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阶子博客: 杂文 | 游戏 | 戏剧 | 白蛇 | 文艺 | 编程 | 近期
请输入标题关键字或 yyyymmdd 格式的日期

    《白蛇缘起》战斗赏析

    看过《白蛇缘起》电影后,感慨良多。上次写的一篇影评,闲扯了一些相关的与不相关的内容,因而想再单独写一篇纯文艺赏析的文字。白蛇传总体上虽是爱情故事,但带有神话色彩的“武打乱打”的热闹也是其中一大看点,更是白蛇相关影视剧制作的一大门槛与成本。

    整个电影,大战两三场,小战也有两三场,咱一一回顾下。

    1. 船头刺杀

    开头的刺杀,节奏把握得很好,简洁有力。剧情上点明了背景,动作上奠定了风格基调。对珠钗的特写,暗示了这个道具的特殊性。最大反派国师太阴真君只给了个背影,根本未露脸,保留了神秘性。同时也反映了这影片对道士与蛇妖双方势力、能力的阶层设定,道士们更厉害。小白这次刺杀,前面的动作看起来挺专业,到头来还是白忙活一场,连正主没见着,就被国师的徒弟小道士打入河中。

    在这影片中,妖是比较底层的存在,尽管它们的武力值、法力值比凡人强些,但在专业道士面前却是被收割的一方。所以众蛇妖为了生存,只能响应蛇王姥姥的号召抱成一团。可见该剧对人的能力与“科技力量”比较自信,不像传统白蛇传或其他传统神话传说中,人只能依靠神仙的庇护才能免受妖怪的欺凌。

    2. 御风飞行

    这段不是战斗,但也算是特技,所以顺带一起谈谈。话说小白醒后失忆了,阿宣便带她去山上瀑布边,当初救她的地方,寻找记忆的线索。小白很可能不但忘记了自己是妖的身份,也忘了自己有法力的事实。当阿宣的宠物狗狗肚兜失足要掉落悬崖时,小白情急之中下意识地施展法救了肚兜,才发现自己有“不明来历的法力”。

    在山顶,小白似乎在记忆恍惚中失手将阿宣推落悬崖……但是阿宣撑着雨伞飞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伞在《新白》中也是重要道具,但影片中也就只在这个场景用了一次。它能像降落伞一样飞起来,会不会也是小白无意识中施法赋予的呢?毕竟小白刚模糊想起一些事,对法力的控制可能不太好。不过若在观影时思考的是这个问题,那就是没抓住重点了。

    重点是,当阿宣撑着伞飞起来时,陡然的惊喜感扑面而来。飞掠而过时他还很自然地拉起小白一起飞,那画面、意境太美,足够惊艳。一下子缓解了之前的紧张气氛,那是影片前期最逍遥快意的瞬间。影片要讲究节奏,松驰有度,这里《白蛇缘起》做得非常好。

    在电影中,类似这种感性的意境与味道,优先级要高于剧情逻辑的理性。再如后期,阿宣被宝青坊主人移植一条尾巴就算成妖了?会不会太草率了。而明明说了被吸了精气只能成了最弱小的小妖,怎么还跑那么快?观众可能的疑问,直接由剧中角色肚兜自己问出来了,许仙没能回答,影片制作者也拒绝回答:就是要演出这个味儿。

    3. 中流殂击

    中间有一段战斗印象深刻,发生在阿宣与小白乘舟去永州城郊找宝青坊途中。开始很温馨,两个在船头谈心,唱歌。突然间危机涌起。因为蛇族以为小白叛变了,派人来殂杀她与阿宣。危急之中,小白现出原形,重伤敌人,救下许仙。

    这段的战斗风格,很像古龙式的武打描写。前面一直在酝酿气氛,但是交上手,一招分胜负!那视觉冲击,感觉就是小白用自己的蛇尾,瞬间直接斩断了对方的身躯。

    这里主要是讲阿宣与小白感情升温,确实不宜插入冗长的战斗,避免观众分心。前戏做足了,那就够了。小白那一击,也是拼尽全力,所以事后她也脱力全身发冷。但阿宣没有被她妖的身份吓跑,并没有离开她弃之不顾,点火相拥了一整宿。

    4. 塔之役

    影片行进到中后期,故事集中于一座塔。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发生了许多事情。在白蛇故事中,创作一座塔的元素,再正常不过。不过这塔肯定不是后世著名的雷峰塔,甚至不是佛塔,因为这影片没有和尚,只演道士。按剧中的说法,这原是一座废弃的道观,然后在上面建了一座塔。

