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新白下部若干问题再论

    《新白娘子传奇》是一部值得反复看的电视剧。近日有因又看了后二十集,略有感悟,还是得记下。其中某些想法也许并不新鲜,以前就曾啰嗦过,只是再整理则个;当然也有些是以前没想到的或想到但不敢说的。

    新白“二元论”

    借用一位朋友的论调,《新白娘子传奇》明显地可以分成两部分,前三十集与后二十集——为了叙说方便,笔者建议分别称之为“上部”与“下部”。新白上部对应着“白蛇前传”,新白下部对应着“白蛇后传”。我们一般所说“白蛇传”,即指“白蛇前传”,就是讲白娘子与许仙的爱情故事,基本以结缘始,镇塔终。这故事的很多版本在前后都加上一段简短的“前世渊源”与“光明的尾巴”,如果把这一头一尾加以扩充,就可称之为“白蛇前传”与“白蛇后传”了。不过“前传”似乎不如“后传”流行,笔者也只散见过些“不成气候”的民间传说。而“白蛇后传”肩负着救白娘子出塔的重任,理应更为人们津津乐道,相信大家都不愿接受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的结局吧。

    须要指出的是,笔者在此提出的“前传”与“后传”的界分,与梦花馆主所编著的那本《寓世讽言说部白蛇传前后集》——全称挺长的,一般就简称《白蛇传前后集》——有所不同。该书的《前白蛇传》一直从“下凡游湖”讲到“祭塔出塔”;《后白蛇传》再另起炉灶,让已经上天的白蛇青蛇重新下凡,让小青也完成与许仙的夙缘,还引出一位狐狸精胡媚娘迷惑许仙,被逐后聚凤凰山兴妖造反,然后由许氏母子,一门忠义征妖平叛,直至敕封追赠……这样的续尾不免太过分了些,当断不断,人家好好地上天成仙了,还拉下凡来,这无异与把死人从棺材里拉出来的伎俩。其实那作者自己在序言中也曾言明,《白蛇传前后集》是根据许多不同版本改编的,彼前后传本不相容,尚有许多相矛盾难衔接之处,只是作者不忍见弃,才强合于一书。像那般的《后白蛇传》之所以能问世,盖因原作者太爱白蛇传人物之故,乃借以说事;这现象与当今时代也有许多以白蛇传为题材的网络玄幻小说颇为相似,虽具有一些的时代意义,却绝难比“白蛇传”的永恒意义。

    所以,如果“白蛇传”有必要分“前后”,那么笔者认为,“前传”就应该写“入塔”,而“后传”写“出塔”,这一进一出,方成完整的白蛇传。而白娘子出塔由谁来救,则是白蛇后传的关键问题。至今有两个主要的版本,“仕林祭塔”与“青蛇毁塔”。以前曾有学者认为,“祭塔”是屈服的妥协的,“毁塔”才是高扬的暴力革命。不过笔者不以为然,我认为小青虽然有报仇的愿景,她却不可能完成拯救白娘子的任务,而这个重任只有落在白娘子的儿子,许仕林身上。

    说到底,我很赞赏新白的总体结构,上部,极尽白娘子与许仙的悲欢离合,缠绵悱恻;只是,人妖相恋,天理难容,下部,就由许仕林来解开这个死结。

    新白编剧归属

    笔者推崇新白,却也必须尖锐地指出,新白上下部的文学与艺术成就相差甚远。白蛇后传永远不可能超越白蛇前传,这是必然之势;除此之外,新白下部的落差可能还出于剧组制作的原因。据说,新白原来只准备拍三十集,只是看看反响极好,效益不错,便扩充到了五十集——当然,即使那三十集肯定也与现在看到的这前三十集不尽相同,肯定是也演到仕林祭塔的大团圆结局的——仓促上马还不是首要问题,最要命的是编剧组出现矛盾,从没哪个电视剧能像新白这般出现编剧混乱的局面。

    上部的三十集的编剧分工还较明显。贡敏主持前七集,为新白打下了完美的基奠。贡敏写到端阳事件结束,也基本是传统白蛇传的固定内容。从第八集到第二十集水漫金山前是赵文川,这段情节主要是盗宝案引发的连锁反应,有些拖沓。从第二十集到三十集又是方桂兰接手,讲的是白娘子夫妻回杭州暂住姐姐家待产至被镇雷峰塔为止。另外需要提及的是第二十集的水漫金山前后是由上述三位编剧合写。

