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端阳现形新别致

    今天看傅惜华先生的《白蛇传集》,读到一段鼓子曲写“端阳现形”的,与盛行演出的“酒变”在细节上颇有不同。关于这段情节的一般说法是:端午佳节,白娘子不忍拂逆许仙情谊,强饮雄黄酒;结果酒力发作,不胜疼痛,在床上挣扎翻滚,终究现出了原形;许仙端来醒酒汤,可当他揭开罗帐,惟见一条白蛇昂首吐信——许仙就这样吓死了。

    不过这次读到的这段却只说他们夫妻俩喜庆佳节,郎情妾意,你一杯我一杯,径直喝到日落西山。许仙与白娘子都喝得有点醉薰薰了,便双双上床睡去。可是当许仙醒来,竟发现自己枕边赫然睡着条大白蛇,就吓死了。后来白娘子也醒来,霎时还不知道身边的许仙是怎么死的呢……这里的白娘子似乎并不怎么怕雄黄酒(我还真以为她修练到极致,已退尽蛇身呢),只是节庆欣喜过于忘情,真个喝醉了。醉梦中无意间才现出了真身(原来她毕竟还是蛇),吓死了许仙。

    这样的情节叙述,与前者相比,似乎在戏剧张力上稍逊,因为白娘子的现形是悄无声息的,不似原来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夸张。不过我也觉得自有其妙处,它写得很细,细如发丝,深入肉里。想那许仙本来拥美而卧,一觉醒来却发现抱着条大白蛇,那是怎样的恐怖之情啊。而且彼时许仙肯定动弹不得,因为那白蛇肯定也紧紧地缠绕着他,恰似昨宵入睡前白娘子很温情地拥抱着许郎一样——正所谓红楼交颈,缠绵无限——所以那许仙即使想逃跑、挣扎、转身的余地都没有,真个活活地被吓死了。而在原来的戏文里,至少还可以潇洒地扔一下汤碗,急退几步,再来个漂亮的“挺僵尸”。

    其实,原来酒变现形的细节,颇有可议之处。小青本来劝白娘子入山躲避端午,不过白娘子出于为许仙的考虑,留下了,只叫小青暂避。所以我认为当白娘子喝下雄黄酒后,感觉抵挡不住要现形了,她至少还可以拼却最后一点力气逃出闺房,即使许仙找不着让他起疑,总比吓死他要好啊。如果说白娘子不听小青规劝,对自己的法力有所高估而决意留下来,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当她喝下雄黄酒发觉不对之后,还企图躲懒在牙床上,就未免有些不智了。我也确实曾看到过一则传说,讲白娘子本来是想逃出去的,只是许仙原来在保和堂四周挂满菖蒲艾草,她逃不出去了,才回到床上去。不过主流的说法显然是未作深究的。

    总之,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白娘子是在清醒状态下现形,还是在昏睡状态下现形,是被迫的还是无意识的。我无法说哪个比另一个更有意义。其实每个人都有个“原形”,我们可以自省一下,当我们暴露出衣冠之下的本性时,究竟是被逼的呢,还是无意识的?

    (原稿:2008-03-20;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822082718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