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重观绍百吴凤花的《白蛇前传》

    话说这部戏还是我第一次买的有关“白蛇传”的 vcd 。那是几年前,在网上重新看到《新白娘子传奇》,大感到兴趣,便跑到附近的一家音像店想找新白的碟片,只是一时没找着,却随手带回这部越剧白蛇传的 vcd 。不过当时我越剧尚不了解,所以竟没怎么看懂;而且这碟除了唱段外没有其他字幕,也不易听懂其中的对白。不过几年逾后,看了不少越剧,便觉亲切起来。于是最近重新拿出这碟来看一遍,才发现这戏排得也确实不错,不枉当初之资费。

    越剧《白蛇前传》,由浙江绍兴小百花越剧团演出,从碟片封面看,还是 1998 年排的。共八场,“游湖”前有一折“下凡”序幕,成亲“良缘”之后端阳“惊变”、“盗草”,然后“索夫”、“水斗”至“断桥”就结束了,没有“合钵”之后的故事,大概如此才叫“白蛇前传”吧。由吴凤花、陈飞、吴素英主演,她们都是著名的越剧演员,现在绍百的“台柱”。吴凤花是范派小生,饰许仙,白素贞在前面五场由陈飞(傅派)饰演,后三场是吴素英(吕派)——有一点比较有趣,越剧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女小生艺术,所以像“白蛇传”这样我认为很“女性”的传说故事,在越剧演来却一般都以小生挂牌主演,当然,越剧《白蛇传》许仙的戏份也确实比京剧《白蛇传》的多。

    许 仙——吴凤花白素贞——陈 飞白素贞——吴素英法 海——王 芳小 青——章利萍 周淑君

    越看越觉得吴凤花的扮相真是好。那种帽子,很符合许仙“生药铺里的小伙计”的身份,与常见的书生打扮却不同。而且还可发现许仙在几场中,巾帽的样式虽然统一,衣服的颜色却有变化。在开始的游湖中,他原是去扫坟的,一身比较朴实,心情还比较凝重。几日后去白府(红楼)取伞时,便换上了一身较鲜艳的衣服。在“惊变”那场,许仙的衣服看起来比上一场暗了些,不过也可能是灯光的原因。后面三场在时间上是紧邻的,所以应该是同一套衣服。现在的戏剧院已经普通应用灯光了,这在现场是可能会有效果,不过在电视上看或出碟,就只怕没有效果甚至反而有负面影响了。就比如这个戏的录像,总体看起来就偏暗,不够清楚。

    相较起来,白素贞的扮相似乎与心目中的“白娘子”尚有点儿说不出的距离。陈飞向来看着像贵妇,而吴素英还有点“小家碧玉”;陈飞虽然有点“富态”,但身段却柔得出奇。两个小青的风格也迥异,前面的小青比较活泼,额上还一点红,稚气可爱的样子。后面的小青是陪姐姐去索夫、水斗的,看着就更英姿飒爽些。法海却没什么可说,在舞台上他至今一直还是反面角色。

    第一场:下凡

    “下凡”一折的故事情由,有点特别,我在他处较少看到。是说白蛇与青蛇本来就被锁在西天雷音寺修炼,由于白蛇心系红尘,凡心太重而遭监禁。有位小和尚怜其饥渴,悄悄送水与她喝。白蛇喝得水后,恢复灵力,于是挣脱铁索,并解救小青一起下凡而去。法海得报,也下山去至金山寺,伺机收妖。看到演员表上有“许兰”之名,不知是否就是这位救白蛇的小和尚——抑或就是“捧钵侍者”,他随手用金钵盛水给白蛇喝,白蛇才能出乎意外地恢复法力,逃逸而去。不过从剧中看,白蛇下凡,不是为了报恩,纯属思凡;而且看似一下山旋即遇上许仙,而这许仙与那西天小和尚究系有何关联,并不明确。