    下部二十集一般认为是何麒编剧,但又不尽然,非常杂乱。所幸当时的电视剧有在每集片头标明当集编剧及演员的传统,我们便可从片头字幕梳理出每集的编剧名单。事实上前四集也是由方桂兰继续执笔的,写仕林成长之初,故事也是精练优美的。但方刚牵出胡媚娘,就改由何麒编剧了;这其中的原因就不为外人所知了,我们只能看到这前后的编剧风格的差异。本来方写定的金钹法王对胡媚娘的阴谋很有引人入胜的味道,但后来由何麒对阴谋的实施过程却很乏味;似乎主导权在胡媚娘而非金钹了,金钹的存在只是让她与仕林的爱情更感人而已。

    而且后面十数集也不是何麒所能独立完成,为了救急,导演夏祖辉就只好亲自上马编剧了。比如第四十至四十二以及第四十七到第五十集的编剧名单也有夏的名字,他的工作部分主要是不涉及胡媚娘的情节,即仕林寻父寻母的故事;笔者认为这也可能是当初贡敏的设想,看这部分突然又浮现不少唱段便知。另外,第四十九与第五十集也有赵文川的编剧,那则是为梁王爷夫妇的结局吧。还有,第四十六集仕林祭媚娘的经典段落又也是方桂兰的原作了。

    综观上述分析,新白的四位编剧——夏祖辉的职责主要还是导演吧,而且笔者认为他在后面数集的参与也只是为了完成贡敏的未竟工作,因为其他三位都仍然“榜上有名”,而独无“开国功臣”贡敏——各行其道,各有风格,形成新白又爱又恨的特有现象。贡敏着眼于传统白蛇传,他涉及的情节都是白蛇传流传千年脍炙人口的经典故事单元,重写白娘子与许仙的爱情,以及与仕林儿的亲情,尽显白娘子贤妻惠母的传统形象。这些情节不易创新,也不需创新,却又很难写好,但贡敏写得很成功。那是一种优美的民间气息,天簌一般。方桂兰也写爱情与亲情,从被传统白蛇传简单略过“回杭州生子”的故事出发,重新把白娘子与许仙之间坚贞不渝的爱情推向高潮;她对爱情的渲染与细腻描写,比之贡敏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故事叙述极尽生活化,点点滴滴,如丝如缕。这是一种温馨的言情气息,清醇醉人,也伤人痛人。

    赵文川从白蛇传的“野史”(如果说白蛇传也有“正史”的话)拣出一个并不常见的“梁王爷”,纵情发挥,写一出小民百姓与权相的争斗故事。这颇有点江湖气息,虽然轻率冗长了点,却还算有始有终。而何麒接过一团乱麻,只好让仕林、媚娘、碧莲、宝山四人在其中反复转来转去,却有点粗制的肥皂剧之嫌了。不过这不能完全怪何麒,如果说前面三位编剧还能各写各的,井水不犯河水,那到下部二十集就不得不汇集起来给一个总体的结局,众味杂陈,众音难调,怕谁也是有心无力,只好如此了。

    媚娘原型流露

    胡媚娘被方桂兰写活了,却又被何麒写死了。媚娘的原型在上文已有提及,本是一个反面的妖精形象。

    其实方桂兰也是很尊重传统的,却又有她自己的创新。比如写小青与张玉堂,弹词本有此事,不过是在苏州昆山,所以方桂兰在末尾又巧妙地把张玉堂渡回苏州去了,反留下无限惆怅。还有许仙,贡敏或还囿于传统,想把许仙写成一个负心汉,请看他在端阳被吓死后到阴间对白素贞的态度便有此联想的可能。方桂兰也按传统说法让许仙出家金山寺,但她又给出一个合理的“同修”理由,将落发前的那段“誓词”,掷地有声,许仙的正面形象也即刻明朗起来。因此,媚娘形象的逆转,也只有是方桂兰的巧心惠思了。

    本文不欲再对媚娘与仕林的爱情故事喋喋不休,只想分析一下媚娘对白素贞与许仙的态度。因为胡媚娘出现在“白蛇后传”的后传,弹词有《青蛇传》,梦花馆主一书也以小说的笔法记载了这段公案;在那里,胡媚娘只与许仙及白素贞有故事,而与许仕林却没什么关联。那里的胡媚娘对白素贞与许仙的恩爱大为羡慕,故而变化为白娘子的模样去迷惑许仙。而且按佛家的因果,“也合该他们有这段姻缘”;所以白素贞与小青开始还争不过来,后来征妖平叛,她们也没有对胡赶尽杀绝,胡被佛祖派来的法海度化去了。

    在《新白娘子传奇》第四十一集有一处,宝山出来寻仕林时因事躲入媚娘绣庄,对媚娘说出仕林去找亲父的消息;当时媚娘有个很奇怪且惊诧的表情,失声叫叫道“找许仙”,而且当宝山追问时还极力掩饰(详见新白台版vcd 第四十一集18分50秒左右)。媚娘的这瞬间变化,曾很让我暇思:媚娘何以知道仕林的亲父叫许仙,还直呼其名,心情还那么慌乱。莫非媚娘也真像“原著”那么与许仙还有什么瓜葛不成?当然,就新白电视剧来看,这只能是一种揣测,难解之谜;就像新白上部中小青是否对许仙有情愫一般,也是那么微茫。

