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论白娘子水漫金山之战略

    水漫金山无疑是白蛇传中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出。本文想讨论一个问题是,白娘子为什么要水漫金山。显然,白娘子是为了救回自己的丈夫。但是,索夫救夫为什么就选择了水漫金山呢?也许有人觉得这是下策,因为这直接导致了生灵涂炭,也就是犯了天条,这为她最终被镇压在雷峰塔下埋下了悲剧的种子。也许,对于一个“非理性”的行为我们无法用理性思维去理解,一个爱得惊天动地的妖一旦被激怒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做不出来呢?所以,笔者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即白蛇传为什么喜欢讲叙一段水漫金山的故事?

    其实,白娘子水漫金山,实属在综合考虑了天时、地利、人和等多种因素下的最佳“战略”方针。而且孟老夫子的话还真是深刻,“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水漫金山自它一出现在白蛇传起,就传颂不衰,其中固然有“天时”、“地利”之便,但更重要的乃是“人和”的必然。

    先讲“天时”。“水漫金山”是个发生在秋天的故事,君不见在随后的“断桥重逢”时有言“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在《新白娘子传奇》(第二十集)中,小青正要挑上金山时,借一船家之口点明了“天时”的作美,“每年八月中秋的前后,钱塘江的水都会高涨”。只不过在这里,“钱塘江”疑是“长江”之误,或者是民间传说的随意附会。因为钱塘江八月涨潮是众所周知的(而且还是一大奇观呢),但长江八月是否涨潮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不妨再引证一点,庄子有个名篇叫《秋水》——当然这里的“秋水”也没明确指出是长江还是黄河还是其他流域,或许这则寓言是一般性的归纳,也暗含了中国古代的秋天,是各大河域都容易洪水泛滥的季节。

    于是,当白娘子携小青驾一叶扁舟驶向金山时,眼见长江之水不似往日的平静,波涛翻滚,暗潮汹涌,能不激起她心中的满腔斗志?不过“天时”毕竟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凭白娘子那“呼风唤雨”的本领,即使像现在的“黄河断流”了,也能令东海倒灌,水漫金山。

    再看“地利”。原来的金山其实是个江中山岛,与镇江城隔江相望;只是后来长江改道,才使得金山与镇江城连在一块。既然金山寺本来就被江水四面包围着,那白娘子水漫金山用“水攻”,岂非得天独厚,信手拈来?此外,金山西还有一泓名泉曰“中冷泉”,曾一度被名士们赞为“天下第一泉”(当然类似排行榜也如今天的股市一样波动剧烈,各家说法不一)。中冷泉能有此美誊的一个原因,是因其“难得”;因为它在江心,若想以此泉沏壶好茶,就专程得驾舟越江探泉。更为难得的是,每当长江涨洪,就要淹没大半个金山,于是把中冷泉也给淹了——但肯定不能把金山寺淹没了,否则裴宰相的公子(法海的原型)就不可能在金山之上建金山寺,弘扬佛法了。

    由此可以想见,在古代的镇江金山,真真切切地年年上演着“水漫金山”的奇观;更蹊跷的是,它正堪堪不能漫过金山寺,就像法海用他那具有无边法力的袈裟挡住了江水一般。这便是水漫金山的“真实”来源,由一种自然景观演变成了想象瑰丽多彩的神话故事。其实大凡神话与传说,都不是没来由的空中楼阁,而应该是美丽缥缈的海市蜃楼,它也以另一形式的“曲笔”反映了某些历史的真实存在。在白蛇传中,还有另一个例子,即“火烧雷峰”(比如京剧《白蛇传》最后一场),也是由历史的自然景象而来的。

    不过,“地利”也不见得是“水漫金山”的关键,如果白娘子能使出“移山倒海”的绝技,那也就无所谓“地利”了。所以,下面将讨论焦点投至最重要的“人和”。

    笔者认为,白娘子开始水漫金山的最主要原因是她能发动水族为她助阵,因为白蛇她本身也是水族——当然,蛇究竟是陆栖动物还是水栖动物,或是两栖动物,那是生物学家的命题;我们只上溯白蛇传的源本来探讨这个问题。在冯梦龙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或黄图珌的《雷峰塔》传奇中曾明确指出白蛇的出身,“乃千年修炼一蟒蛇也,向居海岛”,“因为风雨大作,来到西湖上安身”。不仅如此,白蛇还成了一湖之主,并收下了青鱼为婢(小青原是青鱼,而非青蛇),统率西湖。正因白蛇俨然水族的领袖,当她决意与法海一场恶斗时,调动水族水漫金山便是很明智、也最直接的做法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黄图珌的《雷峰塔》中并未出现“水漫金山”,只有“棒喝”一折:白娘子及小青驾舟来寻夫,被法海一声“棒喝”,就不战而退,翻身落水逃遁去了。而到方成培的《雷峰塔》里,却增加“水斗”一折,显是为了体现白娘子为追求爱情的努力与勇敢。只是更有意思的是,在方本中白娘子的身份反而不再是水族,不再是西湖之主了。要理解这个矛盾的问题,就得注意到“进化”与“退化”本身就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在白蛇传的长期流传过程,其思想与主题是在不断“进化”的,白娘子的形象也是不断“净化”的,于是同时也必然存在某些情节或思想的“退化”或淘汰。