    第二场:游湖

    “游湖”的故事便大家耳熟能详了,春光明媚的西湖,漾人心弦,白素贞竟对许仙一见倾心……这儿有个细节,许仙夹带的雨伞曾掉了,白素贞与许仙同时弯腰下去拾伞;接着许仙很尴尬地离开了,白素贞这才想起唤雨来把许仙招回。这折中加入了一队歌舞——这在其他几场也用到——轻歌曼舞的,越语柔声,更增美妙意境。

    第三场:良缘

    许仙去取伞,当日成亲。这儿有大段很家常的对唱,就是白素贞先感谢日前许仙借伞,然后问到家里情况云云……按说这些问题,大多在当日游湖的对白中就问过了;今日重新提出来,无非是为了提起话头,所以绕了个大圈子终于问到许仙为何还没有结亲。这就像“梁祝”里《十八相送》一折,祝英台在为“九妹”作媒前也先问梁兄可曾婚配,想他们同窗三载,这事祝英台岂有不知之理——说回这段“家常对唱”,其实最耐听的还是戚派与毕派的唱腔,大约陈飞、吴凤花这段也是化用戚毕而来的。

    第四场:惊变

    这场是白蛇传故事的一个转折,很考验演员对人物心理的把握。该戏对法海“说许”的过程作了简化,只通过许仙的唱来叙述法海的“蛊惑”,这也更能表达许仙的心理,半信半疑地还带着一丝恐惧,回去试妻。看来这儿的许仙应该是不相信法海的话,或者是不希望相信那是真的,但作为普通凡人他也无法摆脱法海言语的困扰。所以许仙让白素贞饮雄黄酒,他是企图破图法海的妄言,想给自己一个理由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娘子不是蛇。

    于是,当白素贞隐忍,佯作慷慨喝下第一杯酒时,许仙见她没有现形,当即欢呼雀跃,那种以为放下心头大石的快感是难以言表的。因为许仙给自己预设或预期的答案就是“娘子不是蛇”,所以他初见娘子暂未现形时就很轻易地“说服”了自己,而未多作怀疑一杯酒的药量是否足够,药效发作的时间是否足够等局外人可能考虑到的问题。接着就是许仙化疑惧为欣喜,又是认错啦,又是赔礼道歉,还要斟上第二杯“赔情酒”。当白素贞喝下两杯酒忍受不了时,许仙的第一感想是娘子可能喝醉了,而不是想娘子终于要现形了,还喜孜孜端来醒酒汤——如此一波三折,许仙的情绪大起大落,刚刚认定娘子不是蛇了,偏偏又看到了娘子现形,于是再难承受,便吓坏了。

    第五场:盗草

    在上一场中“许仙”吴凤花的表演着实精彩,而陈飞也不错,在现形时做了很多身段。脱去一件外衫,一如在第一场的蛇形挣扎,这与京剧中敛尽蛇性只呈端庄典雅形象不同。陈飞的功夫练得很好,这在越剧花旦中是少见的;事实上,越剧能演武戏的很少,“绍百”却是个另外,这在下面的“盗草”与“水斗”便更能体会。当然,越剧的武戏也有她“轻柔”的特点。像“盗草”这折,白素贞就挥着条奇长水袖出场,这水袖,可舞可武,陈飞运用至妙。

    另外,这场对盗草的情节发展也有不同处理。在大多的说法中,是讲白素贞打败了守山的鹿童,却不敌鹤童与鹿童的围攻,接着就是南极仙翁出现,白素贞向仙翁求情,才求得灵芝草。不过仙翁仅此客串出下场露个面,实在有些“鸡肋”,所以有的京剧演出本也说白素贞打败了鹤童与鹿童,直接夺回了灵芝草。陈飞这场“盗草”,也没有出现南极仙翁,不过她也不敌鹤童;于是直接跪向二童求情,硬的不行来软的,软中还仍带着坚定。最后是二仙童手下留情,“让了一招”,让白素贞闯过去,采了灵芝草。这比白素贞打败他们似要好些,否则灵芝草来得容易了,就不足以表现白素贞为救儿夫的历险精神,与临行前重托青“后事”的渲染也不相称。