    不过另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媚娘对白娘子也是充满崇敬的。在第四十三集青龙黑店内,媚娘终于向仕林说出真相,当仕林表明要与她生死有共时,媚娘有句台词很感动:“说什么死,要活着!要考中状元!为你爹为你娘,为冤屈的白娘子申冤报仇呀!来,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还有在第四十五集,当仕林说要辞官一生陪伴媚娘时,媚娘也急忙劝阻说:“仕林!不行!不行!你不能这样做!你忘了你的父亲还在金山寺出家为僧,你的母亲呢?已经被压在雷峰塔下面有二十年了。他们都在等着你,等着你中了状元,去推倒雷峰塔一家团圆。还有抚育你长大的许氏夫妇,被收在净瓶里的小青,那么多人都在等着你,你怎么能因为我而误了大事呢?”

    这些台词,固然可以认为是媚娘对仕林的深爱;但在语气中,我却也听到媚娘对白娘子那种崇敬与敬仰之情。或许在媚娘的心中,白娘子是她的偶像。再看第四十三集当白素贞闯出雷峰塔来救子时,白素贞一身素净,宛如天人般飘下来,那伤重伏地媚娘抬头看白娘子的神情——媚娘终于有缘一见心中一直向往,一直想效仿学习之人,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啊。

    在新白中,白素贞与许仙都有着非凡的人格魅力,剧中的其他许多人都似乎对这对神仙般的眷侣有着发自内心的天然的尊敬,甚至是膜拜。曾有网友(记得是 huoyun 兄吧)分析,小青爱张玉堂,是把张当作许仙的“替代品”,不无道理。然则媚娘之于仕林,在她内心深处,焉知没有为着白娘子,为着许仙?编剧方桂兰深知现代观众是不能接受胡媚娘对许仙的迷惑,不能接受白娘子的委屈,所以转而写媚娘与仕林的爱情故事;但在专注书写媚娘与仕林时,却仍不忘有意无意提及白娘子与许仙的地位,不可谓不高明。

    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延续

    我一直秉持,白蛇传是讲白娘子与许仙的,新白也不另外;尽管在新白下部客观上已对他们很少着墨,他们却绝不容许为观众遗忘。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也一直没有改变,尽管不再像海平面上的巨浪那般激烈澎湃,它们已潜入海底,深沉,仍慢慢地流淌,尽管无法辨出它的流向。

    犹记第三十一集,仕林儿长到七岁那年,曾切入两个镜头表现白娘子与许仙各自的修行。白素贞在雷峰塔底,已经很平静,心头一片澄明,在默默地颂经。金山寺的许仙,虽然也青灯古佛,修行七载,但对法海仍有愤懑,出言数落法海“痴毒变疑毒”。人生的意义不仅仅是爱情,爱情需要升华;只要曾经轰轰烈烈地爱,无怨无悔,那就对了。想当初,白素贞刚关入雷峰塔之时,她也曾歇斯底里,万念俱灰;手持佛珠,却眼泪双流,嘤嘤咽咽。但她毕竟是修炼千年的白蛇,深知修炼之道,所以七年之后,她能看破,她平静了。许仙是个凡人,他对人生的参悟显然没有白素贞那么快,所以他仍然对法海“怒目而视”。

    白素贞可以深藏起对许仙的情思,然母子天性,还是要犯禁出塔救子。白素贞当然是位好妻子,也是位好母亲。但也许她自己认为没有亲自抚养儿子,对儿子的付出不如对丈夫多;所以她必须出塔救子,完成一段因果。许仙抛下仕林独自出家去,或许他对仕林也有愧,但也莫可奈何;许仙所承受的不比白素贞少,他是一直还念着娘子的。

    是的,修练,佛法能让他们平静,却也不能泯灭他们的爱。最后白素贞塔后去金山寺接许仙,执手相对无言,那还待如何?其中情境,却非我辈所能理解。最后的升天成仙,也是必然之势,尽管这个结局可能遭有些观众诟病。几年前我看完新白,如痴如醉,如冥想了几个礼拜,假如他们留在人间夫妻则又如何?最后仍然觉得还不如成仙归去。白蛇传是讲给人间听的,故事讲完了,就让他们升天去吧,在人间成为永恒的记忆。我们何必管他们在天上如何相处?天堂也是人们创造出来寄托美好愿望。我们只要虔诚地祝愿白娘子与许仙,那就行了。

    (原稿:2008-08-02;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87282347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