邪归正”彻底戒赌了,反而不真实。记得古代有则笑话,大约出自《笑林广记》,说某君惯偷邻家鸡,有人想劝化之,他便说让他从此每日渐次减少偷鸡的数量,再慢慢地达到戒偷的目的。这则笑话当然是持否定与讽刺的态度,但回头一想,此君之言不谬也,戒偷或戒赌还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应该是渐变的,而非突变的。所以这许仙好学上进后会回味留恋赌场也是很真实的,而且直到上京赶考许仙还去走了一遭,不过那次白素贞没有再责备他,因为她明白了、摸透了许仙的心,只是许仙自己倒霉,“夜路走多了,难免遇上鬼”,在赌场上得罪了皇帝,于是玩出“状元风波”的热闹戏,是为后话,不再多说。

    再说那次白素贞离开,也是很明智的。初步看来,似乎是因为她丧失了耐心,认定许仙毕竟是朽木不可雕,所以放弃。但我觉得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她需要回山“疗伤”,清静地回省总结一下经验教训,或许能找到更有效的“还债”手段。因为白素贞为了给许仙开窃,身子不太好了,没能像以前那么有精力来管教许仙;白素贞也很懂得爱惜自己,所以要回山“养精蓄锐”,“谋定而后动”。再说,白素贞的这次暂离,客观上也促成许仙终于认识到并承认爱上了白素贞,这份激励可比白素贞一直在他身边啰嗦有效得到,真是“以退为步”,“退一步海阔天空”——当然,这个效果可是白素贞始料及的。在笔者看来,白素贞的这次离开,就是为了疗养与休息;白素贞是位有经验的修行者,知道其中的重要与利害——管他许仙闹个天翻地覆,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否则成就了许仙,也成不了仙。

    看青白这是一个须得注意的细节。白素贞几次离开许仙,固然是对许仙爱情的考验与渲染,却也很好地刻画了白素贞的形象。白素贞那几次离开许仙都是她脆弱的时候,比如受伤了,法力不济或身体不支之时。一方面白素贞不想在许仙面前表现得孱弱,另一方面她也从未抛弃或忘却修炼,每当遇到脆弱的关节,就意味着提醒她要“补功课”回山修炼,只有修得身强体健,法力充盈时,才有足够的自我调控能力,才能轻松地面对许仙并为他排解困难。对比一下央白,也多次写白素贞受伤;然而每当白素贞受伤,就要许仙去救她,以便表现许仙对她的爱与付出。央白的这个编故事的手法是不高明的,为了拔高许仙,却贬抑了白素贞,还硬要许仙做出许仙非凡人力所能及的惊天动地的事业来。但青白的白素贞不一样,她虽也会受伤,但受伤之后完全是“自我修复”的,这才是一个强者的风采。青白也有表现许仙的情节,比如处理太守府小桃自杀案时,白素贞用法力帮他恢复遗书,但许仙也能凭自己的能力查证出小桃亲自买过砒霜,这才叫相得益彰,而非顾此失彼的一抑一扬。

    扯远了,下面继续探讨青白中白素贞与许仙的情感历程。

    不温不火

    相比白素贞第一次下山找许仙“还债”时的“火气”,她二度下山时就温和了许多。因为她已然知道对许仙生气是毫无裨益的,只能气坏自己;尤其是当她得知许仙竟然爱上自己,就放弃了原来拳脚相加的方针,变“威胁”为“利诱”,更大胆地采用了“美色诱惑”策略,与许仙虚与委蛇——答应许仙如果考中状元的话,就马上嫁给他。

    这里还得交待另一个插曲,白素贞还带来了另一重要角色,黑风。在以往主流的白蛇传文本中,这号人物并不常见,不过在方培成的《雷峰塔》传奇中出现过,是白蛇的道兄。在这部《青蛇与白蛇》中,把黑风也说成是黑蛇,并暗恋白蛇,虽然他这兄,但他这个单恋得也实在有点单纯可爱,只处处维护白素贞,也不奢望能得到她的爱,反希望能助她成仙去。开始并没出现过黑风,是因为他正在与天山童姥(没错,青白的编剧就这么雷人)相斗,搞到了她的一株千年仙草,献给白素贞,想让她增加法力以便成仙。当白素贞说出还有许仙这个非法力所能及的成仙关卡后,黑风还鼓励白素贞重回杭州去,并自告奋勇助她一起“令许仙得到幸福”。

