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小青为何那么恨许仙?

    “白蛇传”在戏曲舞台上,《断桥》是非常经典的一折。但有个问题常令我迷惑,即小青为何那么大动肝火,恨极许仙;杏眼圆睁,拔出龙泉宝剑,紧追许仙不舍,声声要杀要砍的。以前通行的说法是要表现小青的敢爱敢恨,那时还把许仙看成是与法海一丘之貉,至少是不彻底的“动摇派”;而白素贞急急阻拦小青“行凶”,则为了表现白素贞的痴情。

    按说,小青是白素贞的丫环。尽管她们现在多以姊妹相称,那是白素贞心眼好。很多故事中都“小姐丫环一般齐”,亲如姐妹。但事实与名份还得分清楚,否则姐姐成亲了,哪有妹妹一直跟着的道理。如此说来,白素贞嫁给了许仙,那许仙也算得上小青的半个“主人”了。然而小青对许仙似乎并不怎么恭敬,尽管在开始她也极力撮合许仙与白素贞的婚姻,可是看那“断桥”中她剑拔弩张的样子,哪像个下人对主子的行径——也许“主仆”的思想很“封建”,但白蛇传的故事一般认为是发生在南宋啊。

    在断桥上,小青对许仙不敬倒也罢了,即使是对白素贞的态度也有点过了。白素贞屡次阻止小青刺杀许仙,但小青许久都置若罔闻,白素贞虽然有效地影响了她行刺的效果,却竟未能影响她行刺的行动与杀机!白素贞自己都能以那么宽容的心态去包庇许仙,故小青的冲动与恼怒未免有些失常,这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么,或者根本就是越俎代疱。

    所以一直觉得白素贞与小青的关系非比寻常,不是简单的“小姐与梅香”、“莺莺与红娘”的关系。小青对白素贞利益的竭力维护,也不单是忠心耿耿那么回事。在我以前的一篇文章中(《论蛇性的转移》),曾提出过一个观点,认为青蛇是白蛇的另一面;小青在断桥上扬言要杀许仙,其实是白素贞内心矛盾的交战。不过在本文中,我试图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主要是从川剧《白蛇传》得到启示。

    川剧演《白蛇传》,青蛇是个男的,他见白蛇貌美,便欲娶她为妻。于是二蛇斗法,青蛇输了,就变成了一个俏丽的小丫环,随侍白蛇。此后在某些武场中,如“吊打王道陵”与“水漫金山寺”,小青也由武生应工,又变回男的。其实,在早期的京剧白蛇传本子中,也有《双蛇斗》这折;只是现在都按田汉本演出,不复有《双蛇斗》之精彩了。早期京剧表明青蛇是个男的,而川剧更是时刻不忘青蛇根本就是个男的,这个现象值得注意。从民俗的角度看,也许这反映了人类“变性”的思想。若从白蛇传本身的故事魅力看,这个细节更为白蛇传增添了无限遐思。

    笔者认为,青蛇不仅是贪恋、羡慕白蛇的美色那么肤浅,他或许还真喜欢上了白蛇。只可惜白蛇一心只要找“宿缘”,对青蛇并无深层的想法。修炼之辈,自是以“斗法”来展示实力,希望据此来征服对方。又不幸的,青蛇打不过白蛇,非但不能用强,甚至青蛇也觉得自己“不配”,不敢再奢望、有非分之想——于是出了个下策,变作女身,心甘情愿地做白蛇的丫头,至少还能朝夕相伴,以亲芳泽。

    此后,小青以白素贞的幸福为自己的幸福,努力撮合她与许仙的良缘,只为完成姐姐的心愿。近现代有很多武侠玄幻故事说到,“爱情的最高境界是不讲爱欲的,只要看着所爱的人幸福就够了。”青蛇大概就是这等痴情之辈。笔者也曾看到过有些以宫廷背景的影视剧,讲女人被选美入宫做了娘娘贵妃,男人也就进宫作了太监,寄希望于能再见爱人一面,甚至终身侍侯……这与青蛇的举动也如出一辙,只不过自残净身进宫,目的性也太明显了。而青蛇修炼有法术,变身侍女,却天衣无缝,不露痕迹,只怕以白素贞之聪慧,也未必了解其苦心。抑或是,青蛇甘愿变身,本来就发自内心,怀着崇高的敬意,故毫无矫情之嫌,可能就连她自己也未能明确这潜意识中的目的性。

    正因为青蛇也是这样无私地深受着白蛇。当小青牵媒撮合许仙与白素贞时,为他人作嫁衣裳,青蛇内心中是否也有丝苦涩,这暂且不管。但小青肯定也期待着许仙能真心对待姐姐,也能像“他”那样深爱白素贞,不容半点有亏。所以当许仙“听信谗言”、“私上金山”——如果她与白素贞“索夫”、“水斗”能够成功倒还罢了,尚能还姐姐一个丈夫,可偏偏一场水斗把白素贞害苦了——小青便恼怒了,把这一切都归罪于许仙的负心、薄幸,甚至连潜意识中那点“妒忌”也激发了起来,非杀许仙不可才能解恨。我把爱人交给你,你却不知好好珍惜,可恨不可恨。

    事实上,我觉得许仙“私上金山”算不得什么大错,罪不及死。如果许仙完全不知情娘子是蛇,那也罢了;或者如果许仙已完全知情娘子是蛇,如断桥重逢后,那也能接受。可偏就是一知半解、朦朦胧胧时,最动人心弦——这不能全怪许仙,连白素贞也能体谅到。可小青,她是以“他”的标准与期望值来要求许仙对白素贞的爱,我们虽能理解小青的心情,然而对许仙却未必公平。小青与白素贞是“同类”,许仙却是“他类”,而且许仙没有小青那么有本事,这是强人所难。小青在盛怒中哪里能想清楚这许多,先杀了许仙再说。

    小青对白素贞情至如斯,那么白素贞对小青呢?虽不能说也有爱(男欢女爱之爱),但也显然对小青产生了强烈的依恋感。且不说小青在她身边,为她默默地付出,为她办了多少事。只想白素贞她孤身一人,作为“异类”混迹人间,只有小青是“同类”。白素贞即便对同床共枕的官人也要有所隐瞒(就算断桥讲明真相之后也必然如此),却只有和小青可以敞开心扉,坦诚相对。以前曾难以理解,断桥上小青气不过,说要走,而白素贞竟还屈尊欲向小青跪下了……现在我有点明白了,在这人世间,白素贞固然需要有官人,但也同样离不开小青。

    这是从以往戏曲中隐隐透露出的小青与白素贞那种难缠难解的感情。这其实在其他一些白蛇传故事版本中也有体现,比如徐克的电影《青蛇》。小青她到底爱谁?有人说她其实不是爱许仙,也不是爱法海,她真正爱的是白蛇。小青她勾引许仙,勾引法海,无非是要引起白蛇以她的注意;因为自白蛇嫁人之后,就对她这个缠绵了几百年的姐妹给冷淡了。小青本蛇,她不懂人间的以色诱为基础的情爱,她对白蛇的爱是崇高而无私的爱。世传白蛇知情种,谁又晓青蛇更比白蛇痴!

    (原稿:2008-02-28;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8128112518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