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青白之相知·相惜——谈白蛇与法海的互动关系

    记得以前看到一网友对《青蛇》的一段妙语,大意是说《青蛇》所演,有一小女人与一大女人,再加一小男人与一大男人[1]。小女人模仿大女人,大女人偏看上了小男人,于是小女人勾引小男人,也勾引大男人,而大男人妒忌小男人,终于惹得大女人与大男人大打出手……其中的爱欲关系错综复杂,真个乱花迷眼,却唯那大女人与大男人除了不可避免的一战外,似乎没更多的对手戏,讳莫如深,却不知他们之间存在何种微妙的关系。《青蛇与白蛇》,似脱胎于《青蛇》,更像后者的延伸、扩充与发挥。不过在《青白》中,小女人不再幼齿,小男人也不再卑微;不但对大女人与小男人、小女人与大男人之间的感情作了充分的发挥,也对大女人与大男人之间的关系作了有意义的挖掘。

    这儿所谓大女人,当然是指白蛇白素贞。尽管窄看起来,这芳家白娘子与赵氏白娘子相较起来,更像小家碧玉的类型,然而从她的修行——包括“道”的修行,与“德”的修行——来看,那都无愧于一位“大”女人的形象。另外那位大男人,当然是指法海了;在青白中,他还有个俗家姓名曰石君宝或苗君宝。《青蛇》开了个风气,喜欢把法海当作一个“男人”,而非一个“老人”了——不过话说回来,笔者仍倾向于认为法海还是作为“老人”好,因为一出戏不但要有青衣、小生与花旦,也需要有老生,那才显得均衡且稳健。

    闲话少叙,本文只想剖析一下在《青蛇与白蛇》中,白素贞与法海之间的纠葛与故事。其实从总体基调上而言,《新白》讲的是白娘子与许仙的爱情,《央白》讲的是许仙追白素贞的恋爱,而《青蛇》讲的是法海收妖的故事,这《青白》讲的却是白蛇成仙与法海成佛的故事。所以这白素贞与法海都算是人中龙凤,“修炼研习班”的优秀学员,那强强相遇,该会碰撞出怎样灿烂的火花来?但请读者不要受《央白》的影响而作出不正确的联想[2],笔者认为在《青白》中这二者的关系,那是种惺惺相惜的情怀——非关英雄或侠义,更确切地说是道义的情怀。

    白素贞与法海的第一次相遇,法海还是俗家的石君宝,心如赤子;白素贞将其误认为是“债主”转世,拉开了青白轻喜剧般风格的帷幕[3]。白素贞会误认石君宝,可能还有一个原因。想白素贞自视甚高,她肯定认为夫差之转世定也是个有根底的人,那才值得她郑重其事地“令其得到幸福”。所以当她西湖边见识到石君宝这号鹤立鸡群的人物,难免她会不假思索地认为找到“正主”儿了。只是石君宝的“可爱”之处,正是他谨守清规,不领白素贞的情,于是白素贞只好另辟蹊径,送了他一箱银子……临别时还不忘谆谆教诲,赞许石君宝道骨仙风慧根匪浅,嘱其珍惜天赋,造福人群——这才展示了白娘娘的风范啊。

    可惜后来变生肘腋,青白的情节基本按两条并行的支线发展了。其中有段短暂的汇合,也正是白素贞重遇石君宝开始的。话说石君宝不解风情,要把张青送入尼姑庵,导致张青负气离开,石君宝返杭寻张青时,不期遇上白素贞。本来张青没有耐性对付石君宝了,就想用媚术的老办法,而正是白素贞救了石君宝,使他免受了青蛇的媚惑——这是白素贞第一次救助法海,如果说前一次送银的小惠算不上什么恩德的话。不过白素贞毕竟也非圣贤,尤其在前期缺陷更多,于是竟也被张青的花言巧语所蒙骗,又把石君宝推还给张青。张青何等心计,还利用了白素贞提供的情报(太守夫人很在意石君宝)对石君宝布置了更阴险更温柔的陷阱。

