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随笔:水漫金山是洪水神话的记忆痕迹

    上周末,我们实验室去绍兴搞“学风建设”(兴许是前段时间“学术造假”风波使得我们的导师组要重新重视学术道德规范吧),其实也就是旅游吧,其中就参观并瞻仰了大禹陵。我像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尽管是第二本行,由大禹治水就不知怎么联想到了白蛇传的水漫金山。

     “洪水神话”是世界各民族的远古神话中皆存在的共性,如此的高度一致以至有学者认为它就是远古历史曲折但真实的反映,而决非凭空想像的产物。“水漫金山”是白蛇传传说中最为瑰丽的场面,我也不相信它能凭空产物。不久前我也曾经撰文讨论过水漫金山应是由古代镇江金山的地理气候而产生的联想[1],现在我更怀疑它也是远古洪水神话的残留记忆。其实白蛇传传说的起源算是晚的,比起四大民间传说的其他三个都要晚得多,所以我说它只是记忆的残留,而且白蛇传的故事题材也允许它能承载这样的残留或再现。

    “大禹治水”准确地说应该是“鲧禹治水”,它是父子两代人的一起完成的伟大功业。这个神话还涉及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名曰“息壤”。这息壤是件神奇宝贝,可用于阻水堵水,它见风就长,洪水高一丈,它也就长一丈——这多么像法海禅师那件袈裟啊,或者说法海的袈裟特性借用了对息壤的描叙。

    在以往的神话中,一般是说鲧只知道用息壤去堵水,结果治水失败,而禹善于疏导水道,才得以治水成功。不过现在也有学者提出了不同观点,质疑鲧治水失败的悲剧原因。因为鲧也是“四岳”举荐的治水贤能,显然不会笨得只懂堵水,而不懂疏水。有一种观点[2]颠覆了舜的形象,说它不是禅让的,而是篡位的,它害怕鲧治水有功将继承尧的帝位,所以害死了鲧。另一种说法[3]是说尧本身也不喜欢鲧,因其“负命毁族”。鲧自然是懂得堵水疏水并用的,但堵在哪里,把洪水引导向哪边就很有讲究了,很可能鲧导洪时损坏了尧部落的利益,所以尧杀了他。不管怎么说,可能鲧氏一族就是治水的技术人才,鲧死后,也不得不用其子禹再来治水。如果那时也有家庭观念的话,禹对其父的遭遇怎能不愤愤不平,它治水何尝不是卧薪尝胆,所以当他治水成功,划定九州,取得各部落的敬重,树立了威望后,就摇身一变为奴隶主,建立夏王朝,还为其父鲧平反加封呢。如此一来,把尧、舜、禹的明君形象都破坏殆尽了。

    且不管它什么“鸟生鱼汤”了,我再说回白蛇传中。白蛇传的传说故事只说了“洪水”的来源,却还未讲到“治水”;我觉得是个遗憾,这也是白蛇传故事值得发展的方向之一。而这治水的重任当然就落在白蛇之子许仕林身上了,不过说到治水,可能还是“许梦蛟”这名字更恰切。当然白蛇传的这场洪水应该“小气”点,收敛点,不能像远古洪荒时那么汹涌澎湃得几乎毁灭性。白蛇只是对镇江或江南一带造成危害与麻烦,所以她生下的儿子,应该替她治水,为她赎罪。这样的救赎模式才是更符合中国传统的文化思想。

    (原稿:2009-04-14;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31412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