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也为柯瑞《又见白娘子》提若干建议

    剧本:宜脱胎于新白而不局限于新白

    根据网上宣称,《又见白娘子》(不妨简称“又白”)是几乎完全翻拍《新白娘子传奇》(即“新白”),并弥补其不足与局限。我觉得新白最大的遗憾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剧本问题。譬如一首诗一部小说即使是写在竹简布帛上,与打在电脑屏幕上相比,并不伤碍其实质的内容。更何况当年新白的拍摄技术绝非落后,其法术特技至今看着也很是舒服。关键是新白的剧情混乱,前后矛盾,爱新白越深,看新白越入迷,越能发现这个问题。

    所以《又白》若想翻拍《新白》,应该规划好严谨而完整的剧情。如何弥补新白剧情的缺陷,单从新白本身是无从入手的,只有把新白放回更广泛的白蛇传传说中去,才能把故事讲得更为圆滑而又符合传统的认知与认可。新白从整体上来说是对传统白蛇传的综合继承,所以它在中国大陆才会拥有最广泛的受众基础与影响力。而前几年的央视《白蛇传》之所以被许多观众指责为胡编乱造,一方面它是有意避开新白的套路,也就割断了与传统白蛇传的联系;另一方面央白又被原来在大陆被奉为白蛇传经典的戏曲(京剧)《白蛇传》的思想所拘束,当然思想的影响与约束不是有意的,而是潜意识的,由于一叶障目,央白为了把一出戏拉长为一部电视剧,不得不硬塞了许多创新的剧情。

    前车可鉴,《又白》更不能有意地完全被《新白》所束缚。因为新白除去其商业娱乐价值,其文学艺术价值无不来自中国流传近千年的“白蛇传”经典传说。《又白》应该继承与沿袭新白对白蛇传的诠释思路,至于新白未能避免的剧情混乱问题,则应从更“原生态”的白蛇传传说中去“求经”。白蛇传流传至今,史上也曾出现不少经典文本,这都可以作为剧本改编借鉴的丰富资源;创新应以继承为基础,完全的创新容易陷入误区,除非也只立足于“偶像闹剧”。

    音乐:只应保留配乐移除对唱

    新白的音乐是很成功的,最关键是它的原声音乐集能自成系统,这就使得它们具有了“新白特色”甚至是“白蛇传特色”。试想另一个与白蛇传齐名的民间传说,“梁祝传说”,就有一个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使得它几乎就能代表那个传说。然而白蛇传呢,迄今为止,也只有新白原声音乐最能代表白蛇传传说了。京剧《白蛇传》虽然也经典,但它的西皮唱腔主要只是京剧特色,而非白蛇传特色;后来虽也有名家创作了《白蛇传》的京剧交响乐,但还不足够闻名。所以新白的原声音乐之于白蛇传,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值得善加利用。

    然而,再保留新白的对唱形式,我认为就不合时宜了。新白的“新黄梅调唱段”有戏曲遗风,因为在此之前白蛇传的流传主要是依托于戏曲的表演,所以当时新白的主创人员想到利用戏曲的表现形式是自然而然的。但新白的唱段又非纯正的戏曲唱腔,在戏曲专家或戏迷眼中它是不合格的。所以新白的这种表现形式是白蛇传从戏曲表演向电视表演的过渡与桥接。翻拍新白,只要继承它的原声音乐足矣,但若照搬全套插曲唱段,却显冗余。

    因为戏曲日益高雅化,被束之高阁,很难融洽地再嵌入大众影视中,而且影视明星也很难再演出戏味。如果一定想再尝试模仿新白的对唱,至少还得请到昆曲或京剧名家来指导身段,而且最好由戏曲出身的演员出任主演。但这还是难办,因为中国的剧种与剧团虽多,但像新白的“新黄梅调”那般唱法风格的却没有,黄梅戏也不像。说到底,新白的那种表演风格只是一时的创意,不具备像真正戏曲那般强大的传承生命力。新白初次使用尚可,而若翻拍再用,则是吃力不讨好的。若真要为白蛇传拍戏曲电视剧,则主要应是戏曲界的“工程”,而非影视界的工程。