    正所谓“福兮祸之所倚”,白素贞误服了那株仙草,虽然法力提高了许多,却不尽是好事,因为那也让她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前世,即西施与吴王夫差的纠葛。而且彼时许仙正在追求她追得正紧,于是不免芳心大乱。黑风作为局外人,很敏锐地感觉到白素贞的这种变化,一方面可能出于私心,一方面也是为了她的成仙大业,多次劝白素贞离开许仙。白素贞自是不依,或是不舍,她不断地找“借口”继续留在许仙身边。那主要不外两种理由。一是白素贞始终不放心许仙,白素贞是来令他得到幸福的,但什么才叫“幸福”呢,而且即使已经让许仙得到幸福还得担心他又失去幸福的问题。说到底,白素贞是太善良了,她不会把令许仙得到幸福当作她自己成仙的交易,她越发地不能仅仅将其当作项任务来完成。第二理由是白素贞也想“利用”许仙来增加修炼,不过这“利用”与张青利用石君宝不同,她是想让许仙来试自己的“定力”,就像电影《青蛇》中法海叫青蛇来试他定力助其修行一般。

    笔者认为,白素贞为她自己找的这两条理由并非完全是自欺欺人,未尝不是她的真实所想。看她一开始时,的确是很潇洒很从容地对许仙虚与委蛇玩“暧昧”。这也是她经过慎重而仔细考虑才选择的道路,它不是逃避,而是面对。至于白素贞仅管很小心翼翼地“玩火”,最后也终于燃烧了起来,爱上许仙,那也不能说是她的错呵。这个历程又有几个层次,下面再加以展开叙述。

    白素贞刚回杭州时,对许仙余怒未消,故把许仙全权委托经黑风负责。黑风开始也沿袭白素贞原来的“暴力手段”,用巫蛊来强迫许仙读书。话说黑风的法术与智慧本来就不及小白,所以可想见他并没有什么更高明的手段来应付许仙,他有的只是热情而已,他以为小白会存妇人之仁,又怕她再受许仙的气,所以就代劳了,继续发扬白素贞原来“暴力鞭策”许仙的精神——而其实这个策略白素贞自己也开始反思否定了,所以并不太认同该做法,只是出于尊重黑风的意见,也想再教训教训许仙,便暂且忍着观望了。这样那许仙就惨了,更恼怒的是白素贞的冷淡,所以也以牙还牙,也装着对白素贞不理不睬,只顾读书读书,这反让白素贞心里过意不去了。

    “冷战”的结束是由于许仙的羊颠疯发作,白素贞出手治好他,却更勾起许仙情思。根据后文,许仙这疯病似乎是装得,就是为了摆脱黑风的巫蛊的整治。不过据青白原剧情的设定,倒确实是因为读书过度导致羊颠疯。所以我想那第一次的疯病应该是真的,否则白素贞为他救治是怎会看不出来,而后来才想到借装病来限制黑风的巫蛊。对于许仙温情的纠缠,白素贞开始也是难以挡住的,更兼以为他那是轻佻的表现,所以也想过抽身再去。不过当她听得许仙说他已经自己发奋参加州试了,她才恍然重识了许仙,觉得他毕竟孺子可教,几经权衡后,终于决定留下来。看到自己数月来的心血出现转机,已有开花结果的迹象,白素贞怎舍得半途而废,当然要将“令许仙得到幸福”进行到底。

