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白蛇传演绎:戏曲对影视的影响

    《白蛇传》作为一个戏曲剧目已经上演了几百年,而白蛇传的广泛流传也很大程度上利益于与戏曲表演的结合。因此,现代影视剧改编白蛇传故事时,也必然会受到原来戏曲表演的影响,暂先不管这种影响是正面的或负面的,总之它是客观存在的。

    先看下反响最大的白蛇传电视剧改编《新白娘子传奇》,它所受到的戏曲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新白借鉴了戏曲最主要的歌唱的表现形式,情到浓时,便不由得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而歌而咏之。电影《青蛇》的造型也借鉴了京剧旦角的化妆,把贴片变形卷曲,又还有蛇形的象征;当然,京剧白娘子的化妆还有繁重的头饰,并不适合影视的简约。《青蛇》还有一个段落采用了京剧的锣鼓配乐,就是白蛇发现青蛇勾引许仙,与青蛇斗剑那段。国语版的《青蛇》还有许多对白故意发嗲地学戏曲的念白,不过这属于非严肃地使用戏曲元素了。新加坡的电视剧《青蛇与白蛇》,其配乐与造型也大多沿用电影《青蛇》。新加坡还有个更被淡忘的《白蛇后传》,它的开头很“投机”,竟是先在舞台上演《白蛇传》,然后镜头一转,就是电视剧的《白蛇后传》了[1]。

    不过这都只是浮于表面的,只是非关键的形式而已,但它们基本都应运得很好很融洽。本文主要是想讲央视电视剧《白蛇传》受戏曲的影响,仅管它表面上看来毫无联系,其实却有着更深远的影响。因为在大陆,京剧及其他诸多地方戏曲都是国有剧团,是由国家扶植的,几乎也反映着文化的意识形态与导向,而央白既然也是央视制作的,显然就将受到统一的意识的影响。

    现代戏曲界上演的《白蛇传》当以田汉的京剧《白蛇传》为巨孹。由田汉改编精简的这个《白蛇传》,作为一个京戏,无疑是成功的,然而从白蛇传流传的纵深来讲,却有着明显的时代烙印。田汉作为一个文学家,他热情洋溢地歌颂了白娘子与许仙的爱情,充分肯定白娘子为追求自由幸福的英勇斗争;而作为一个革命家,他高举反封建的大旗,否定法海收妖的正义性,更将其打为封建势力的代表,无情地批判法海干涉自由的罪恶行径。简言之,田汉《白蛇传》想表达的主题是反封建与爱情[2]。然而,反封建远没有爱情的生命力长久。像二十一世纪初张火丁《白蛇传》的宣讲评介中,都只见“爱情”,不再提“反封建”。

    田汉的《白蛇传》改编影响深远,至少在大陆中处于独尊的地位。半个多世纪以来,许多《白蛇传》的改编作品都有意无意地沿袭了田汉的思想与剧情,并且继续将其发扬光大。比如,许仙“护塔”(或扫塔)情节的出现,就是对爱情主题的深化,即使白娘子被镇雷峰塔后,也不能中断或阻隔他们伟大的爱情。另一个主题,反封建的斗争,也有的作品将其继续强化,即如小青“破塔”,是说最后的结局小青用自己的鲜血攻破了雷峰塔,把白娘子给救出来了,这就更突显了革命的悲壮性。

    这“护塔”或“破塔”的结局都非常有感染力。央白的结局便是“护塔”,这是它的一个感人之处。但这两种结局有个问题,它改变了白蛇传原来的结局,也就是“祭塔”。当初否定祭塔是因为它反映了向封建统治的妥协,属于封建糟粕的东西,所以应该改革掉。然而,若从纯粹文学艺术规律的角度看,并没有任何雄辩的理由能证明“护塔”或“破塔”的立意会高于“祭塔”[3]。所以笔者并不认为“护塔”或“破塔”能代表白蛇传的发展方向,因为它是“覆盖式”的,那不仅仅是一个结局的更改,而且牵一发而动全身,那就意味着几乎要抛弃许仕林(白蛇生子)存在的意义。有个川剧电视连续剧《白蛇传》试图把“祭塔”、“护塔”、“破塔”三位一体综合起来作为它的结局,但笔者认为很有点滑稽,那个状元儿子仍然成为了一个鸡肋。倒是另一个在戏曲《白蛇传》领域中新出现的情节,“刺血和汤”[4],我认为将是白蛇传的一个发展方向,因为它是“增补式”的,可以完全不影响原有白蛇传的主题意义,而继续丰富白蛇传的深刻意义。

    由于时代的发展,《白蛇传》的反封建主题逐渐淡出,于是更多的改编作品着眼它的爱情主题。但是,当白蛇传只剩下爱情时,却又难免出现“畸形发展”的状态。就像央白,笔者就认为它犯了“唯爱情论”或“爱情至上”的错误,甚至剧中还赤裸裸地出现“情比天大”的台词;至于“多角恋”,则更是“唯爱情论”的副产物。还有央白法海的定位与塑造,由于反封建的失落与不适宜,法海变几乎变得无所归依,最好只好莫名其妙地说它“成魔”了。并非是编剧的政治觉悟,把封建势力比喻为“魔”,而实在是因为一直以来的思维定式,把法海必须认定为一个坏人。像港台一带的对白蛇传的改编影视剧,由于思想少受拘束,就能比较公正地对待法海。记得见过央白的“法海”刘小锋发话,“终于让法海有个说话的机会了”,自以为得之,其实这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央白法海“成魔”的结局与下场,事实上比李炳淑那版京剧电影《白蛇传》中“法海被关进螃蟹”还要悲惨,至少在那里还算得上“成王败寇”,而央白对法海的诬蔑却是“与时俱进”了。

    总之,央白对白蛇传的改编,完全被戏曲白蛇传阻塞思路了,完全忽视了在此之前及之外的《白蛇传》的更为广阔的故事与意义的——这是谁之错呢?央白为了把一个戏拉长为一个电视剧,不得不胡编乱造了许多毫无来由的情节,而到最后又不得不把戏曲中的经典桥段硬塞回电视剧中去;央白的结局也把一批少男少女感动七晕八素,殊不知却非央白的原创。

    附注:

    (原稿:2009-03-31;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231104256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