    当然白素贞并没有意识到将石君宝所托非人,她放下了暗助石君宝的重任,专心“明助”许仙,直到督促许仙上京考中状元,并衣锦还乡做了八府巡按来办白世昌的案子。白世昌也很机警地派张青与石君宝上京向萧太师求救,又暂时避开了白素贞。其时石君宝已入张青的蛊中,自见萧太师后,更是泥足深陷,受张青的教唆竟而热衷于权贵,俨然成了萧太师堂下的一个跑腿,想来都可悲可叹。有个细节对比极为强烈。当初以许仙之无赖,被石君宝教训了一通,现在许仙早已从朽木变成“栋梁”,还敢顽抗着萧太师;当许仙在半闲小居向萧太师呈上白世昌的罪状,萧太师愤愤地一撕了之时,看石君宝赶紧跑过去把一地碎纸收拾干净——这岂像是大丈夫之所为气概,石君宝完全没有了他初出道时那孩子气般纯真的笑容。

    正是在这关键时刻,白素贞又救了石君宝一把,收伏张青,在他面前点破其青蛇本相。这对石君宝无异于当头棒喝,他醒悟了,回到金山寺,最终剃度出家,得到了乃师的衣钵。白素贞收青蛇点化石君宝,决不仅仅是为了帮助许仙清除办案的障碍。想以白素贞之善良与博爱,就连对何七、十九姨这样的小人物也会“关心”他们的下辈子会不会做牛做马的问题;何况是石君宝呢,既有缘与他认识,白素贞也肯定会关注他的前程了。前两次白素贞与石君宝打交道,虽说也是为帮他,但客观上却似乎害了石君宝,反令他被张青“盯梢”上。这也是白素贞初涉人世,不懂人间之险恶,而张青却早已在红尘打滚得烂熟。对此白素贞岂能不气恼,或许隐约还会自责对不起石君宝;现在机会来了,亡羊补牢,白素贞也觉得义不容辞要救石君宝出火炕。

    白素贞把石君宝劝还金山寺出家后,事实上也仍未忘却对他的“关心”。石君宝去天台山“取经”时遇袭,被妖魔掳去,又幸亏白素贞出手相救才得以脱险;这是白素贞第三次救助法海了,而且这次白素贞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虽然这次是张青出于“感应”得知石君宝遇难的,但如果白素贞知道石君宝有难,她肯定也会救他的。因为《青白》一剧的青蛇委实恶毒,其时她根本没有心悦诚服地追随白素贞;白素贞也知道收她在身边,相当于“养只老虎在身边”。所以白素贞如此犯险去救石君宝,是由于对张青的姐妹情份多,还是对石君宝本人的情份多呢?

    自此之后,法海顺利进入灵岩洞,得到了空空祖师降魔宝箓的真传,法力之高,自无需再得白素贞的帮助了。只遗憾的是,法海并不懂向白素贞“报恩”。当然了,佛家弟子的修炼,是施恩不忘报,既不讲究报恩,也应不屑报仇。只是法海甫得道,并不忘却“报仇”,向青蛇报仇,并且对白素贞也终于“恩将仇报”了。

    法海会与白素贞为敌,不外两个理由,一是因为青蛇,二是因为许仙。要说青蛇,也配得上十恶不赦,但白素贞与法海这两位修道行家对她有着不同的态度。其实一开始,白素贞也是执意要收青蛇的,在裘王府时白素贞何尝不想将青蛇赶尽杀绝。但随着剧情的发展,白素贞的自我认识也有提高,对张青的态度便从原来的“惩恶”改为“劝善”,或许这其中也有同类相怜的因素吧。法海当然一时不能看破这道理,定要收了青蛇而后快,对白素贞的“护短”也只认为是“妇人之仁”。所以法海第一次与白素贞交战,便是由于白素贞把青妹散播瘟疫的揽上身。