    第六场:索夫

    许仙金山还愿,被法海强留于寺,白素贞携小青前来寻夫,与法海交涉,所谓先礼后兵。从这场开始,白素贞是由吴素英扮演的,其扮相看着似更为清秀些;而且吕派还有个代表剧目《穆桂英挂帅》,所以穿起戎装来大约更有心得。由于在下一场“水斗”中法海是请来天兵天将,他自己倒不亲自参加战斗;故在此之前需加一场“索夫”,先来番激烈的“唇枪舌战”,既符合情理,也符合艺术规律。在具体处理上,还展现出了白蛇、青蛇的不同性格。白素贞一再忍耐,好言相求,小青却比较暴躁,两相交替,气氛有张有弛。不过法海始终不肯通融,还出言有藐视、威慑、恐吓之意,激起白素贞斗志,再也无法忍让,终于下令水漫金山。

    第七场:水斗

    其实,女子越剧并不长于演武戏,这场水斗基本是挪用京剧的水斗。不过开场时两边舞动那几乎长及整个舞台的布幔,模拟浪涛滚滚,很形象。接着大约都是来自京剧了,虽然可能有所缩减,但主要套路都有了。有韦陀哪吒的威猛,有龟精蚌精的滑稽,也有“踢花枪”的精彩,还看到吴素英连翻跟头出场来……看如此一台女子排这么一场大打出手“水斗”,真是不容易,不由得暗暗佩服绍兴小百花。

    不过有点难处理的白素贞水斗失败,不是害于胎动,因为这部《白蛇前传》没有涉及后面的产子、合钵,所以在水斗中也不好加入这项。结果这场是说白素贞姐妹难抵青龙禅杖,拼死杀出了重围。 第八场:断桥 断桥·上桥   “断桥”是一场很重的重头戏,这部《白蛇前传》全场共出了三张 vcd ,而“断桥”竟单独占了一碟。与京剧相比——为什么总拿京剧比较,我觉得现在大约还是京剧的《白蛇传》最为“正统”与闻名——越剧断桥仍然是强化了许仙的表演。

    《断桥》开始,是白素贞与小青上场,紧承上场水斗的战败,姐妹俩憔悴不堪回到西湖断桥;一曲“西湖山水还依旧”,话尽凄凉。小青恨极许仙,白素贞却对许郎仍念念不忘;接着她们下场到“断桥亭”内休憩。许仙上场,也有一大段的独唱:“急忙忙奔出那金山禅堂,步匆匆又来到钱塘道上……”许仙虽有悔意,但一见到怒气正盛的小青时,还是吓得心惊胆战,抱首窜逃……许仙之逃戏,很见功底,细致入微。许仙慌忙中把鞋子掉了,但又不敢停下来穿鞋,于是在舞台就有很夸张的穿鞋动作,可惜慌乱中试了几次都穿不上,只好干脆抱着鞋子跑了。越剧小生的靴底是很厚的(比当今时尚女郎的高跟鞋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戏靴是种厚实感),许仙是深一脚浅一脚地逃窜,很有意思。这里的吴凤花还有个细节,“哎哟”一声叫痛,大概是地上小石子刺着脚底了……接着许仙下场去把鞋子穿好,换小青、白素贞上场,以表她们的追赶;待许仙再度上场,三人便同台表演了。

    断桥·追逐

    关于许仙逃戏,还有两个问题值得讨论。一是许仙逃跑,是否就表明许仙对白素贞的爱不够坚定,有损于他们所谓“生死不渝”的爱情。我觉得未必可以如此武断,“断桥”许仙之逃,是被小青吓的;就像在“惊变”一场,许仙被白素贞现形吓死了,却不能就此说许仙不爱娘子。这儿小青暴怒,大发雌威,小小许仙如何禁受得起,一时间来不及细想,就先逃了。