    首先是小青来寻访小白。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当小青袭来之时,阿宣居然挡在了小白前面,还摆出架势……不过这没什么用,小白接招了,当即把阿宣甩在了旁边。这个细节好与不好,是否过当,自己体会。反正刚交手后小白认出了小青,也记起了自己的名字。

    但小青肯定是没法认同阿宣捕蛇(村)人的身份的,所以仍然要杀阿宣,小白就要带着阿宣四处躲避,一不小心落入塔下的地道。那地道似乎有道家封印或结界,小青也进不来,又给了她俩二人空间。但战斗的紧迫感没有就此消失,因为塔底有机关,专门对付妖的机关。于是再次给了阿宣英雄救美的机会。而且还为最后太阴真君布的困妖阵埋下伏笔,表明道观家的机关阵法,对妖而言真是厉害的大杀器。

    塔外的小青先让小白想起自己的名字。在塔底的经历,沉静过后小白终于想起自己的一切。她有自己的责任,想做而不能不做的事。所以出塔后,她提出要离开阿宣,要跟小青回去。但是阿宣不放弃,不甘心所谓的人妖殊途,他说一定会想到办法,“等我回来”。正因为这句话,小白没有立即跟小青回去,心中还有点期待在等阿宣。但是还没等到阿宣,追踪的小道士找上门了,于是小白、小青与小道士展开了一场恶斗,精彩十足。

    如果说前面那段短暂的中流殂击是古龙风格的武打描写,那这段与小道士的搏斗,就像金庸风格的武打描写。虽另有神话、法力元素在内,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战斗风格。近身肉搏,一招一式,都刻画得清楚明白,淋漓尽致。而且还很有层次感,从塔里打到塔顶。打落小道士面巾时还不忘揶揄一下,调节紧张气氛。一开始小道士可能有些轻敌,在小白与小青的合力反击下转落下风,似乎节节败退,终于逼得他使出绝招,天罗地网(这个梗也来自《新白》),困住了小白、小青。但是,正当小道士洋洋得意胜利在望时,小白又来个绝地反转。透过那柄珠钗,吸走了小道士的法力,就像段誉的北冥神功一样,小道士直接被吸废了。

    也许正因为吸了小道士的法力,小白变成了一条巨蟒。但是这段变身过程,连带后面的夜袭永州,可能有被删剪的嫌疑,显得跳跃突兀。这太可惜了,如果真要删简,还不如剪掉在塔底小白与阿宣那段少儿不宜的片断呢。

    5. 困妖阵

    最后一场战斗,看得更是认人热血沸腾。三方会战,活脱脱就像是三国的笔法,史诗般的战争。

    这场会战,其实早有伏笔。从小道士追到捕蛇村就开始了。他向师父假报军情,大概说刺客在捕蛇村,让师父出马来捕蛇村。但是他自己却一路追踪小白与阿宣,想独自己擒拿小白,小算盘独吞战果(用蛇妖内丹修炼)。并在上述那场与小白、小青战斗中无意中向她们透露了他师父要去捕蛇村的信息。

    随后小白吸干了小道士,变成了巨蟒,不知什么原因夜袭永州城,几乎毁了永州(会不会一下吸太多了,过补了,理智有点模糊,然后永州城的军士又不知好歹要围捕她们?)小白得知道士师父的动向,便要去捕蛇村找太阴真君算帐吧。不过阿宣赶到永州时,所知信息不甚周全,可能误以为小白也会毁了捕蛇村,心系村里亲人,也赶回捕蛇村。

    然后一直装着高冷女王范的蛇王姥姥,在探子汇报发现太阴真君船队大阵仗地开往捕蛇村,也误以为是针对自己蛇族而来,便也倾巢而出,在动员大会上誓师要拼个鱼死网破。

    布署完毕,在后来具体的战斗设计中。太阴真君先是利用阿宣“稳”住白蛇,在捕蛇村郊布下困妖阵。当然阿宣是不知道太阴真君的算计,他只想说服小白放弃进攻捕蛇村,说他为了她也变成小妖了,要带她去天涯海角过二人世界,不再管人妖间的纷斗。小白几乎要被阿宣的真情告白感动了,太阴真君已悄然布好困妖阵,居然轻易地就把小白巨蟒压制住了。