    当然更主要乃是因为白素贞嫁给了许仙,与凡人匹配,法海认为不合正道;白素贞却是经过痛苦而艰难的决择后的心甘情愿,许仙也是心甘情愿。法海却不懂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只以自己与青蛇的孽缘的教训来反对人妖恋。有人说法海拆散白素贞与许仙与当初白素贞拆散石君宝与张青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法海是把白素贞自己迷失了的追求理念重新告诫白素贞而已。其实这两者不可相提并论的,因为善恶的出发点就不一样。张青本来的动机险恶,即使后来真的爱上了石君宝,不会去害石君宝本身,却也定会害其他更多人,张青只会以损人利己,即使后来的“己”也可能包括了与石君宝的“双修”。而白素贞之爱许仙,却不仅是小爱了,更是大爱,她不但真诚地希望许仙得到幸福,也希望许仙能济世利民,做个好人。石君宝原来陷入青蛇的情网,实是因为迷失了心智而不自知,所以当他看到青蛇的本相时,当即醒悟了,何尝算有真爱。但白素贞嫁给许仙,她一直很清醒自己的行为,也不惜自毁道行;许仙看到白蛇现形时,虽也不免惊恐,却终是爱定情坚。

    所以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法海插足白素贞与许仙的私事,是多管闲事了。法海毫不留情地打伤了白素贞,把许仙囚禁于金山寺,向他强行灌输佛法,试图洗脱他的魔障。反观当初白素贞收青蛇点化石君宝,她的手段就温和得许多。当白素贞听张青倾吐心事说她真的爱上石君宝时,白素贞也惟有叹惜与忠告;在天台上救石君宝时,白素贞也曾试着化解石君宝与张青的仇恨,告诉他救他的是张青,不是自己——此等襟怀却非法海所能做到了。

    说到底,也是由于法海的偏执。如果白素贞仍是他心目中的“仙姑”,也许情况会有所不同。其实仙女下凡匹配凡夫也算是触犯天规的吧,但如果白素贞真的是仙姑,那法海肯定不会横加阻挠,也许会感念白素贞原来的恩德加以忠告,会更有耐心地与白素贞商量、分辨利害……可惜法海炼成了天眼,一眼看穿了白素贞不是仙姑,而也只是一条白蛇而已,是他所鄙夷的蛇妖。那时法海不免信念塌落,以致都不再好意思承认受过这条蛇的恩惠。也因此法海便高傲地端起来,只会认为白蛇的行止容易出轨,她的观点坚持是错误的,而自己坚持的信仰才是对的,所以他要白素贞接受他的观点,回归正道。

    前文说过,大女人与大男人都是好强的,于是水漫金山终究无可避免。对此悲剧的后果,法海与白素贞又一次采取了不同的态度。法海偏执,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白素贞心慈,却甘愿伏法赎罪。表面看起来,是法海赢了,但实际上不管是从法术上还是气度上,法海都反而输给了白素贞[4]。法海虽然不敢承认错误,但他毕竟是聪明人,他应该明白自己错了。他身为佛门弟子,但观白素贞之行为事迹,不能不令他自惭形秽;白素贞被压于雷峰塔下,法海又将何以自处?

    在《青白》的后半部分,除了有张青与法海的报复与反报复的明线外,还有一条暗线,就是法海要救许仕林,要拔除他身上的妖气,使他成为正常人。法海为何对仕林如此念念不忘,除了他不可理喻的固执外,更重要的是因为仕林是白素贞的儿子,那是一种“故人遗腹子”的感情;尽管这种感情被法海藏得很深,正如他也把对青蛇的感情藏得很深很深一样。显然,白素贞也只想仕林做一个平凡的人,不想儿子学妖法;如果白素贞能够在仕林身边抚养他长大,她也肯定要将他引上正途的。白素贞养而不教,不是她的错,她没有那个机会;所以法海责无旁贷接过这个重任,他誓要把仕林变成一个正常人,这也是法海他欠白素贞的。

