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谈谈川剧电视剧《白蛇传》

    把12集看完,还是留下点记忆,免得忘怀。

    这剧竟然也是早在2003年就拍摄了,就不知为何无声息。直到2006年央视推出刘涛版的正规电视剧《白蛇传》,我才听说原来也同时在播放一个川剧版的电视剧。当时就对该版白蛇传很好奇,今天终于逮得机会一观。

    该剧的几个优点。一是各主演扮相很好,白娘子很美,许仙也很帅,男小青很英武,女小青可爱中还有点野蛮;法海就比较邪恶了。其中白娘子的造型我看着竟有点新白中白娘子的造型,不过把厚实的蝴蝶髻缕空,反有点像蛇形盘旋在头上,这样就更显然青青少女了。小青的特征是在额上点了一条蛇形纹,男女小青皆如是,因此在变身那个特技镜头中显得很平滑,真像从男的变到女的一般。

    拍白蛇传,特技有得一说。它物特技效果也不错,尤其“变脸”这一川剧舞台的真实绝技,融合得很好。其中变脸最多的是在水漫金山那场那个持紫金挠钵的神,舞台上就变脸频繁,电视剧中还变出个“空脸”,就是没有脸谱,正常的电视剧化妆了。小青也是有变脸的,比如断桥重逢那场。不过让小青戴上脸谱可能要破坏电视剧形象了,所以它采用了一种“飞脸”的特技,真乃构思巧妙;小青这种特技首先应用于吓退一班恶绅,更是合情合理。

    不过腾云的特技总感觉有点生硬,与戏曲动作结合不太好;戏曲的动作是很活的,几乎无时不动,但用云将其托的瞬间却突然停顿了,不太流畅。另外更失误的武打的声效,竟加入普通武打片那种刀光剑影的声音;那声音与锣鼓点混合在一起,很难受。我觉得就用锣鼓最好了,戏曲的武打也该算是虚的,但若采用实的背景声效,便不妙了。

    但是天宫的云彩背景很好,这是构图之美了。该剧的大多场景都很美,虽然电视剧用实景,但它拍戏曲,却又故意把实景虚化,这就很有特色了。比如断桥之景很矇眬;白娘子最后出塔后那身后雷峰塔的废墟也很有感觉。说到图画,还得提及片头,那画面可真国画。

    故事情节本不必多说,但电视剧既充实到12集之长,必须增设了一些不觉的情节。在川剧的白蛇传中,有段“白季子”与“桂枝罗汉”的因果。电视剧的改编中,把癞蛤蟆的作用增强了,他在天上也贪恋白季子美色,下凡后变成王道陵更处处与白娘子许仙作对;除了扯符吊打之外,还有其他不少琐事,窃以为写得过多了点。电视剧对男小青的刻画也更深入,他一直爱着白蛇,变女身追随白蛇,真是大爱,最后还以血溅雷峰塔的悲壮才把白蛇救出塔来。

    白娘子被镇雷峰塔后,许仙的形象也表演得陡然高大起来。许仙开始跑到青石山求小青,虽然小青原来很凶神恶煞般恨他;只是小青当时也无能为力,只有潜心再修。后来许仙又跑到金山寺求法海,渐渐变为大声斥责法海,法海便强行给他“禁口咒”。自此许仙不能言语,十八来一直守护着雷峰塔。法海还针对许仙下了另外四句偈语,“子戴宫花,雷峰塔垮,白蛇出世,许仙说话”,这与镇白娘子时的那四句,“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可真是一对的。

    我也由此相信许仙“守塔护塔”与白蛇“刺血和汤”将可能成为白蛇传的新情节单元;不过该电视剧前面并没有“刺血和汤”的情节。白素贞为救许仙清白也曾不惜将千年修得的灵珠救活原被许仙开方治死(其实当然是癞蛤蟆的诡计)的何员外之女,但我觉得可惜了,也没有刺血和汤那么壮烈与壮观。剧中白季子原来还得王母所赐一神珠,她几次难中凭它化险为夷(不过我仍觉得祭起神珠那场面效果太简单了);后来王道陵在法海的揭示下变假许仙偷了这神珠,法海才有恃无恐向白蛇挑衅。这段公案,我比较莫名其妙,不知为何增此一说,甚不以为然。那癞蛤蟆变王道陵,再变许仙,最后变小沙弥,前面几次变得还好,只最后那个小沙弥的演技太难堪了。

