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掰一掰《水漫金山》之人物排行

    许多影迷在追某部影视剧时,只要该剧涉及武打元素的,常喜欢为剧中人物的能力进行排行。我一直以来所关注的白蛇传相关作品,当然都不乏武打法术的场面,但我以前从未想过讨论人物排行榜的问题。究其原因,除了个人认为排行榜的做法偏幼稚外,更重要的我觉得以往诸多白蛇作品的人物功力不易排行,或不值得排行。

    比如电影,由于涉及人物较少,几乎就那四个主要人物,实没必要讨论排行的问题。《新白娘子传奇》的法术效果固然耐看且颇有创意,而且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武打动作显然比现在一些武打片更有真实打击感。只是《新白》的经典不在武打,所以以前我品论《新白》是也不在意排行问题,并不纠结其中的白娘子法力有多高,可淩虐于哪些人物之上。同样地,《青蛇与白蛇》虽创意非凡,但有道行的人物只是多引入黑风而已,我主要感动于它对四位主要人物关系的重新诠释,真也没想过功力排行的问题。后来是央视的《白蛇传》,走西方的魔幻路线,武打人物与场面都不少,但我只纳闷该剧的法海怎么一直在升级装备,这就使得排行依据为难了,不排也罢。至少去年的新剧《又见白娘子》,剧情的混乱也必将带来人物功力设定的混乱,而且观众普遍觉得这版左娘子的法力偏弱,自然也就没兴趣排了。

    然而我对于《水漫金山》的兴趣,更多的竟是各武打场面的热闹。事实上,武戏比文戏难演得多,加之现在的人越来越娇贵,演武戏辛苦有风险,于是很多武打都被电脑特技替代了。只是要将真人表演与电脑特技“完美”融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动画片,全由电脑制作,就少了许多限制,“画”武戏相比“画”文戏的难度差距就没那么大了。

    我甚至觉得,《水漫金山》的武打比电影《白蛇传说》还好看。那所谓大制作电影的武打特技充满卖弄,甚至法海(李连杰)的许多动作都被特技掩盖了,最后的“水漫金山”重头戏更是无理取闹。但这部动画片《水漫金山》的各场武打,都有很有表现力的情节,它能够在战斗中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与性格,这才是真正的武戏,而不仅仅是看热闹而已。比如,若认为《水漫金山》的主角其实是小青的话,可见小青与其他许多人物都是“不打不相识”的,在有小青与白素贞一起参战的战斗中,白素贞的冷静沉稳与小青鲁莽急躁常形成鲜明对比,在危险关头更见姐妹俩的深情。

    如果说《新白娘子传奇》是“唱”出来的遗风(新黄梅调的运用),央视《白蛇传》是“谈”出来的情调(许仙的台词堪称情圣),那么这《水漫金山》则是“打”出来的精彩。诚然这动画片是更适合小孩子看的,“央白”是适合年轻人偶像剧,而“新白”是老少咸宜的。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下面就《水漫金山》相关人物的功力分级排行,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其实,观音与南极仙翁只是一种权威,在后期的金山湖事件闹大后还出来玉皇大帝。只有二郎神是确切出过手的,比如说要抓小青回去问罪,自是手到擒来的。也许该把顶层的正神略过更适合,他们没必要争排名的呵;同样地,底层的凡人如李捕头等也表示只是来打打酱油。还有那老龟精,虽有千年道行,但似乎只修医术,未修法术。不过老龟在后期剧情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难得的是从本片开场就埋下了伏笔。

    除此之外,在主要人物中,法力最高的应该是法海与金山湖龙王。该片赋予了金山寺以特殊的意义,法海作为金山寺的住持,地位匪浅,连二郎神也对他以礼相待,龙王也要卖他面子。而龙王毕竟也是有神职的,有一场白素贞与小青联手也打不过龙王。龙王与法海未曾交过手,但考虑法海毕竟年轻,功力应略逊于龙王。特别是,法海的强大主要来自装备的加成,而他金钵应该只对妖类生效吧。没金钵的法海甚至曾两度被小青耍计谋陷困。在水漫金山之前白素贞求法海放出许仙时,白素贞与小青联手可与法海相抗一阵,可能主要也是法海并不想对她们痛下打手,心存宽恕。而龙王因误以为她们害了龙太子,在愤怒中与青白二蛇相战,青白二人难敌。