    在黄图珌的看山阁本中,原有“回湖”一折,更加明确地展现了白蛇作为西湖之主的身份。这段故事发生在盗库事发,许仙发配之后,白素贞怀着伤心、懊恼之情回到西湖,不料却更是满目凄凉,只见西湖的水族、她的“孩儿们”被当地渔民打捞追捕——很像孙悟空被唐僧休徒之后,回到花果山所见的惨状——于是白蛇很生气,怒了,把那些渔民变成鱼类,晾在湖岸上。后来法海经过,才把这些无辜的渔民变回人类。笔者认为这是看山阁本的重要一折,因为黄图珌在他的这部传奇中对白娘子与许仙的“孽缘”所持的基调就是理性的批判与否定(他还反对白蛇生子,因为如此则白蛇也步入“衣冠之列”,他认为是荒诞的)。想白蛇离开西湖,嫁给许仙,不但害了许仙发配异乡,还使她自己的“孩儿们”失去统领而遭渔民杀戮;也就是说,人妖结合,只能造成彼此的伤害,这其实不无道理。而且从故事结构上讲,法海从这折起也开始正式出现,增加了故事的前后呼应,而不像冯梦龙的小说,快临近结束了才杀出个法海和尚来。

    但是,像“回湖”的故事,后来的改编者显然认为那是有损白娘子的美好形象的;所以不但撤了这一折,还彻底更改了它所依赖的根本,即白娘子水族、西湖之主的身份——比如方本《雷峰塔》,白素贞就是从峨嵋仙山下来的颇有根基与善根的蛇仙了。人们也不满意白娘子在金山前一见法海的畏缩形象与“逃跑主义”,于是就有了坚决的抗争,水漫金山。而一提到水漫金山,却又不得不使用原来的“理论基础”,即白蛇“湖主”的身份,似乎这才有理有据,因为山上的蛇妖是无理由调遣海里的水族的。可见,方成培与黄图珌的传奇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不连续”的跳跃,因为这两个文本虽然是白蛇传文献史上的代表作,但它们之间肯定还有大量的“连续变化”的文本,只是湮没于历史的浪潮之中罢了。根据适者生存,择优录取的进化原则,人们继承了“水漫金山”的精彩,却回避了“湖主”身份的尴尬,于是造成了白蛇传故事前后的某些不一致。

    于是我们可以发现,随着白蛇传故事的流传发展,水漫金山的基础与动因其实已被逐渐瓦解。白娘子似乎不再与水族(妖类)有任何联系,金山也与镇江城陆地也连为了一体,现在更由于严峻的环境问题可能使得长江水域也没原来那般壮阔了……白娘子水漫金山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所有因素与条件都一去不复返,“水漫金山”变成了完全没有根基的故事,但为什么今天的人们仍对水漫金山津津乐道呢?没有其他原因,就因为水漫金山它精彩,激动人心,好看耐看,只要观众喜欢就是硬道理——或许这也是另一个“人和”因素吧。

    这也不妨参照一个真实的“进化”例子,比如人类自己的进化。人早已把身后的尾巴舍弃了,可能我们觉得它碍事,也不好看——就如上述白蛇传故事中“回湖”那折以及原来弹词的“暗撒瘟疫”那段,现在都不再提及了——然后,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我们还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母婴哺乳正逐渐淡化与边缘化,现在的婴孩大多是用奶粉喂养了——那当然得用“放心奶粉”,不含三聚氰胺的安全奶粉啰——于是女性的乳房便成了很不实用的器官,理论上也应该退化掉,而且这也正合乎“男女平等”的文明进程。但事实上,当今世界上的所有妇女肯定不愿自己的乳房被退化掉吧,另外所有的男人也不愿看到。这是因为即使女人的乳房没有了实用价值,也还有审美价值;而这个审美观的形成则是历史遗留问题,如果原来的乳房没有哺乳的功用,原来的人们也必定不会认为那是美的。“水漫金山”的存在也就是类似的道理,仅管它现在变得如何牵强与毫无道理,人们还是喜欢它,因为它太美了,太有感染力了,很难想像没有水漫金山的白蛇传会是什么样子。

    为了说明水漫金山的重要性,我们再来看一下现在的京剧《白蛇传》。《白蛇传》成为一个经典剧目,其中一个显而易见的、不算理由的理由就是它“文武并重”,这使得它更能综合地展示京剧之美。《白蛇传》主要有两折武戏,前“盗草”,后“水斗”(即水漫金山),这都是最能表现白娘子精神的折子。如果说“盗草”是单打独斗的话,那“水斗”就是阵地对垒,一个“单挑”,一个“群殴”,各有各的味道,缺一不可。

    当然,虽说水漫金山是白蛇传必不可少的,但现在的改编者显然也都注意到了它的某些不合理,不再完全照搬套用了。比如电影《青蛇》(以及后来的央视版电视剧《白蛇传》),就只是纯粹的“水漫”,而非“水斗”,也成了蛇妖与和尚的单挑,爱与恨的纠缠,情与法的较量,唯有水漫金山的波涛汹涌,不见虾兵蟹将等诸多“跳梁小丑”——当然,这或也有体裁形式的原因,因为影视剧可以提供真实的视觉冲击,而戏曲舞台只能写意化,于是“水斗”更为合适。李锐的小说《人间》的水漫金山更是只存在于小青的幻想与梦境中,而在这段期间白素贞与小青其实只在杭州附近“闲逛”,“小打小闹”地针对那些和尚庙宇突然地纵火,又突然地降雨灭火。我想这段该是出自李锐的夫人蒋韵之手笔吧,因为她把白娘子当时的心境刻画得太细腻太入微太感人了,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让读者看得心酸,看得发虚,直到看不下去,宁愿让白素贞恣意纵情地去水漫金山“干犯天条”吧。

    综上所述,水漫金山之于白蛇传,逐渐从一个理性的行为演变成非理性的行为,最终变成了白蛇传的一个象征,一座丰碑,魅力四射,无与伦比,感染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观众。

    (原稿:2009-02-14;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42917520091148221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