    二是小青追、许仙逃的时空问题。一开始姐妹俩是坐定在断桥亭内的,后来出来去追掉头就跑的许仙,再后来许仙有句唱词说道“奔至在断桥亭内将身隐,啊呀呀呀难……难藏身”,表明他们三个又追回至断桥来了。舞台上走几个圆场,而许仙、小青、白素贞她们大概已在西湖边绕了好大一个圈子,又回到断桥边,下面的精彩场景也就发生在断桥了。按理说,小青是修炼多年的蛇精,要追上许仙是易如反掌。只是白素贞见不对劲,在不断地牵制着小青,但由于白素贞自己也很想上前去见许仙,就没有完全阻止小青去追他。于是白素贞在中间前瞻后顾,眼望着许郎,手拦着青儿——三人就这么形成一种制衡,事实上就呈现姐妹俩不紧不慢地追着许仙(但对许仙却压力很大,舞台气氛紧张),直到许仙累得实在跑不动了,跌倒在断桥边。然而,精彩刚刚开始,高潮还在后面哩。

    断桥·纠缠

    小青仍旧不依不饶,执剑要杀要砍的,许仙只好喊“娘子救命”。而白素贞呢,百感交集,她心中又作何感想?她一面装“怨妇”埋怨许仙的负心薄幸,一面又装“悍妇”袒护着许仙,不欲青儿伤及许郎。这时有一大段唱,与京剧的一段差不多相似,不过加了很多动作,几乎每唱一句就要换一个身段动作;而且每个姿式都美不胜收,完全可以定格下来当作雕塑艺术来欣赏——据说这些动作是来自有“天下第一桥”之称的婺剧《断桥》,大概如斯——于是白素贞的唱,是追忆往事,似向许仙诉苦;而她的动作,则是拦阻小青,又护着许仙。这或许就是《断桥》舞台的最经典呈现吧。

    如此纠缠了许久,白素贞才逮着一次机会把小青的剑夺下来,劝她稍安勿躁。小青见姐姐如此,心中虽不平,也只好在一旁干生气;却不时还朝许仙狠狠地瞪一眼,哼一声,跺一脚,也让许仙后怕不已。然而许仙也毕竟缓下来,趁机向娘子表明心迹,坦白认错:“乞求娘子息雷霆,容许仙一言来告禀……”娘子也知再隐瞒无益,干脆告知官人真相:“为妻并非民间女,千年灵蛇修成人……”双方把误会与衷情诉说清楚,一切便豁然开朗之势了。许仙再坚定地立誓,“纵然娘子是灵蛇,海枯石烂不变心”。冰释前嫌,最后还要向小青求情,平息她心中的怒火,这才“成局”。

    断桥·下桥

    像在京剧中,末了还有一节,小青还是饶不下许仙,不能释怀,扬言要离姐姐而去;不过最终还是被白素贞挽留了下来,主要是小青怕姐姐身怀有孕无人照应。不过这场断桥删了这细节,要走又没走成,笔者也觉横生这一小节,尚有可议之处,不要也罢,何况这场“断桥”已经够精彩,够充分的了。断桥的结局,是三人和好如实,又回到游湖初的美妙歌声,“水柔柔,山盈盈”……《白蛇前传》没有后面的“合钵”镇塔“倒塔”,就这样把“断桥”归结为一种团圆结局,却也是个很不错的手法,因为最后的倒塔实在是为大团圆而大团圆,不得不添加的一个尾声。

    总之,仔细看来,绍兴小百花这部《白蛇前传》果真不同凡响,当初买这碟时还真失敬了。尤其是最后一折“断桥”,初看虽觉如此结局似嫌草率,但想来却不愧为压轴大作。全场戏反映出绍兴小百花的综合实力,尤其是展示了吴凤花、陈飞、吴素英三位声名在外的国家一级演员非凡的越剧艺术魅力。其实有时我想,如果能以“吴凤花演许仙、陈飞演白素贞、吴素英演小青”的超强阵容来排《白蛇传》,或许还更能把越剧《白蛇传》的表演艺术推向另一个高峰——不过可惜的是,我至今没有看到这样的版本。最后,我转帖一个吴凤花与陈飞的断桥片段视频,再回味一下绍百的越剧艺术吧。

    (原稿:2008-02-27;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812714539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