    雷公电母的存在,其实更像是道具的意义。类似的还有上昆仑求仙草途中所遇的石應,以及守卫金山寺的十八罗汉阵,它们都很厉害,白素贞与小青联手方可艰难度过。但不妨认为这是种机关“道具”,而不是“人物”形象,所以不想将其排在榜中。

    然后就是白蛇与蛙面水蛇法力的较量。蛙面其实可以分三个存在状态,初期、末期与中期,上面榜中所指中占大部分篇幅的中期状态。一开始出场的蛙面水蛇功力应该高于白蛇,但也不会高太多。因为当白蛇出头阻止蛙面作恶时,蛙面还说“看你有千年道行,就饶你一条生路”,叫白蛇别多管闲事,显是对白蛇也心存忌惮。但终究蛙面是打伤了白蛇,这才有童子救美的缘起呢。然而,十年后,蛙面的功力就不如白素贞了,其中一个原来也许正是法海守塔十天天天念经折损了蛙面不少功力,而白素贞的功能只能是有增无减。看娃面刚破塔而出时,白素贞能从他魔爪中救下小青蛇,并把蛙面追逼的狼狈不堪,直到把他打坠钱塘江。此后蛙面也只敢找青蛇报仇,而不敢找白蛇晦气,只敢在背地里耍奸计,而不敢直接找上门,这都说明蛙面是真怕了白蛇!我甚至觉得十年前的蛙面之于白蛇,还胜在他的招式出手狠毒,而善良的小白蛇没打过恶仗的经验。而十年后的白素贞知道了对坏蛋是不能心存妇人这仁的,全力以赴,可以完胜蛙面。但是最末期昙花一现的蛙面终极状态,因吸取了金山寺的灵气而突然变得异常强大,需要法海联合青白姐妹还有金山湖龙王父子之助才把他收入金钵,并且单金钵还镇压不住蛙面,需要白素贞牺牲自己,以自己的内丹才能封印蛙面。果然,蛙面的克星不是镇魔珠,而是白素贞啊。

    青蛇的定位是五百年修行,在这层次与之相近的还有哮天犬与龙太子。哮天犬可能略胜于小青是因为这天狗的背景好,跟着个强大的主人好处必须多;而小青略胜于龙太子在于她实战经验丰富更兼聪敏机伶,龙太子的血统虽好,却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剧中有小青与龙太子比试的情节,小青胜出。而小青与哮天犬的几次打闹,则似不分胜负。在后期哮天犬参与过重要情节,就是帮法海、青白他们搜寻逃遁隐匿的蛙面水蛇,并且还真上演了“天狗吞日”的故事。但哮天犬在前期也曾随二郎神露过面,就是小青为争强好胜误听谗言摘下了雷峰塔顶的镇魔珠而放出蛙面水蛇,当小青准备去紫竹林向观音“自首”请罪时被二郎神截下,那时哮天犬作为忠实前锋就曾与青蛇小干了一架——不得不说,《水漫金山》看似简单的故事情节,却处处留下了精致的伏笔。

    接下来就是五鬼这一层次的人物了。其实该片并未表现五鬼在法力道行上有多少能耐,主要是他的忠心与可爱,也就是逗趣儿。在传统白蛇传中很强大的曾让白素贞吃亏的鹤童鹿童,在本片中却降格了,作用还真与五鬼差不多,不见真本事,但看着很欢乐。还有蛙面手下的军事(乌龟精)及两个小喽啰(螃蟹精与甲鱼精),也多是逗趣的主,尤其是那两个小喽啰,经常被五鬼耍得团团转。

    大概有名有姓能打能闹的就这些了吧。其实,我不太懂美术,只觉这片的人物造型与场景设计看作还顺眼;也不太懂音律,只觉得它的主题曲与配乐听着也悦耳。原来我还是童心未泯,喜欢看热闹的打斗而已,故撰此文,聊为自乐。

    (原稿:2012-03-15; http://lymslive.blog.163.com/blog/static/8547708201221545010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