    为了激励许仙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白素贞到底是答应了许仙如果考中状元,就立即嫁给他。其实当白素贞许下这个诺言后,她自己也开始茫然了,觉得修行的前途有点难以把握了。她是想继续管教并帮助许仙取得功名,却实不想与他谈情说爱;对于一个顽劣的许仙或许还可对付,对一个痴情的许仙却反而更难应对了。白素贞敢应承下来,还有个“天真”的谬论,就是等许仙中状元后抛弃她,自动解除婚约——也许此言更多的是玩笑,或敷衍黑风或骗自己。不过许仙中状元后还真有许多富商巨贾王侯将相来争着提亲,上至萧太师,下至客栈老板,不一而足;不过白素贞赐予他的聪明果然没有白费,都被许仙一一巧妙地回绝了。如果许仙真愿意攀上萧太师那门姻亲,我想白素贞那时虽稍有不舍,却还能放下。可是许仙偏偏是不忘糟糠的,就令白素贞为难了,只有硬然拒绝许仙的求婚,还强词夺理说“这个故事教训你,不能随便轻信女人的话”……最后双方只好各退一步,暂时达成妥协,许仙不再逼白素贞马上嫁给他,却也不准她离开。于是许仙与白素贞继续“拉锯战”,若即若离。

    考上状元固然不易,但要做个好官更为不易,所以白素贞“功德未完”,还要辅助着许仙。许仙当然不明白白素贞的苦心,所以倍受感情的煎熬,故而也曾大发脾气,一时意气就把原杭州太守白世昌抓起来了。不过为了白素贞,许仙又下定决心要继续把所有的陋习改掉,努力表现得像个谦谦君子。白素贞就这么一直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一点一滴地改变,即便无情,岂能熟视无睹而无动于衷。即使许仙不是一个人,而是件工艺品,白素贞亲手将其雕琢,日趋完美,白素贞也不能不爱上它啊。可见,《青白》写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是日久生情的自然发展。许仙是个凡夫俗子,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感情,所以他先爱上白素贞;而白素贞其实一直在想如何能不爱许仙,最后却发现不得不爱上许仙了。许仙爱上白素贞是必然,而白素贞爱上许仙却是偶然。

    引火自焚

    白素贞最终无可救药地爱上许仙,还源于一个突发事件。白素贞为了救石君宝去天台山拜访空空祖师,误遭另一妖猴的暗算,被她洒了迷情水,于是爱上了许仙。本来白素贞可以用功力将迷情水之毒逼出体外的,可是那妖猴又变作张青的模样干扰她运功——在青白的原剧情中,还是青蛇自己诱惑白蛇爱上许仙的,就是要报复白素贞,要让它永远坠入红尘,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使其成仙无望。白素贞会遭此意外,拿黑风的话说就是“小白心肠软,难免会吃亏”,或者说“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然而从另一方面上说,那迷情水其实也成全了白素贞。因为她本来就对许仙有情意了,只是一直被理性所压制着;即使没有迷情水,也定会有其他的诱因使她的感情战胜理智,所以这又是偶然中的必然。

    不过必须注意的是,白素贞自中迷情水后,并非立即就“情迷意乱”了。白素贞先很果断地离开了许仙。剧中也曾多次出现白素贞另一个潜意识的自己,那就相当分别代表了理智与感情,一个要专心修炼,一个要尝试爱情。以前当白素贞出现感情萌动时,她都能通过自我调节达到平静,但这次的情况特别紧急,更兼重伤初愈,所以必须离开许仙以便更静心地调养。但是白素贞运功驱除迷情水再次被破坏,也拒绝喝下孟婆汤的原始办法;随后就是非常痛苦的挣扎,惊心动魄的天人交战。

    笔者觉得这段很感动。这充分反映了白素贞向来志于修道的坚定。不过坚定与坚强并不等于固执或迂腐,像法海那般就失于偏执且狂妄了。白素贞也深知变通与顺其自然的道理,所以当她最终无法克服心中的情欲时,便不妨放开怀抱尽情去爱。而且经过那番激烈的自我斗争,不管她最终作出何种选择,肯定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白素贞她也定是无怨无悔,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这段“自戕”(自伤自残)的情节,同时也反映了白素贞的法术之高强,真是只有她自己才能制服她自己。不见激战了七天七夜,不分胜负,最后自己把自己关在山洞里,画地为牢,还布下结界,寻常山精野怪无论想害她的或救她的都无法进入,看那些曾受其恩惠的精怪都只有望洞兴叹,跪在外面膜拜祈祷而已,也只有黑风这痴愣子赶在小白垂危之前奋不顾身地闯进去。

    白素贞不爱时是何等的坚决,当爱起来时也同样会是那样的痴情。她还没几乎没有复原,就拖着微弱的身躯自己来寻许仙了。白素贞终于接受了许仙,也放开了自己。后面的一段故事就是白素贞陪许仙护送皇帝回京,打击了萧太师这个大权臣,看她轻巧游刃于戏弄皇帝与太师之间,观众又看到了原来那个可爱的贞贞姑娘。不过那玩笑开得也太大了点,不好收场,所以许仙也只有学凌大娘太后归隐,辞官回家不当良相立志改当良医了。

    《青蛇与白蛇》的故事发展到这里,才有一小段与传统白蛇传的情节相似,但若非先看过白蛇传,也是感觉不到这有什么特异之处的。这讲的是白素贞与许仙婚后的故事,但最重要的是重遇摇身变为法海的石君宝,四位主角的前仇旧怨,一并纠结,瞬间达到高潮。

    导火索就是张青暗撒瘟疫。编剧为了让白素贞“不知情”,还特意把她又支使开。然而白素贞此次短暂的离开,也不仅只为张青有机会撒瘟疫。因为白素贞自嫁给许仙为妻后,她的法力一直在倒退,所以她接受了张青的建议暂回峨嵋山“补课”修行。正如许仙不可能一下子革除陋习一样,白素贞显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坦然放弃千年修来的法术,她必然也会对她原来的道行有所留恋。这说明许仙与成仙在白素贞心中的天平上,向来就没有完全倾斜过;或许白素贞也试图两者兼顾吧,只可惜她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探索了,因为法海已然盯上了她。

    法海是个固执的主,可能因为他曾被青蛇“迫害”,所以对妖之流深痛恶绝;白蛇虽然对他有恩,但他坚持人妖不可居的理念,故而限令白素贞离开许仙。白素贞与法海终于无可避免的一场恶斗,白素贞因为“荒废”了修行,不敌法海;于是法海把许仙抓去金山寺强行领受佛法的教诲与感化,而劝白素贞回山修炼。其实法海本不想为难白素贞的,只是他不能接受人妖之恋,另一方面他可能也认为他是救化白素贞,是为她好。所以法海也会欣然同意黑风的请求为白素贞驱除迷情水,不过可笑的是没有迷情水白素贞仍然要爱许仙,于是法海又武断地认为是她腹中的胎儿作祟,还要除去她的胎儿。这不但使白素贞不能接受,就连黑风也怀疑法海了,他不能让小白再受到伤害,所以阻拦法海,让白素贞逃逸了。

    白素贞毕竟也不是好惹了,给逼急了也放出狠话,要法海放出许仙,否则就给江南百姓带了灾祸。我想此言白素贞主要是想危胁法海而已,青白的白素贞也很有点自负,所以她不会去求法海,先来“恫吓”,再来“硬抢”。白素贞其实不想降祸给江南百姓的,黑风为救她牺牲了,她是卧薪尝胆,重新苦修了七个月,并把孩子生下来妥善安置后,直接找法海算帐去,这就是水漫金山。虽然白素贞原只为救回许仙并为黑风报仇,可是大约一语成谶,结果还真为江南百姓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仅管水漫金山的殃及无辜,法海也很有责任,但白素贞就是善良,没有想过推卸责任,所以情愿压在雷峰塔下……

    夫妻俩最后匆匆一叙又将永别的场面,自是感人,但造成此悲剧结果是谁之错,惟有唏嘘。白素贞水漫金山之前肯定也是考虑过后果的,但她必须要与法海拼这一战,是爱是恨还是气?笔者认为,青白的水漫金山是最精彩的,因为这儿的白素贞其实并没有输给法海,她志在必得,真的把许仙救回来了。但是,白素贞为了救许仙一人,不但葬送了所有来给她助阵的山精野怪的同道,更伤及无辜百姓,涂炭生灵。然而法海呢,他为了把一个白素贞纳回正道——法海自以为是的唯一正道——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浴火重生

    也许,白素贞被镇雷峰塔下,未必是件十分坏的事情。试想若白素贞与许仙长相厮守,那她的法力将一点点消失,真的会变成一个凡间弱女子。即使她自己说心甘情愿与许仙白头偕老,但想起来总是隐约觉得不值啊。若只想做人,何需修千年,白素贞诚然是应该成仙的啊,我无法想象白素贞成为一个凡人。爱情?正所谓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爱情,是白素贞成仙路上的一个劫,一个考验。成仙是白素贞一直以来追求的终极理想,但为了爱情她可以一度放下成仙,但这却恰好成全了她的成仙。因为经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她对人生的许多问题便认识得更加深刻。她可以很平静地在雷峰塔下继续修行、悟道,她对法海完全不怒不恨不怨,也无悔。二十年后的某一天,法海说可以放她出去,她还不愿出去呢。后来白素贞自己出塔来,却是为了阻止青蛇加害法海;后来更与法海并肩作战,去救青蛇,助法海驱散恶灵,救还苍天清明。

    可见白素贞她一直都在坚守着自己的正道。那么许仙呢,他在后二十年哪里去了。在二十年前当白素贞被镇雷峰塔后,许仙心灰意冷,离家出走。没有拜入法海门下出家,这是符合人物性格的,因为青白的许仙心高气傲,又顽劣不堪,他是不可能情愿追随法海出家的;看他被法海抓到金山寺灌输佛法时,他还假装顿悟,企图逃跑。但许仙离家出走后,又去哪里,干了些什么呢。剧中只在快结局时才点出,原来许仙也是四处云游,为娘子积修功德去了。因为许仙是聪明人,他足够聪明,知道该怎么办,心冷志不冷。他这聪明当然是拜白素贞所赐,但这“所赐”决非那晚“开窍”之功,更是多日朝夕相处的陶冶与磨合。在前面白素贞说到也曾暗地引导许仙修行,发现许仙毫无修道的根基。但是白素贞被镇雷峰塔,对许仙的人生带来了多大的转变,这个转变不蒂于当初白素贞下凡来说要令他得到幸福。许仙为了他的贞贞,可以去考状元,为了娘子,他同样可以去修道。而且他变成熟稳重了,不再轻佻,不再夸夸其谈、骄傲自大,他是默默无闻地云游四海,为善积德,也即是为娘子那刻因他而铸成的大错赎罪。

    最后,白素贞还有许仙,都成仙了,重逢于天上。这不是他们原来所能奢望的,但这份惊喜也是他们功德及醒悟应得的报偿。综观青白全剧,它为白素贞塑造了一个完美的人格,或仙格;许仙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白素贞在尘世的外化或世俗化。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足可动容,但它主要却不是讲爱情。白素贞在青白中表现得活像一个伟大的修行家、慈善家、教育家与相夫家的风范,但首先是个修行家,最后才是个相夫家。白素贞她能自学自省自悟,自救自给自足,虽也有一丝自恋自负,却绝不像自怜自伤的病美人,因此芳家白娘子是每一个崇尚独立、追求自由的人所能喜爱的影视艺术形象。当然,也正因为它彰显个人主义,着重个人价值理想的追求与实现,它对中国传统家庭伦理价值与社会价值的体现就相对弱了,因而这白素贞与他儿子许仕林的情感张力便略显苍白,这可能也是《青白》“芳家白娘子”不足《新白》“赵氏白娘子”的一个地方吧。

    补记:

    1. 因最近忙,这篇文字断断续续写了好些天,东拉西扯,最后也不知离题多远了。
    2. “赵氏白娘子”的称呼首见段怀清在其《中国四大爱情传奇》中提出,我这里依鹦鹉学舌,也推介一位“芳家白娘子”。

    (原稿:2009-04-09;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3904134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