    法海入地府救许仕林还阳,有个明显的却是顺水推舟的理由,就是想借仕林来对付青蛇——然而事实上没有这么简单。青蛇可以不惜利用仕林来对付法海,法海以他二十年的佛法进益,却绝不可能利用仕林来对付青蛇。但那时法海也的确打算背水一战,与青蛇决一生死了。他也意识到不能再低估与轻视青蛇了,所以在决战之前他要先处理一些他必须完成的心事,也就是拯救仕林、释放白素贞——法海他定然觉得愧对白素贞,白素贞被镇雷峰塔,也是他二十年来不能心安的事实。也正像前面石君宝决定出家前,要回杭州证明刘金娘的清白,以求得解脱。然而以法海的高傲与固执,也肯定放不下身价来原谅白素贞的“错误”与“罪行”。

    所以说,法海向天庭求情释放白素贞,是他与青蛇决战前所必须交待完的“后事”。进入雷峰塔重见白素贞,白素贞的言行再一次令他感到震撼,白素贞竟然一点也不恨他,甚至也不愿出雷峰塔。后来法海果然败于青蛇之手,他能做到向青蛇低头,除了祖师留下的“慈悲秘诀”外,白素贞这个生动形象的“楷模范例”也是一个原因;想白素贞能对自己做不怨不恨,自己又为何不能做到对青蛇无怨无恨!法海至此终于大彻大悟。

    也许,从客观上说,青蛇也成全了法海的修炼。但如果真把法海的大悟归功于青蛇,却未免颠倒黑白是非不分了。但若说法海的修行白素贞也有一份功劳的话,却一点也不夸张。金山寺的无难禅师将法海抚养长大,给他以潜移默化的佛法基础,这是最重要的;空空祖师赏赐以降妖技术,这也很重要;而白素贞以平辈道友的身份,以她千年修炼的经验,多次在关键时刻帮助法海,也是居功不浅啊。

    法海冲破玄关后,不但对青蛇一改仇恨的态度,就是对白素贞的态度也平和了许多。当恶灵漫天之时,法海与白素贞正并肩走在回杭州城的道上,要救张青。白素贞要法海先解释天象异变的原因,法海却很谦虚地说灵异之事,白素贞应该比他更懂,让她说。法海竟能如此谦和地面对白素贞,并尊重白素贞,这在以前的法海是完全不能做到的。而且法海后来还听从白素贞劝告,放了小葫芦,尽管那时法海或许也有释放小葫芦的意思。最后白素贞竟能与法海成为并肩作战的战友或道友,救张青,斗恶灵,这真是未之有的奇观啊。这也是《青白》试图阐释表现的白素贞与法海之间那种纯粹的道义关系。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除了心心相印的爱情,为何就不能有惺惺相惜的友情?

    末了,还想说一点。不但白素贞帮助了法海修炼,事实上法海也成全了白素贞的修行。法海拆散白素贞与许仙的婚姻,虽说多管闲事,手段不当,目的却还是良好的,其实人世间的对错又岂是一定的呢?我们也不愿看到白素贞与许仙继续在一起,真在某一天变成法力全失的平凡女子。由于法海的干涉,白素贞被镇雷峰塔,却也终使白素贞得以涅槃重生。法海向许仙灌输佛法,虽然许仙充耳不闻,然对许仙的影响与造化却也是不容忽视。因为许仙也是聪明的,这聪明即是白素贞所赐,他会领悟那些佛法的深义的。尽管许仙不愿去金山寺出家,但他已然明白如何云游四方,积善积德,为娘子赎罪,最终与白素贞双双成仙,成为神仙眷侣。

    或许,白素贞与许仙的成仙,也是法海的举荐呢;而法海最终做个无寺无庙的云游和尚,也是学许仙的创意呢。白衣青笠绿珠,法海脸庞上又浮现了石君宝刚出场时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和澄明透彻的眼神,而且,他在地上,也定会深深祝福天上的白素贞与许仙夫妇……

    附注:

    1. 参见百度青蛇吧(小/大女人/男人之言出自morikogoro)
    2. 《央白》有演法海爱上白素贞之倾向,笔者多篇博文评央白时皆有提及,故此不再赘述。
    3. 另见:青白之水落·石出——谈谈《青蛇与白蛇》的开头
    4. 另见:青白赏析之水漫金山

    (原稿:2009-05-02;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426253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