    翻拍新白,不宜再用其戏曲化的剧中人物的对唱或独唱,却还可使用背景唱段的插曲,依然可以使新白的原声音乐贯穿全剧始终。就像徐克的电影《青蛇》,其配乐可也是美仑美奂,美不胜收。而且这也是符号表演艺术的发展规律的,戏曲演员要求综合能力,唱念做打都要会;而影视表演是高度分工的,演员只要会演就行,不需唱,甚至念白说话都可以不会,因为还可以找配音。

    演员:保留意见

    演员很重要,我保留意见是因为我不懂。因为我研究白蛇传的兴趣不包括演员,只了解部分传统戏曲的演员,对影视明星却更少关注。因此如何遴选美貌与气质并存的女星出演白娘子,我不想置喙。不过我仍想说两点,一是不妨采用戏曲演员,原因如上述;戏曲演员下行出演影视剧,比较容易转换,但影视演员出演戏曲则比较困难。二是不应采用外国女星。据网上消息传称,有看好韩国明星主演白娘子的倾向,我觉得很不妥当。主要是文化的差异,他国人士很难把握白娘子对于中国传统民众心理的意义。尤其是韩国,个人比较反感,老是“偷窃”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小心某一天他们说白蛇传也是韩国的。

    取景:不必执着实地拍摄

    杭州西湖与白蛇传有着不解之缘,但现在拍白蛇传影视剧,若说一定要到西湖实地取景,则大可不必。我现在就住在西湖旁边,深感西湖现在也是被掠夺式开发旅游经济,不复有古典风韵,因而若在现在的西湖上拍古代的白蛇传故事,未必合适。前几年央视《白蛇传》的西湖取景虽“假”,却较符合意境,我认为。不过可以考虑去四川峨嵋山与苏州园林,那里可能保留着更多的原生态的景致,至少不要把西湖当作重点。

    特技:可沿用新白的效果

    如果立足于翻拍新白,那么新白法术的特技效果也是值得保留的,那与新白音乐一样成为一代的美好记忆。现在技术进步了,却须警惕炫耀。不要为能打造多么逼真的假蛇而沾沾自喜,事实上,既然演的是“白娘子”,完全可以不出现“白蛇”。新白的法术很有创意,而运用现在的技术模拟原来的效果则是完全可能的,最主要的是要与整体风格融为一体。

    这里所讲法术效果应该包括视觉与听觉两方面。在以新白原有体系的基础上,还可借鉴传统戏曲的手势与锣鼓点加以变化,那将更显得典雅。锣鼓声虽然单调,但大音稀声,对于表现某些抽象的音效,反而可能是最合适的。

    宣传:可望重塑新白的经典却不可能超越新白

    宣传是必须的,但得注意准确的定位,过度夸大的宣扬只会引起观众们的反感与失望。新白创作仓促,有许多地方可以补充与提高,却绝难超越之。尤其是完全地翻拍新白,更应对新白保持敬重的态度,慎言超越之语。纵观白蛇传的流变发展过程,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是继方成培的《雷峰塔》传奇、田汉的京剧在《白蛇传》之后的另一里程碑,它们能在一个时代代表白蛇传得到广泛的认可与流传,是有深刻的社会原因。所以说翻拍电视剧,新白是不可超越的,也正像现在若再重排《白蛇传》之戏曲,不管是何种剧种,都不能撼动田氏《白蛇传》版本的经典地位。若要超越新白,除非时代有了较大变迁,人民文心理有了较大的变化,并且出现了更新兴、更时尚、更流行的表演样式来重释白蛇传。

    承认新白之不可超越性,并非陷入虚无主义,翻拍新白或重拍白蛇传还是有意义的。白蛇传作为民间传说,是允许也需要有众多“异文”的变异。既然决定要拍《又见白娘子》了,我还是希望它能拍好拍成功,希望能从某些角度弥补新白的不足,也丰富白蛇文化在影视中的传播。

    (原稿:2009-04-21;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32194438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