    该剧情节尚有其他诸多可议之处,略有拖沓,多与王道陵有关,编剧在此纠缠过多,有些不美。我也曾粗略估算了一下,按川剧白蛇传的构思,有八集内容就可表演得比较完整且精练了。前因,从天宫(西天)到收青差不多一集;游湖借伞演一集,可多少加上成亲的尾子;扯符吊打等与王道陵的斗争一集就够,多了不好,但也少不得,吊打很精彩呢;端阳盗草一集;水漫金山一集;断桥重逢一集;合钵镇塔一集;结局倒塔一集。

    总得说来,这川剧《白蛇传》的电视剧版比之舞台版,还是差了点,主要是川剧白蛇传太精彩了。把戏曲转拍成电影电视的做法与尝试,由来已久;笔者认为,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现场录像,典型的如(但不限)中央戏曲频道的空中剧院;这对戏曲元素的保留最完全最忠实,只是借现代技术予以记录传播。现场录像虽然没有真实现场的气氛,但某些细节在镜头前可能会看得更清楚。第二类是戏曲电影,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曾经很是红火,记录了一大批老艺术家们的珍贵表演艺术。戏曲电影是用电影的技术与形式来再现舞台上的戏曲表演,对戏曲艺术的表达也很完整;好的导演甚至可以使戏曲电影拍得超载原戏本身,因为表演手法更丰富,当然这要在尊重戏曲规律的前提下。第三类是戏曲音乐电视剧,它是利用戏曲元素来表现电视剧,主要包含着戏曲音乐与唱段,而戏曲特色的身段动作与念白很少,却与一般古装剧差不多。戏曲最重要的是唱,而电影电视也少不了音乐,这就是它们的结合点。而且中国古典文学似乎不太讲究直接的心理描写,但戏曲除外,可以直接抒情唱出来;所以在电视剧中的适当地方引入戏曲唱段,能增加表现力,也符合中国人的审美习惯。

    戏曲电影的例子如李少春的《野猪林》、盖叫天的《武松》、关肃霜的《铁弓缘》,等等,多不胜数;这都是京剧的,地方戏曲的电影也不少,如越剧《五女拜寿》(浙江小百花),常香玉的豫剧《花木兰》等。戏曲音乐电视剧出现得稍晚,因为电视剧也晚于电影。我看过的戏曲音乐电视剧如言兴朋的〈曹雪芹〉(十集)、李胜素的〈谢瑶环〉(五集)、越剧〈红楼梦〉(三十集)、黄梅戏韩再芬的《孟丽君》(九集)、《家春秋》(三部各六至八集左右)。戏曲音乐电影的例子较少,因为话说电影比电视剧更有艺术性,所以电影若拍戏曲,一般不会只取音乐而舍弃其他。但戏曲电视剧也较为常见,就如这个 12集的川剧《白蛇传》就可归于这一类。马虎地说来,《新白娘子传奇》也有点像是戏曲音乐电视剧,只是由于它篇幅长而使唱段比重显得稍低,况且其中的新黄梅调也不算正宗的戏曲。

    从戏曲电视剧的角度来看这版川剧电视剧《白蛇传》,它所遇到的难题是如何把戏曲用电视剧的手法与形式来呈现,这比戏曲电影可能还更难解决,更难调谐其间的相容性。就如这部川剧电视剧演白蛇传,因为我也先看过舞台版的,便能看到大多经典场次都只有照搬舞台的表演内容,但一扣上电视剧这一大前提,便隐约感觉不像,失去了川剧原有的精彩。

    比如“舟船借伞”那场,小青与艄翁的对白俏皮依旧,可惜船太小(再大也大不过空的舞台是不),高度不开,显得局促了。“扯符吊打”那场,本身王道陵吊起来要像个体操运动员一样做出许多好看的动作,但在电视剧中布满流光的特技,反而看不清了;还弄巧成拙地以蒙太奇插入许仙在另一处看病的情节,我觉得吊打这样精彩还是一气呵成的好。又如“断桥重逢”,许仙的懦弱太夸张了,在电视剧中便显得不太真实,但舞台上的“文戏武唱”却很精彩。

    所以,戏曲(音乐)电视剧这一杂交的艺术形貌,还是有很多值得探索与考量的地方。闲扯得太多了,就此打住。

    (原稿:2008-08-01;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8718256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