    当然这只是第一阶段。随后蛇王赶到,或者早就窥伺一旁,偷袭太阴真君。太阴真君用法力幻化一只鹤与蛇王相斗。看过《新白》的都有印象,仙鹤是蛇妖的天敌。而小白这边,由于太阴真君的分神,她挣脱了困妖阵的钳制,飞去相助蛇王也就是她师父一起迎战太阴真君。太阴真君幻化出另一只鹤对付小白。这是僵持阶段,太阴真君以一敌二,操纵两只鹤与两条巨蛇相斗,难分难解。

    如果说前一场与小道士的恶斗是武侠风格,到这里就是科幻风格或魔幻风格了,尽是高科技斗法。在前一场小青有不俗的表现,但这里由于实力差距太大,就没太多表现了。然而并没有忘记她的重要性,她成了破局者。小青持着(阿宣提醒传给她的)珠钗从背后偷袭了太阴真君。因为太阴真君双手正忙着各操纵一只鹤对战蛇王与小白,再没有第三只手来防这个背刺。最后是蛇妖一方齐心协力(加上阿宣,此时也是妖了)战胜了太阴真君,除了灭族大患。

    统帅将领既死,士兵就不值一提了。蛇王以胜利者的姿态,指挥手下小妖将太阴真君带来的军队瞬间杀得七零八落。但这没有完,蛇王突然就“醒悟”了,权力膨胀了,“国师吸得,我也吸得”,她骨子里原来还是羡慕太阴真君利用蛇妖内丹的修炼方式。于是她竟然即刻翻脸,将忠实手下的众蛇妖的法力全部吸过来,据为己有。

    这里有个细节时机。为什么不安排蛇王在攻陷了捕蛇村后再吸众小妖的法力呢?除了现实中(广电局?)影片不提倡表现对平民的残忍伤害(可能夜袭永州就这个原因被删剪的吧),还有个原因。蛇王可能觉得凡人的捕蛇村不足为虑,只要消灭了那里的有生军事力量就稳了。她现在觉得更大的隐患是化身巨蟒的小白,之前都贴上了“叛徒”的标签,小白的突然强大让她似乎感到蛇王师父的位置不够稳了。所以她要集中力量清理门户了。

    那小白又是什么感受呢。也许自从小青向师父交还珠钗时,看到师父那对小青的态度就开始震惊了,这不是记忆中原来的师父啊。她之前一直跟阿宣说有责任,有不得不做的事,大概就是刺杀国师,为族人争取生存权利吧。但是最后,大家努力地消灭了国师太阴真君,族人们没有被国师所歼灭,却被自己的师父,给自己责任的那个师父毫不眨眼地吸个干净。那该是怎样的信仰崩塌啊。所以,她几乎没有再衡量自己与师父之间的实力差距,毫不犹豫地迎战上去,这次,她是为谁而战呢?

    显然,小白打不过蛇王姥姥。毕竟大战过后,蛇王回血回蓝还顺带升级进阶了。最后的转机,是阿宣重新扶起太阴真君布下的困妖阵,收了蛇王。蛇王只是非常短暂地装逼过了一把大反派的瘾,终极大反派毕竟还是太阴真君啊,虽然身先死,影响犹在,此一节大妙。

    那困妖阵似乎对法力越强的妖,收灭得越快。小白被蛇王吸光了(大部分)法力,变回了平常的小白,受困妖阵的损伤就没那么快,一直坚持到捕蛇村的人们来破阵相救。人们本来主要是来救世阿宣的,但阿宣是个最弱小的小妖,在困困妖阵中没能坚持那么久。还好小白用珠钗保住了他的魂魄,才得以转世投胎。否则按影片的描述,在困妖阵中的下场就是神形俱灭。

    总之,最后这场战斗,高潮迭起,一波三折。唯一遗憾的是,最后似乎又忘了小青,没交待明白小青是如何幸存的,没在困妖阵中蒸发,也没被蛇王吸光光。这个结局,很好地对接解释了白蛇传主体故事(如《新白》)的诸多问题,不仅是白娘子为要找许仙报恩,爱上许仙?还有蛇妖一族怎么好像只剩下白蛇与青蛇了?更有可能影响小白的心理思想,让她更想做人,而不想做妖了,毕竟妖族世界,是那么地残忍。而人间,还是有文明与温情的。


    转载去源: